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六十九章車震?

第六十九章車震?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化妝舞會,雖然多了一場鬧劇,但前來的客人卻暗道不虛此行。畢竟,他們見證了九泉教父馮二爺的好基情!

前來參加舞會的,都算得上是九泉有頭有臉的人物。可是,誰說這些有頭有臉的人就不八卦?舞會還未結束,各種基情四射的版本通過微博,微信等渠道傳了出去,在九泉上流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

不過,版本流傳歸流傳,但是舞會現場的照片,卻一張也找不到。畢竟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有些東西可以傳,有些東西屬於忌諱,千萬不能亂傳!正是因為如此,大家對馮二爺的這個基友,充滿了好奇。

此時的蕭風,哪裡能夠想到,就因為他與馮老二的見面敘舊方式不同,而引起了諸多的猜測。

「馮老二,你現在活得很瀟洒,九泉市教父,呵呵,黑白通吃。」蕭風叼著煙,眯著眼睛,看著坐在對面的馮老二。

馮老二腆著肚子,叼著粗大的雪茄,略顯得意的搖搖頭:「沒什麼,混口飯吃。蕭風,你有四年沒回九泉了吧?」

「嗯,四年整吧。馮老二,幫我個忙,怎麼樣?」蕭風想了想,馮老二算得上是地頭蛇,父母的事情讓他幫忙,或許能夠快一點。

馮老二吞雲吐霧,坐直了身體:「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

「我這次回來,是想找到我的親生父母。你先別說話,聽我說完。我這次回九泉,只能待三個月時間。」隨即,他又把掛在胸前的玉墜,拿出來遞給馮老二。

馮老二仔細的打量著玉墜,最後從抽屜里找出相機,拍下了幾張照片,還給了蕭風。「嗯,我盡我最大的努力來幫你找父母,如果最後實在沒辦法,通過媒體運作一下,試試結果。」

蕭風笑了笑,重新戴回玉墜,點點頭:「嗯,我知道的。」

「那個,大龍還小,得罪了你,你也別往心裡去。」馮老二收起照片,忽然開口說道。

蕭風撇撇嘴,什麼叫還小,貌似比老子差不了幾月吧?「得了,既然他叫我一聲叔叔,我怎麼可能和他一般見識。何況,有你的面子放在這,我哪能真傷了他。」蕭風無所謂的笑著。

「那就好。」馮老二點點頭,也笑了起來。

兩人又聊了幾句,蕭風站了起來:「馮老二,我先走了,等有事電話聯繫吧。」說完,在馮氏父子的陪伴下,離開了舞會現場。

回到車中,許諾依舊感覺今晚彷彿是做夢一般,這馮老二和阿風竟然認識?想到什麼,忙盯著蕭風:「阿風,你告訴我實話,你和馮老二是什麼關係?」

蕭風一愣,有些搞不明白許諾話中的意思:「什麼什麼關係?當然是朋友了,忘年交。」

許諾得到了蕭風的親口回答,稍稍鬆了口氣,摸出手機,找出了微博,遞給蕭風:「你自己看看,呵呵。」

蕭風一看之下,不由得大怒:「我擦,『忘年基情,化妝舞會,火熱對對碰』?!這他媽誰胡說八道,竟然說老子和馮老二那頭肥豬有基情?」

許諾一直在觀察著蕭風的反應,見他是真的憤怒,終於徹底的放下心來了。接過蕭風遞迴來的手機,微笑著:「清者自清,你又何必生氣呢。」

蕭風撇撇嘴,想到自己和馮老二脫光光在床上滾床單,不由得打了個哆嗦,忙不敢再想,問道:「你去哪?我送你回去。」

「唉,回家吧,三天沒有回去了。」許諾眉頭皺著,嘆口氣說道。

「額,你三天不回家,難道是去……」蕭風若有所指的邪笑著。

許諾佯怒,指著蕭風:「你把我想成什麼女人了!這三天我都待在公司裡面!你以為我是你啊,流氓一個!」

「哎,我怎麼就流氓了!」蕭風不樂意了,這話誰都有資格說,就你許諾沒資格!如果老子真是流氓,那天晚上就把你吃了!

許諾見蕭風滿臉的委屈樣,氣也不打一處來:「不流氓?那天晚上,你是不是給我解開內衣了?哼,最後把內衣掛扣都搞錯了!你……」說到這,許諾猛地意識到什麼,臉刷的紅了,不敢再說話。

「……」蕭風臉上也儘是尷尬,那天解開罩罩了沒錯,但貌似扣子沒掛錯吧?

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各自想著心事兒,車裡沉悶中帶著一絲曖昧,那晚的情景一幕幕在腦海中翻滾。

這一翻滾不要緊,想到許諾那誘人的身姿和臉龐,還有高挺渾圓的**,小蕭風瞬間站了起來,又熱又漲。

許諾也不好過,那晚上蕭風壓在自己身上瘋狂親吻自己,撫摸自己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渾身也漸漸的發熱,一陣陣空虛濕潤。

「一隻綿羊四條腿,兩個眼睛一個嘴;兩個綿羊八條腿,四個眼睛兩張嘴……」蕭風嘟囔著,運用百試不爽的數綿羊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許諾見蕭風認真數綿羊的樣子,撲哧一聲笑了:「好了,別數了,數得我都快睡著了。」說著話,從自己隨身的包包中拿出一份合同,仔細的看了起來。

蕭風能數綿羊來轉移注意力,而許諾只能拿出合同神馬的,讓自己進入工作狀態,這樣就可以不去想其他的事情。這幾年,她都是如此做的。

「嗯?這是看什麼呢?」蕭風掃了眼合同,隨口問道。

許諾頭也不抬,翻看著合同:「哦,諾源集團旗下有個工廠,最近在招人。王峰今天遞上來一份文件,說招了一批日本人,過幾天就能上崗。」

蕭風聽了,忍不住笑了起來:「吆,一批日本人?咱們國家到底是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