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五十二章不跪打得你跪!

第五十二章不跪打得你跪!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話一落,全場皆驚!

跪下道歉?這……

這是不是太難為人了?男人膝下有黃金,讓胡海跪下道歉,還不如殺了他。有些上了年紀的醫生護士如此想到。

好霸氣,好牛x,好英俊,好帥氣哦。不少年輕女醫生和護士,全部滿臉崇拜,眼睛中儘是金星星的盯著蕭風,巴不得上去親幾口。

「林琳,你男朋友太霸道了,我喜歡啊!和你商量個事情,咱倆關係怎麼好,分享一下怎麼樣?」依依同樣眼冒金星。

林琳心裡一跳,心裡哀嘆,自己有資格說話嗎?不過表面上,卻還是瞪了依依一眼:「想得美。」

「且,小氣!」依依滿臉鄙視的白了林琳一眼。

林琳也不搭理依依,忙向前走了幾步,拉了拉蕭風衣服:「風哥,算了吧。」她心裡,也同樣認為,讓胡海跪下道歉,實在是太難為人了。

蕭風看著林琳,這小丫頭還是太善良啊。有些人,可以得饒且饒;但是有些人,卻要一腳狠狠踩下去,最後再吐口唾沫,罵一句:「操.你妹兒,下次再得瑟,老子問候你一戶口本女性。」

「乖,回去,交給我處理,你可不要惹我生氣哦。」蕭風摸了摸林琳的長髮,溫柔的說道。

林琳聽著蕭風柔情似水的話,哪裡還有什麼意見,點點頭,又站回了依依旁邊。

「林琳,你說胡海會是什麼反應?」依依拍了拍林琳肩膀,饒有興趣的問道。

林琳瞪著這個『罪魁禍首,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死黨,氣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蕭風,你不要逼我,你知道我是誰嗎?」胡海看著蕭風,忽然霸氣外露。不過,他今天的霸氣,似乎露錯了地方。

蕭風無語的搖搖頭,這他媽的小癟三,為什麼在裝逼的時候,都會說上一句,你知道我是誰嗎?或者我爸/媽是xx之類的話。膚淺,**裸膚淺啊!

「小子,今天無論你爸是李剛還是王剛,你都得跪下道歉!」蕭風淡淡的說道。

胡海大怒:「如果我不跪呢?!」

「那我就、打、的、你、跪、下!」蕭風一字一頓,聲音逐漸變冷。

胡海咬咬牙,指著蕭風:「這是你自己找死!」說完,看了周圍幾眼,很牛逼的拿出手機,撥打了號碼。

「蕭風,你傻啊,別讓他撥打號碼。」依依看著胡海的動作,不由得急道。

蕭風沖依依笑了笑,搖搖頭:「我等著他叫人來。」

依依一愣,隨即恍然,這個蕭風難道真是黑道大哥?要不然他怎麼這麼淡定呢!

胡海拿著手機,有些洋洋得意,聲音搞得特別大:「喂?小二,給我點三十個人,來醫院。對,有人找上門,要揍你哥呢。好,先掛了。」

蕭風好笑之餘,又有些疑惑,這胡海不是膽小如鼠,見到幾個混混都能扔下女人跑的雜碎嗎?難道最近新拜了碼頭,覺得自己有靠山,狗仗人勢了?

「蕭風,你給我等著。」胡海指著蕭風,冷笑著說道。「信不信,一會我讓你給我跪下道歉。」

蕭風很想笑幾聲,為什麼跳樑小丑總喜歡自以為是呢?看著囂張的胡海,蕭風豎起了拇指:「小子,你行。你打完了吧?那該我打了。」

欲使人滅亡,必先讓其瘋狂!既然這個胡海現在狗仗人勢,有了靠山,心裡強大如斯了,那ok,就當著他的面,摧毀他的靠山,讓他再一次變成狗!

蕭風摸出手機,撥出了號碼。「喂,小羽子,媽的,誰和你去打麻將!聽著,我現在在二院呢,給你十分鐘時間,你給老子拉著人來這裡。多少人?有多少要多少!五個?尼瑪,如果你敢拉著五個人來,老子回去打斷你的腿!掛了。」

胡海稍有些擔心,但是聽到電話那頭似乎就準備拉五個人來,又是囂張了:「蕭風,有些人,你惹不起。你不是喜歡玩黑嗎?那老子今天就陪你玩黑!玩完黑,咱倆再玩白!今天我不把你送進去待幾年,老子跟你姓。」

「跟我姓?呵呵,我可沒你這個混蛋兒子,也不需要你為我披麻戴孝。」蕭風嘲弄的笑著。

胡海大怒,剛準備再說什麼,卻發現頭皮一疼,咧嘴慘叫著,再也說不出其他。

蕭風伸手揪住胡海的頭髮,右腳用力踢在他的腿彎處,胡海慘叫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不管一會怎麼樣,現在你先跪下道個歉。」蕭風冷笑著,鬆開了手。

現場再一次震驚,誰也沒想到,蕭風竟然會說動手就動手,直接打得胡海跪倒在地。

「蕭風,我殺了你!」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打得跪在地上,胡海是怒從心頭起,惡從慫膽生,大叫一聲,向著蕭風撲去。

「都給我住手!」忽然,門口人群分開,一個年輕的白大褂從外面進來。

他的話,並沒有改變什麼,胡海還是沖了上去,不過瞬間又以比沖時快的速度摔了出去,砸在了地上。

「胡海,我讓你住手!」白大褂走到胡海面前,怒喊道。

胡海抬頭看了眼白大褂,皺起了眉頭:「陳副院長,是這個人太囂張。」

蕭風點上煙,冷笑著沒有說話。

蕭風耍帥般的點煙動作和酷酷的抽煙姿勢,又惹得的一群小護士低聲討論起來,無非就是,哇,那小子真帥之類的話。

陳副院長把胡海扶起來,點點頭:「放心,我為你主持公道。」說完,轉頭向著蕭風看去。

「嗯?瘋子?」陳副院長看到蕭風面貌時,不由得一愣,可能是由於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