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三十五章老傢伙臉皮夠厚

第三十五章老傢伙臉皮夠厚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自顧的點上煙,靜靜的吸著,吞雲吐霧,好不悠哉。

再看林父的態度,那已經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哎呀,蕭先生,剛才真是得罪,得罪啊。」林父有些緊張的搓了搓手,滿臉的媚笑。

蕭風吐出煙圈,擺擺手:「老丈人,您可別叫我蕭先生,這多見外啊,是不?」對於林父忽然轉變的態度,蕭風倒是處之泰然。

林父一愣,堆積著笑臉,忙說道:「是啊,這是我的錯,我的錯。你是林琳的未婚夫,我叫你阿風吧,怎麼樣?」在巨大的利益下,林父立刻以老丈人自居了。

蕭風看著林父淡笑道:「這合適嗎?我還沒工作呢,能養得起林琳?」

「合適,一定合適。誰敢說不合適,我一定大巴掌抽他!」至於蕭風第二個問題,林父根本沒考慮,笑話,能認識二九葯業董事長劉老根的人,會養不起自己女兒?能一個電話,就讓二九葯業公子劉天生屁顛屁顛的從九泉跑過來,能是一般人?

蕭風無奈的點點頭,這『老丈人』還真是個可人兒,臉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唉,我覺得,外面坐著的那個王征,恐怕會有很大意見。你看看剛才,二十萬送給他,他都選擇糾纏林琳。」

聽到蕭風提起『王征』,林父也有些尷尬,訕笑道:「放心吧,阿風,這件事情我來處理。其實,我打心眼兒里看不上那小子,整個一花心大蘿卜,林琳跟了他,一定會受罪。」

「哦,這麼個情況啊,呵呵,好吧。老丈人,我們出去吧,客人該等的不耐煩了。」蕭風笑著說道。

林父滿臉的不在乎:「沒事兒,讓王征在外面等著吧。」話雖然這麼說,但他腳下還是挪動幾步。

林父是個商人,屬於那種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人。蕭風雖然一個電話,就聯繫了二九集團,但是在沒見到二九集團的態度時,他還是不敢把王家得罪死。

蕭風自然知道林父的心思,也不點破,向著外面走去:「走吧,老丈人,讓客人久等,可不禮貌哦。」

林父忙說道:「嗯,阿風說的對,說的對。走吧。」說完,快步走到門邊,先一步幫蕭風打開了門。

蕭風心裡納悶,就這老傢伙,是到底怎麼養出林琳那極品丫頭的。不過想到林母的優雅淡然,立刻確定下來,林琳基因遺傳媽媽。

可是,當初這老不要臉的,又是怎麼追上林母的呢?典型的好白菜讓豬拱了啊,唉,這是一個多麼值得深思的問題。

「林伯父,搞定了嗎?」王征坐在沙發上,抽著雪茄,高高在上的問道。

林父心中一怒,暗罵,王八蛋,等老子見到二九葯業的人,就讓你好看。不過臉上,卻尷尬的笑了笑:「還沒有。」

王征聽到這話,臉立刻拉了下來:「還沒搞定?林伯父,看來,這份合同,是不需要簽了,那我現在就燒了吧。」說完,作勢就要去找火機。

「哥們,你找這個?給。」蕭風很誠懇的,把火機遞過去了。

「……」王征愣了愣,沒有接火機。

蕭風動作很帥的把玩著火機:「怎麼?用我幫忙?好。」話落,探手就把合同奪了過來,一簇火苗燃起,湊近了合同。

「哎,你敢燒!不要燒!!」王征這時候反應過來,著急的大喊道。

他來的時候,父親就告訴他,今晚一定要簽下合同。因為林森葯業最近研究的新葯,市場很大,藥效很強,這塊蛋糕,要儘早吃下去,免得被別人窺視。

結果王征來到這,拿著合同,處處威脅林勝,想要逼迫他就範。結果弄到現在,蕭風準備燒毀這份合同。如果真的燒了,那他回去怎麼交待?!

林父臉龐抽搐一下,張張嘴,準備阻止蕭風。可是想到那個來自二九葯業的電話,乖乖的閉上嘴巴。

火苗,漸漸的靠近合同,火焰,漸漸的變大。

「不要啊!林勝,你倒是阻止啊!」王征怒喝道,猛地沖了上來。

蕭風邪笑著,把手裡燃燒著的合同,扔在了地上。同時,身體後退了幾步,躲過王征。

王征看著在地上劇烈燃燒的合同,憤怒的吼道:「你,你燒了合同?!」

林父身體顫抖幾下,最終咬住了舌頭,忍住沒有說話。

「林勝!你看到了嗎?他把合同燒了!!」王征滿臉憤怒,咬牙切齒。

林父面無表情,沒有說話。心裡卻暗自不爽,雖然現在求著你們家,但我這麼大歲數的人,也不用一口一句林勝吧?沒點禮貌!

「只要你把他趕出去,讓琳琳嫁給我,我立刻回去,再列印一份合同,今天就把合約簽了!」合同已經燒了,王征念頭迅速轉動,為自己佔據最大優勢。

蕭風好笑的走到王征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們,我幫你做了你想做的事情,打算怎麼謝謝我?」

王征怒目瞪著蕭風,心裡暗叫,我不和這種粗人一般見識,淡定淡定!「等我和林琳結婚的時候,會請你來參加,專門感謝你的。」

「和林琳結婚?呵呵,你貌似沒有這個機會了。」蕭風淡淡的笑著。

王征不再理蕭風,轉頭看著林父:「林勝,你到底想怎麼樣?你選擇他,還是我?」

林父的臉,也拉了下來:「阿征,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父親的朋友,你口口聲聲叫我林勝,你爸爸就是這樣教導你的?」

王征咬咬牙,表情變幻一番,最終抱歉的笑了笑:「林伯父,對不起,我是因為太憤怒,所以……」

如果不是父親說,現在林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