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四十七章拱你的胸喲!

第四十七章拱你的胸喲!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韓爽放下相機,低頭看到蕭風瞪著眼睛,不由得嚇了一跳,揮舞著拳頭,就要砸下去。

「你怎麼還沒走?」蕭風臉色慘白,有氣無力的說道。

韓爽緩緩放下拳頭,冷聲道:「哼,我要把你送進監獄。」

蕭風吐出一口悶氣,緩緩點頭:「呵呵,好啊,權當進去療養幾天了。咳咳,韓爽,能給我口水喝嗎?」

韓爽聽到蕭風的話,不由得大怒,進監獄去療養?現在的犯罪分子都如此的猖狂?還要水喝?渴死你算了!不過想歸想,她還是站起來,給蕭風倒了一杯水。

蕭風想接過水杯,卻發現右手絲毫用不上力氣,不由得慘笑:「媽的,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韓爽心裡同樣吃驚,短短十幾分鐘時間,蕭風前後變化怎麼會如此大。看他的樣子,確實不像是裝的。難道,他有什麼病嗎?

本想不管他,卻又於心不忍,緩緩蹲下,拿著水杯,滿臉厭惡遞到蕭風嘴邊:「喝水。」

蕭風面無表情地搖搖頭:「君子不食嗟來之食。」

「哎呦?」韓爽一聽這話,怒了:「你一個qj犯還君子?還不食嗟來之食?愛喝不喝。」說著,把水杯重重的頓在地板上。

水滴濺到蕭風蒼白的臉上,乾裂的嘴唇,無神的眼睛,整個人顯得格外的落魄。

「乞丐,也有乞丐的尊嚴。」蕭風淡笑著,緩緩說道。

韓爽站起來,撿起槍和彈夾,裝好後,用槍指著蕭風腦袋:「我現在給你把手銬打開,自己喝水。喝完了以後,我就帶你回去。」

蕭風搖搖頭:「如果我有力氣,這個手銬能困得住我嗎?韓爽,我發現,你是一個好警察。」

「好警察?哈哈,真是諷刺,我竟然被一個qj犯誇獎是好警察?蕭風,我警告你,不要再打別的主意,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繩之以法。」

「呵呵,只要你有這個本事,隨你了。」蕭風努力睜著千斤重的眼皮,強笑道。他不懷疑,如果他真的睡過去,醒來之後,自己就會在拘留所里。

韓爽咬咬牙:「蕭風,我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江洋大盜?」

「呵呵,這算是審訊嗎?對不起,無可奉告。」蕭風努努力,坐了起來。看了眼手上明晃晃的手銬,有些嘲弄的笑著。

韓爽捏緊手裡的槍,眼睛死死盯著蕭風。看著蕭風乾癟的嘴唇,想了想,端起水杯,遞到蕭風的嘴邊:「喝了吧。」

「不喝。」

「為什麼?!」韓爽有些抓狂了。

「你態度不好。」

「你說什麼?!」韓爽怒了,自己可憐他,給他水喝,竟然還嫌自己態度不好?

蕭風撇撇嘴:「真的,如果去酒店,服務員像你這種態度,我絕對不會給她小費。」

「……」韓爽緩緩的放下水杯,咬牙切齒:「蕭風,等著,我馬上就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抓你。」

看著韓爽拿出手機開始撥號,蕭風眯了眯眼睛,腳下用力,身體猛地向著韓爽撞去。

韓爽大驚,她沒想到,喝水都沒力氣的蕭風,會忽然發難,措手不及下,手槍和手機脫手飛出,身體也被撞倒在地上。

蕭風見成功了第一步,努力的舉起靠著手銬的雙手,呈圓形,從韓爽的腦袋上套了進去。兩條胳膊如同鐵鏈般,狠狠的勒住了她的身體。

蕭風的頭壓在韓爽胸脯上,只感覺一陣柔軟。兩個人就以這種姿勢,死死貼在一起,倒在了地上。

蕭風做完這一切,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做完這兩個動作,用了他剛剛積攢的所有力氣。

韓爽被蕭風壓在身下,短暫的失神後,立刻劇烈掙紮起來。奈何,蕭風的兩個手腕都被手銬銬住,想要脫手,只有從蕭風胳膊圍成的圈中鑽出去。但此時,蕭風卻死死的壓在她的身上,讓她動不了。

「蕭風,你給我滾開!」

「不好意思,沒力氣了,滾不了。」蕭風無奈的苦笑。

「原來你剛才和我說話,就是在恢復力氣,虧我還可憐你,給你倒水喝。」韓爽忽然意識到什麼,不由得怒罵道。

蕭風只感覺耳朵『嗡嗡』一陣亂響,後面韓爽的話,什麼也都聽不清楚。「大姐,你能小點聲嗎?我都耳鳴了。」

韓爽也罵累了,漸漸的安靜下來:「蕭風,你會後悔的。」

「後悔?」蕭風忽然笑了:「我蕭風做事,從不後悔。對不起了,韓爽,壓在你身上,實屬無奈,我只是不想被你抓走而已。」

韓爽怒瞪著蕭風,雙峰隨著粗喘,一起一伏,擠壓著蕭風趴在她胸前的臉。

因夏天衣服單薄,蕭風能清晰的感受到韓爽雙峰柔軟與溫熱,心裡苦笑,媽的,渾身沒力氣,老二都站不起來了,扯淡不?!

這也虧了是蕭風,如果換做另一個人,全身忽然失去知覺般的喪失力量,估計哭都來不及。蕭風這貨卻在想,唉,可惜了啊,這種趴在韓爽胸前的機會,恐怕就這麼一次。

韓爽似乎也察覺到什麼,沒有再說話,任由蕭風摟著她,盡量的控制著自己的呼吸,免得乳.房起伏太大,被佔了便宜。

「你還不打算起來?」足足過了五分鐘,韓爽咬牙低聲問道。

蕭風苦笑:「我倒是想起來,但是身體還是沒有力氣。僅剩的力氣,只能和你說話了。」

「你是不是有病?」韓爽忽然問道。

「你丫的才有病呢?怎麼說話呢?你全家男性都有病。」蕭風會錯意,以為韓爽說他下面站不起來,不由得怒了。男人的尊嚴,不容貶低,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