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二十八章傷我兄弟者,我必殺之!

第二十八章傷我兄弟者,我必殺之!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前有堵截,後有追兵。

張羽和小刀站在賓士車旁,冷眼看著四周圍上來的黑衣大漢。

「天門羽少?」黑衣大漢中,一個臉上帶著兩道刀疤的男人,開口問道。

張羽沒有猶豫,囂張的說道:「沒錯,是你家張爺爺。」

刀疤男沒有動怒,反而笑了:「道上傳言,天門羽少囂張桀驁,果然名不虛傳。」

「草,別他媽在這整景兒!想怎麼樣,划出道來吧。」張羽毫不客氣的說道。

張羽心裡很明白,對方前堵後追的截住自己,肯定不會是過來誇自己兩句的。既然是敵人,那還需要客氣嗎?

刀疤男指著張羽:「小子,你很有種!希望你一會,不會跪下來求我。」

張羽捏了捏拳頭,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小刀,動手!」沒什麼廢話,腳下猛地用力,身體沖了出去。

小刀大叫一聲,提著開山斧緊隨其後,滿臉的猙獰之色。

周圍十幾個黑衣大漢,手裡清一色的斬馬刀,步伐沉穩的逼近了張羽兩人。

實力懸殊的雙方,在瞬間展開了激烈的碰撞。

張羽揚起拳頭,狠狠的砸向敵人的腦袋。同時,腳下用力,身體騰空躍起,右腳閃電般踢出,擊中敵人的手腕。

「啪」的一聲脆響,斬馬刀落在地上。張羽沒有猶豫,在地上翻滾而過,撿起了斬馬刀。

恰在此時,刀疤男一把刀夾雜著勁風,劈向了張羽的後背。

「吸~」一陣劇痛從後背傳出,張羽不由得吸了口冷風,右手的刀反手向著身後斬去。

『當』的一聲,兩把刀在夜空下撞出火星,張羽快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距離不遠處的小刀,一把開山斧虎虎生風,七八個人不能靠近。「羽哥,你怎麼樣?」小刀滿臉焦急的大吼道。

「我沒事。」張羽拎著刀,大聲說道。

刀疤男甩了甩刀上的血珠:「張羽,今晚就是你們天門滅亡的日子!兄弟們,砍死這兩個雜碎。」

張羽心中一動,天門滅亡?轉而雙目盡赤,刀刃直指刀疤男:「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刀疤男用刀回答了張羽,當頭向著他砍了下來。

張羽大怒:「找死!」手中的刀,橫檔住刀疤男的刀,右腳抬起,向著刀疤男踹去。

現場,一片混亂,時不時的傳出慘叫與刀入人體的悶響。

「呸。」小刀吐出一口血沫子,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他的胸前,一道十幾公分的刀傷,血肉外翻,血打濕了半個身子。

「小刀,小心!」張羽急促的叫聲響起,小刀下意識的抬起斧頭,擋在了自己的頭頂。

「啪」的一聲,小刀握著斧頭的虎口,微微有些發麻。「我草你姥姥!」小刀眼睛掃過剁在斧頭上的三把刀,也嚇出一身冷汗,隨即怒吼一聲,斧頭橫著劈了出去。

張羽腳下有些沉重,手中的斬馬刀也已經卷刃。在他的腳下,倒著四個黑衣大漢,有死有傷。

「小刀,頂住!」張羽大喝一聲,擋住了刀疤男的刀,拔腿向著小刀衝去。

小刀心裡苦笑,才他媽開了一天賓士,就要死了嗎?我他媽真是個福薄之人啊!後背又是火辣辣的疼痛,他猜測,這應該是第七刀了吧。

「你怎麼樣?」張羽全身染血的沖了過來,背靠背的站在小刀身後。

小刀搖搖頭,喘口粗氣:「羽哥,我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媽的,不能這樣下去了,要不然咱倆都得扔在這。小刀,我擋住他們,你趕緊跑。」張羽用力的握著刀,壓低聲音說道。

小刀聽到這話,心中一痛:「不,我不走,羽哥!」

「小刀,你聽我說,他們本來就是沖我來的。我估摸著,天門變天了。你去別墅,找風哥,讓他替我報仇。」張羽說這話的時候,把手裡的斬馬刀,狠狠捅進了一個黑衣大漢的肚子里。

「羽哥……」小刀使勁的搖搖頭:「兄弟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你他媽的還不夠這個資格。能陪老子同生共死的人,只有三個人!滾,趕緊滾!唔~」張羽發出一聲悶哼,胳膊上挨了一刀。

小刀心裡堵得難受,用力的擦了把臉。他知道,羽少所說的三個人是誰,他更知道,羽少是打算以死一拼。

「走!!」忽然,張羽怒喝一聲,猛地沖向刀疤男。斬馬刀,飆著血花,散著冰冷的幽光,劈了出去。

「啊!」小刀咆哮一聲,手裡的斧頭緊隨斬馬刀,對著刀疤男砍了下去。「我不走!!」吼完這句話,他忽然感覺,心裡痛快了很多。

如果是平時,張羽肯定得兩耳光扇上去了。媽的,留下幹嘛,找死嗎?可是此時此刻,他卻因聽到這句話,而熱血沸騰起來。

張羽深深看了小刀一眼,似乎要把這張臉印入腦海,帶入另一個世界。「好,今天我們兄弟,同生共死!」

「你們誰都不用死。」隨著這個聲音,一道黑影快如閃電般沖了進來,為張羽擋住了劈來的斬馬刀,把他護在身後。

同時,張羽手中的斬馬刀落在來人手中,橫著劈了出去,慘叫聲響起。

「風哥!!」張羽和小刀兩人驚喜的叫道。

蕭風滿臉冷峻之色,緩緩點點頭:「兄弟們,我來晚了。」

「媽的,不晚,哈哈,正是時候。」張羽有些興奮的叫道。說完這話,轉頭向著四周看去,下一秒,愣了:「阿天他們沒來?」

蕭風一腳踹飛刀疤男,帶著小刀退後幾步,來到張羽身邊:「我自己來的。」

「我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