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六十一章別樣的嚴刑

第六十一章別樣的嚴刑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給自己點了根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指著其中一個男人販子說道:「就是你吧,剛才就數你小子說的最歡實了。」

人販子見蕭風指著自己,臉上閃過一絲厲色:「說什麼!」

蕭風看著人販子臉上的x綳,臉上浮現出微笑:「當時老子應該再用力點,讓你鼻樑骨粉碎,而不是骨折。好了,廢話不說,說吧,那些孩子你們都賣到哪去了。」

人販子聽到蕭風的話,臉皮抽搐一下:「賣到農村去了。」

「哦,賣到農村去了,呵呵。」蕭風緩緩點頭,繞過桌子,來到人販子面前,輕聲問道:「多少錢?」

「一萬。」人販子瞪著蕭風,估計如果不是有手銬,他都能衝上來報仇。

蕭風吐出煙圈,微笑著拍了拍人販子的肩膀:「哥們,說實話吧,對你有好處。我只想找到那些孩子,怎麼樣?」

「哼,我說的就是實話,愛信不信!」人販子這幾天算是吃透警察了,審問無非就是一嚇二勸三詐唬。

蕭風點點頭:「實話好啊。」轉頭看著其他兩個:「你們同意他說的話,對吧?」

當時下巴被蕭風踢變形的人販子有些困難的張嘴吼道:「小子,以後別往我在外面遇到你,小心點。」

蕭風笑了,轉身走到審訊桌前,擰下了檯燈上的燈泡,把玩著,返回人販子身邊。「十分鐘,我想聽到我想要的答案。」

話落,蕭風右手閃電般探出,捏住了人販子的嘴巴,手裡的燈泡塞進了他的嘴裡。同時,揪住他的脖子,捏起拳頭,狠狠的擊在人販子肚子上。

人販子想叫,卻發不出一點叫聲。尤其是碩大的燈泡塞在嘴裡,讓他有些窒息,呼吸逐漸的困難起來。

韓爽也是一愣,猛地沖了上來。「蕭風,你幹什麼!」

蕭風冷笑著:「我在替被綁的孩子家長討公道呢。」說完,推開韓爽,又是一拳,狠狠的擊在人販子的小肚子上。

蕭風選擇擊打的地方,全部都是人體最脆弱的地方,稍稍用力撞擊,就會產生劇痛。而且,蕭風拿捏的力度剛好,既讓人販子遭罪,又不會留下傷痕。

這也就是在公安局審訊室里,旁邊還有個警花看著,要不然幾個大刑上來一伺候,這些人販子扛得住才怪。

「住手!」韓爽看著悶哼慘叫的人販子,忽然大叫一聲,再次沖了上來。

蕭風抬頭看了眼韓爽:「你別告訴我什麼人販子也有人權之類的,老子不信那一套。我只相信這個。」說著話,揚了揚自己的拳頭。

韓爽搖搖頭:「我和你一起。」說完,一腳踹在了人販子的肋骨上。

蕭風忍不住擦了把冷汗,這娘們發起狠來,還真毒辣。「呵呵,韓爽,你真的是個好警察。好了,交給我吧,十分鐘,我保證他能說出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人販子此時已經成醬紫色,腦門上的汗水嘩嘩的向下流,臉上的x綳也隨著汗水脫落。

再看那兩個人販子,也是滿臉恐驚,他們誰都沒想到,警察會動用私刑。「我要去告你們!我要找律師!」那個女人販子大叫道。

蕭風轉頭看了她一眼:「你港片看多了吧?這裡不興這一套。臭娘們,你最好閉上嘴巴,別亂叫喚。雖然我不打女人,但那裡可是有個辣警花,她脾氣不好哦。」

韓爽很配合的走到女人販子身邊,揚起了手:「閉嘴。」她心裡也豁上了,反正都動手了,乾脆隨著蕭風來吧。

女人販子看著韓爽冰冷的臉,忙打個哆嗦,不再說話。不過她還是頻頻對嘴裡塞燈泡的人販子打眼色,讓他扛住了別招。

「現在,我們換一種玩法。」蕭風單手提著人販子,來到了桌子旁,把他扔在了地上。

在幾人疑惑驚恐的目光中,蕭風拿起了牆上的電棍,按動開關,電棍頂部發出噼里啪啦的藍紫色電光,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怪味。

「不知道你們學過物理沒有?呵呵,信不信我能讓你嘴裡的燈泡發光發熱。」說著話,緩緩又拿下了桌子上檯燈插座,放在了人販子旁邊。

按常理來說,人體導電,可以讓燈泡發亮。但蕭風現在用的,卻是超大功率的警用電棍,根本在人體內形不成電流,何來點亮燈泡一說。

嘴裡含著燈泡的人看著蕭風手裡噼里啪啦作響,冒著青煙和電光的警棍,不由得哆嗦起來。低頭一看,蕭風這貨把插座竟然給雜碎了,把兩根電線拿了出來。

「你今天有福了,我以前可從沒有實驗過。」蕭風笑得格外邪惡,把兩根電線上裸著的銅線綁在了手銬上。

「韓爽,幫個忙,一會幫我合上閘,謝嘍。」蕭風沖著韓爽打了個眼色。

韓爽無奈的點點頭,此時此刻,她唯有陪著蕭風繼續下去了。

「最後一次機會,說不說?」蕭風拍了拍人販子的肩膀,很是和藹可親。

人販子嘴裡嗚嗚的叫著,眼神中儘是祈求。

「哦,你不說是吧?看你的眼神,似乎也想當硬漢。唉,那可就怪不得我了。」蕭風很可惜的搖搖頭,手裡拎著警棍:「各位,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韓爽,合閘!」

韓爽看了蕭風一眼,手指狠狠的按在了開關上。

幾乎同一時間,蕭風手上的電棍,也放到了人販子的手銬上。

「噼里啪啦……」青煙冒起,人販子渾身激烈顫抖著,雙眼凸瞪,嘴裡的燈泡,也發生著變化。

先是鎢絲緩緩泛紅,隨即開始閃爍著,似乎電壓很不穩定。看到這一幕,蕭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