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四十五章警花出浴

第四十五章警花出浴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這一夜,蕭風是咬著牙根睡過來的。夢裡,儘是韓爽穿著警服,英姿颯爽的拿著手銬,前來抓他的情景。

六點左右,敲門聲響起,蕭風努力的睜開眼,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誰呀。」

「風哥,是我,舞兒。」火舞的聲音很低,甚至有些鬼祟。

蕭風打著哈欠爬起來穿上睡衣,赤著腳丫子打開了門。「幹嘛啊,舞兒,鬼鬼祟祟,像做賊一樣。」

火舞借著打招呼的時機,眼睛迅速掃過蕭風某個鼓囊囊的部位,心中暗叫一聲,好大啊!臉上卻帶著奸笑:「風哥,看看這是什麼?」說完,揚了揚手上的東西。

「嗯?相機?你拿這玩意幹嘛?」蕭風有些疑惑。

「隔壁房間鑰匙呢?你給我,我去拍韓爽的裸.照。奶奶的,昨天竟然敢威脅老娘,老娘不報這個仇,就跟她姓!」火舞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就恨得牙根痒痒。

蕭風一愣,這姑奶奶咋這麼大的火氣。「韓爽威脅你什麼了?」

「啊,沒什麼。」火舞忙搖搖頭,心裡一陣後怕,差點說漏了嘴。「風哥,趕緊的,把鑰匙給我,要不然她一會該起床了。」

蕭風擔心的問道:「你不會拍了裸.照,真準備給她髮網上去吧?」

「當然不會,我就嚇唬嚇唬她而已。」火舞一副我辦事兒,你放心的表情。

蕭風猶豫再三,給韓爽那婆娘點教訓也好。奶奶的,昨晚抓了老子一夜,今天也該報仇了。大不了,火舞拍完裸.照,我不看就是了。

「等著。」蕭風低聲道,隨即從抽屜中找出鑰匙,遞給火舞:「去吧,小心點。」

「嗯,風哥真有魄力。放心,裸.照拍完,我第一時間給你看。」火舞很仗義的拍了拍蕭風的肩膀,貓著身子,鑽出了房間。

蕭風看著火舞鬼鬼祟祟的樣子,心底忽然湧出一股興奮。

興奮不是來源於能看韓爽的裸.照,而是因為自己彷彿又回到了兒時,去幹啥壞事的偷偷摸摸,擔心別人發現的興奮與激動。

比如,當我們現在回憶起兒時去人家果園偷蘋果或者西瓜時,那種難愈的心情,是不被旁人所理解的。

蕭風輕輕半掩著房門,探著半個腦袋在外面,盯著隔壁房間的門口。

「風哥,不好了,韓爽跑了,裡面沒人。」火舞沖了出來,滿臉的憤怒。

蕭風一愣,沒人?韓爽就在隔壁,如果她離開,自己不會聽不到的。難不成自己力量和敏捷度下降後,聽力也下降了?

「你留在這,我去看看。」蕭風沒有多想,拍了拍火舞的腦袋,身如靈貓般,向著隔壁房間撲去。

火舞見蕭風沖了進去,臉上浮現出壞笑:「風哥,便宜你咯,嘎嘎。」嘟囔完,緊跟其後,準備去看熱鬧。

蕭風輕手輕腳的走進房間,左右看了看,正中央的大床上,果然沒有韓爽。隨後,又仔細的檢查了一下窗戶,兩個窗戶都是從內插著的,不可能從窗上離開。

蕭風坐在床上,一低頭,看到了旁邊的行李箱。行李箱還在,那人呢?因為火舞的話,讓他先入為主,壓根就沒注意房間里的洗手間。

「人難道飛了不成?」蕭風泛起了嘀咕。

『啪』的一聲,洗手間的門打開,腳步聲響起。

蕭風一愣,抬頭向著洗手間門口看去。這一看之下,眼珠子瞪了起來,嘴巴微張,傻了。

入眼的,是一具凹凸有致的誘人胴體,象牙般的脖頸,高翹渾圓的雙峰,平淡的小腹,盈盈可握的小蠻腰。

再仔細看去,原本白皙的肌膚,剛洗完澡的緣故,呈粉紅色,泛著迷人的光輝。濕漉漉的長髮,披散在肩上,水珠自發梢滑落,滾過白花花的波濤,映襯著那一點紅,如一顆紅水晶般晶瑩剔透。

修長渾圓的大腿內側,竟然光潔粉嫩,毫不見亮黑之色。圓潤的縫隙頂端,凸起著嫩粉色的紅豆,散發著無比的殺傷力。

「擦,粉木耳一朵,神器白虎一枚,鑒定完畢!」蕭風心中驚嘆,沒想到韓爽竟然是傳說中的白虎!

如此一具誘人的軀體展現在面前,立刻喚醒了小蕭風,它昂首挺胸的站了起來,把睡衣頂的老高。

「啊!!」韓爽此時也注意到了床上的蕭風,瞬間花容失色,驚叫起來。同時,忙用手護住了上下兩個重點地方。奈何,胳膊太細,根本阻擋不了泄露了一室的春光。

尖叫聲響起,蕭風也清醒過來,感受到下身的火熱,滿臉尷尬的站起來:「啊,韓爽,那個,我不是故意看的。」

「滾!滾出去!!」韓爽惱羞成怒,指著蕭風吼道。胳膊剛一拿開,就感覺胸脯上涼颼颼的,忙蹲在了牆腳,不敢再動。

蕭風舉起雙手,投降道:「好,我走,我走。」說話時,用力夾了夾雙腿,站起來準備離開。

「風哥,怎麼了怎麼了?」早就埋伏在外面的火舞,此時滿臉壞笑沖了進來:「發生什麼事了!」

「不要進來~!」蕭風和韓爽同時吼道,奈何,火舞已經沖了進來,同時手中的相機,對著韓爽就是『咔嚓』一聲。

火舞滿臉的後知後覺:「怎麼了?啊,韓爽,你怎麼不穿衣服。風哥,你們兩個在幹嘛?!是不是韓爽勾引你?」說完,相機又『咔嚓』幾聲:「我留下證據了,風哥,等著咱去法院告她,告她qj你!」說完,不敢停留,腳底抹油的跑了。

蕭風擦了把冷汗,沖著韓爽歉意的笑笑,拔腿向著火舞追去。他算是明白過來了,火舞這丫頭這是拿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