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四十六章未遂?

第四十六章未遂?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風蕭蕭兮易水寒,蕭風一去兮,脫光還。蕭風昂首挺胸,邁開大步,衝進房間。他是打定主意,想要老子負責,沒門!如果覺得吃虧了,那大不了老子脫光了讓你看,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可當他把目光投向韓爽時,剛剛凝聚起來的『王八之氣』悄然無蹤,腳也邁不動了。

「我說,韓爽,沒必要用槍對著我吧?這不好玩,你趕緊把槍收起來。」蕭風目光緊盯著黑漆漆的槍口,訕笑著說道。

韓爽身穿夏式警服,雙手持槍,冷著臉:「蕭風,抱頭蹲下。」

「我擦。」蕭風暗罵一句,這樣的情景,昨天晚上出現了不下十遍,每一次韓爽也都是這句台詞『蕭風,抱頭蹲下』。

「快點!」韓爽握著槍的手緊了緊,眼睛中儘是殺氣。

蕭風對於殺氣敏感的很,他能感受到這絕對是真正的殺氣,更不懷疑韓爽會瞬間向他開槍。

蕭風嘆口氣,壓下動手奪槍的念頭,乖乖的抱頭蹲下了。

「說,相機呢?」韓爽咬牙切齒的問道。

蕭風抬起手,把手裡的相機扔了過去:「放心吧,火舞絕對沒看。」

「那你看了沒有?」韓爽追問道。

蕭風心裡暗笑,老子把真人都看了個遍,再看看相機,也沒啥吧?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忙搖搖頭:「沒有,絕對沒有,沒興趣。」

韓爽聽到這話大怒,沒興趣?沒興趣還把我看了個精光?「蕭風,今天我以耍流氓罪逮捕你,你老實點。」說完,亮出了手銬。

蕭風不樂意了,憑什麼啊?這他媽是老子的家,你來老子家脫光光洗澡,還要告我流氓罪?這是不是女的脫光了在大街上走,看她的男的都得判刑啊?

「我說韓大警官,貌似沒這麼嚴重吧?我不就是看了幾眼嗎?大不了,我讓你看回來,怎麼樣?」蕭風輕飄飄的說道。

韓爽貝齒咬得嘎巴作響:「你要為這件事情負責!」

「負責?擦,韓爽,你別逼人太甚,老子就看了你兩眼,你就要嫁給老子?我還準備去告你勾引我呢!」蕭風嘴上說著,心裡卻嘀咕,如果韓爽非要嫁給自己,要不要勉勉強強接受?說起來,韓爽除了脾氣爆一點,其他都不錯。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還是白虎呢!

韓爽臉色一紅,隨即大怒,大步向著蕭風走來:「蕭風,誰要嫁給你,我說的負責,是你需要負刑事責任!流氓罪都輕了,我應該告你qj未遂!」

蕭風撇撇嘴,緩緩站了起來:「韓爽,咱都不是小孩子了,你可別用這話嚇唬我,我也懂法的。日本法律,帶著套套都不算qj,難道國內看幾眼就算qj了?」

「蹲下,誰讓你起來的!」韓爽的槍,指在了蕭風的腦袋上。同時,左手拿出手銬,就要給他上銬子。

蕭風搖搖頭:「憑你?嫩點。」說完,右手閃電般揮出,扣住了韓爽拿槍的手腕:「別拿著槍,我知道你不敢開槍。」隨即,左手奪過韓爽的手銬,咔咔扣在了韓爽的手腕上。

幾乎是瞬間,兩個人的位置就調換了過來。階下囚奪槍銬警察,警察淪為階下囚。

「你放開我,放開我!!」韓爽臉色大變,她根本沒有看到蕭風是如何出手的。甚至,還不等她反應過來,自己就已經被銬住了雙手。

蕭風的動作,更加確定韓爽的猜測,這個蕭風,絕對是個江洋大盜!

蕭風冷笑連連,轉身關上了門,滿臉邪笑的向著韓爽走來:「韓大警官,你不是要告我qj未遂嗎?這多沒意思。呵呵,我看你的樣子,似乎很喜歡告我個qj罪啊,我成全你吧。」說完,伸出兩隻手,化成抓奶手。

韓爽大驚失色,身體向後不斷的退著。「我警告你,蕭風,不要過來,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蕭風把槍卸掉彈夾,隨手扔在了地上,晃了晃腦袋,一步步逼近韓爽。

「你敢!」韓爽咬著牙,後背頂住牆壁,退無可退。

「ok,我今天就敢。你站在那,千萬不要動哦,我們用站著的ml體位,呵呵,很方便的。」說完,伸出了手。

韓爽看著滿臉**笑容的蕭風,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右腿閃電般踢出,向著蕭風胸膛踹去。

蕭風早有準備,這麼個潑辣警花,甘於就範才怪呢。「呵呵,有點意思。」嘴裡冷笑,伸手抱住了韓爽的右腿。

「去死吧。」韓爽被抓住右腿,臉色不變,右腳用力,身體騰空而起,左腳對著蕭風腦袋橫掃而去。

蕭風一愣,沒想到這小警花還有點真本事啊,不是個花瓶。鬆開她的右腿,身體向後急速退了幾步。

韓爽的身體在空中扭動著,隨即穩穩的落在了地上。「蕭風,你這是在犯罪!」

「呵呵,韓爽,你不是早就認為我是個壞人嗎?估計在你心裡,一定以為我是什麼江洋大盜之類的吧,這才住進別墅,想要抓住我的把柄吧?既然這樣,那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你先殺後j,然後拋屍於荒野。」蕭風心中暗笑,嘴上隨意的恐嚇著韓爽。

韓爽心裡大驚,他怎麼會知道我的想法?不好,搞不好,他真的會把我殺了!不行,就算是死,我也要留下證據,讓別人抓住他。

蕭風看著韓爽的表情,差點笑噴了:「韓爽,你不會在心裡嘀咕,怎麼留下證據,好讓警察抓我吧?」

「你不是人!」韓爽脫口叫道。

「……」蕭風一愣:「我擦,你才不是人呢!媽的,我和你囉嗦什麼,嘎嘎。」說完,又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