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六十四章活剝人皮

第六十四章活剝人皮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地獄火酒吧,蕭風停下車,快步向著內部走去。

「風哥,你來了。」一路上,不少小弟都沖著蕭風打招呼。現在蕭風經常來地獄火,天門的小弟大部分認識了他,都知道他是天門三位老大的老大!

如果是平時,蕭風會扔過一支煙,或者停下來聊聊。不過今天有要事要做,隨便點點頭,走進了地獄火後面。

「風哥,你來了。」小刀早在等侯著蕭風,見他來了,忙說道:「天哥他們等著你呢。」

蕭風點點頭,跟著小刀進入了後院一處角落裡的小庫房中。

剛一進去,一股撲鼻的血腥味傳來。只見張羽手裡正拿著刀,給抓來的人販子上刑呢。「王八蛋,雖然你招了,但我得為那些孩子們討點利息,你覺得呢?」

「風哥,你來了。」火天和林默站起來,沖著蕭風打著招呼。張羽也扔下刀,看著蕭風:「他招了,今天下午六點半,他和小野在大院里見面。」

蕭風隨口問道:「現在幾點了?」

「五點半。」火天看了眼腕上的勞力士,沉聲答道。

「時間足夠了。」蕭風緩緩蹲下,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人販子,拍了拍他的臉,已經出氣多進氣少了。

人販子瞪著無神的眼睛,大口大口的呼著氣:「放,放了我,要不然,那些孩子,全部為我,陪葬!」臉上儘是猙獰。

蕭風撇撇嘴,冷聲道:「媽的,我這人最不喜歡受人威脅!陪葬?我馬上就讓你死!」隨即眼神有些邪惡的看著張羽:「你把他搞成這樣的?」

張羽一愣:「是啊,怎麼了?」

「ok,一會你扮作他,去和小野見面吧。」蕭風戲謔的笑著。

「啊?!」張羽一愣:「讓我扮作他?我倆也不像啊,我就長他這奶奶樣?」

蕭風淡笑道:「這你不用擔心,反正他罪大惡極,也快死了,我來個廢物利用,稍等。」說著,從身上摸出一張刀片,在人販子的臉上比划了一下。

「風哥,你這是幹嘛呢?」張羽等人忽然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總覺得蕭風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超出他們可以接受的範圍。

蕭風嘴角翹了翹,眼中閃動著嗜血的光芒:「剝人皮,你們幫我按住他,別把皮割破了。」說完,揮手把人販子砸暈,手指划動,開始準備剝皮。

火天三人互相看看,紛紛打了個哆嗦:「活剝人皮?」

「趕緊過來按好了,別讓他掙扎。」蕭風的刀片,已經割開了人販子的臉皮。劇痛讓人販子開始掙紮起來,火天三人忙衝上去,壓住了他的四肢。

蕭風彷彿在進行一件藝術雕刻般,神情認真,時不時的嘴角翹起,時不時的搖頭嘆息。短短不到十分鐘時間,一張完整的臉皮被蕭風剝了下來,血淋淋的,看著格外嚇人。

終於,在最後一刻,火天三人忍不住鬆開手,紛紛彎腰開始嘔吐起來,連早飯都吐個乾淨。

再看人販子,在蕭風的最後一刀結束,瞪著眼睛,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蕭風看著人販子血肉模糊的臉,目光中毫無憐憫:「把孩子交給日本人實驗,你們都該死!」說完後,抖了抖手裡的人皮,打開門:「小刀,去準備一瓶酒精,快點送過來。」

小刀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點頭,去拿了瓶酒精回來。

蕭風用酒精清洗了一番,滿意的點點頭,遞給張羽:「給,小羽子,一會出去就戴著這張面具吧,這可是純正的人皮面具哦。」

張羽看著蕭風,剛準備說什麼話,又是一口吐了上來。「嘔,風哥,你饒了我吧,嘔~」

火天臉色蒼白,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張羽:「小羽子,你戴上我看看,呵呵,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真人皮面具呢,以前盡他媽在武俠片中看了。」

張羽瞪了火天一眼,可憐巴巴的看著蕭風:「風哥,你是我的親大哥,你饒了我,成不?要不,你砍我幾刀,別讓我戴這玩意。不對啊,那人販子身上可沒有傷,你看我這還纏著繃帶呢,你讓我戴,會引起小野懷疑的。」

蕭風一琢磨,也是這麼個情況,目光看向火天。

火天忙搖搖頭,舉起纏著繃帶的胳膊,那意思是說,看,這有繃帶呢。

林默很乾脆,不等蕭風看他,拉開門走了,臨出去還對小刀說:「阿風讓你進去。」說完後,頭也不回離開了。

小刀推開門走了進來,打眼就看到了蕭風手裡的人皮,臉色微變,目光投向地上的人販子。這一看之下,喉嚨開始上下滾動,最後『哇』的一聲,吐在了門口。

蕭風無奈的搖搖頭,兄弟們都缺乏鍛煉啊!這事兒如果都換成島上那些人,估計個頂個的無所謂。甚至,當蕭風腦海中出現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影時,心裡微微顫抖一下。

「你們聽著,從今天晚上起,你們輪班出去保護零。我的要求是,不能讓他發現你們,如果誰被發現,那我就殺了他。記住,一旦零有危險,你們要用自己的命去換他的命!你們可以死,他不可以!聽到沒有!」沙啞的聲音,自寬大的黑袍中響起。

周邊或坐或站的九個人紛紛點頭應是,臉上不敢有絲毫不耐煩。

「狂戰,今天是你對我挑戰的日子,走吧。」黑袍人目光投向墨鏡男,緩緩說道。

狂戰扶了扶臉上的墨鏡,重重點頭:「走。」說完,站了起來。

兩個人一前一後,離開客廳,來到了院子中。剩下的八人,也紛紛跟了出來,站在遠處觀看著。

「這是你一百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