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三十九章黑暗中的激情

第三十九章黑暗中的激情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燈滅了,林琳嚇了一跳,忙探手,準備再打開燈。忽然,一隻溫熱的大手,按在了她的手上。

「林琳,不要開了,睡覺吧。」蕭風溫柔的聲音,恰在此時響起。

林琳身體一顫,手微微的抖著。「現在就睡?」

蕭風一聽這話,樂了:「是啊,媳婦,我們現在就睡吧。」

黑暗中,看不出林琳的臉色,不過蕭風猜測,十有**,小丫頭臉又紅了。林琳的手,柔弱無骨,蕭風忍不住,捏了捏。

林琳低著頭,開始抽泣起來。

蕭風嚇了一跳:「林琳,你怎麼了?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好不好?」說完,忙鬆開林琳的手,身體也向外面挪了挪。

聽著林琳的抽泣聲,蕭風心中惱火,蕭風啊蕭風,這小丫頭臉皮薄得很,你沒事逗她幹嘛呀。

正當蕭風這譴責自己呢,一隻冰涼的小手輕輕的撫摸在了他的胸膛上。蕭風身體一僵,下體立刻打了個立正。

「風哥,謝謝你今天陪我回來。」林琳低喃道。

蕭風勉強笑了笑:「額,應該的,應該的。」說完,身體再次向外挪動了幾下,免得自己一激動,再摟不住火。

林琳感受到蕭風的動作,忽然笑了:「風哥,你真的是個好人。」

「小丫頭,把你的手拿開,趕緊睡覺去。要不然,後果自負。」蕭風佯怒道。

林琳聽到蕭風的話,膽子反而大了:「不睡,我才不信風哥會傷害我呢。」

蕭風苦笑,老子都說了多少遍了,老子不是好人!「我告訴你,你信不信,就算是我對你做啥壞事,你爸媽聽到了,他們都不會過來,可沒人救你哦。」

這句話,果然讓林琳的手一顫,隨即安定下來:「我想聽風哥講故事。」

「故事?什麼故事?」

「這些傷疤的故事,我知道,每個傷疤,都有個故事。」林琳雖然單純,但心思很細膩。她在剛才,清楚的從蕭風眼睛深處,看到一種滄桑和悲傷。

蕭風沉默了一下,隨即笑道:「這有什麼好講的,我給你講個笑話吧。怎麼樣?」

「好啊。」林琳的手,撫摸著傷疤,點點頭。

林琳指尖傳來的冰涼,讓蕭風升起異樣的感覺,嘴裡發出一聲輕哼。小蕭風更是昂首站立,想要突破防線,出來一展威風。

「從前有一個秀才趕路,結果天黑下大雨了,他找了一個人家,進去躲雨,準備住一晚。這個人家,只有一個寡婦,也僅有一張床。」

林琳聽到這,忍不住問道:「那他們怎麼住?」

蕭風嘴角翹了翹,伸手拍了拍林琳的腦袋:「寡婦說,家裡就一張床,咱倆在床上擠擠吧。寡婦說完,在床上畫了一條線,警告秀才,如果你超過了這條線,那你就是個禽獸。秀才聽了點點頭,這一晚上,秀才什麼事兒都沒做,老老實實一覺到天亮,沒有超過那條線。」

「嘻嘻,風哥,你是不是打算借著這個故事告訴我,你晚上也不會做壞事?」林琳自作聰明的笑道。

蕭風忍不住笑:「第二天早晨,寡婦狠狠的抽了秀才一耳光,秀才很委屈,我什麼也沒做啊。寡婦指著秀才大罵,誰讓你不做的,你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哈哈哈。」

「風哥。」

「嗯?呵呵,怎麼了?」

「你流氓,哼。」說完,林琳收回手,轉過身去,不再搭理蕭風。

蕭風嘴角翹起,轉過身,右手輕輕的搭在了林琳的肩膀上:「小丫頭,生氣了?」

林琳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哎,林琳,你說我今晚是禽獸呢?還是禽獸不如?」蕭風開著玩笑,又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琳的身體向裡面挪了挪,沒有說話。

蕭風撐起自己的身體,把臉湊近林琳:「林琳,我要禽獸咯。」說完,把臉湊向林琳的臉蛋。

林琳才不怕蕭風呢,她算是吃准了風哥,不會對她做什麼事情。「哼」了一聲,轉頭就要對蕭風做鬼臉。

「唔~」林琳發出一聲悶哼,不相信的瞪大眼睛,身體僵硬,一陣酥麻傳遍全身,腦袋瞬間空白。

蕭風也是一愣,他沒想到林琳會忽然轉身,這一下,中槍了。「唔,好軟好香啊,這不會是小丫頭的初吻吧?」這是蕭風的第一想法。

雙唇相對,萬般旖旎……

蕭風下意識的,伸手摟住了林琳,舌頭緩緩渡過,輕輕撬開了林琳的貝齒。

林琳身體一顫,稍稍掙扎後,就任由蕭風的舌頭在嘴裡胡作非為。同時,眼睛緩緩的閉上,兩滴淚水,滑落在枕邊。

「唔。」林琳被蕭風摟在懷裡,縮了縮,開始生澀的回應著這個奪走自己初吻的男人。香舌纏繞,雙手也摟緊了蕭風的脖子。

蕭風彷彿得到鼓勵般,開始攻池掠地,舌頭長驅直入,吸允著,深吻著。

雖然是黑夜,但林琳依然能夠感受到蕭風眼睛中散發的濃濃情慾。林琳的眼睛中,同樣散發著異樣的神采,熱烈而生澀的扭曲著,吸允著蕭風的嘴唇。

一片火熱,一片激情,在這黑夜中,熊熊的燃燒起來。蕭風的雙手,開始在林琳的身上遊走著,輕輕的爬上了林琳的雙峰。同時,高昂的下體,頂在了林琳渾圓的屁股上。

林琳臉色通紅,透過薄薄的睡褲,彷彿就能感覺到風哥下身的火熱。她是學醫護的,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不,不要啊。」林琳忽然想到什麼,努力的說道。

「怎麼了?丫頭。」蕭風趴在林琳的耳邊,輕聲道。

林琳有些內疚,搖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