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七十章乳波蕩漾

第七十章乳波蕩漾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坐在車裡,關掉播放的音樂,撥通了劉流的手機。

「喂?流氓,額?你幹嘛呢?不會是ml呢吧?」蕭風聽著那邊劉流『呼哧呼哧』的喘息聲,有些無奈。

劉流依舊氣喘如牛,斷斷續續的回答道:「額,阿,風,找我,找我什麼事,啊,哦~」

「……」蕭風忍不住瀑布汗,皺起了眉頭:「我說流氓,你能和我打完電話再做嗎?」

「兩,兩分鐘以,以後,我,啊,啊,打給你。」說完,那頭掛斷了手機。

蕭風舉著『嘟嘟』的手機,咬咬牙,模仿著劉流的聲音:「啊,完了,jj斷了!媽的,掛老子電話,老子詛咒你陽痿!」說完,把手機扔在了副駕駛座上。

果然,兩分鐘左右,電話響起:「喂?做利索了?不會有哦,啊的叫喚了吧?」

「媽的,蕭風,你大晚上給我打什麼電話?剛才電話一響,嚇得我差點陽痿,以為她老公找我呢。」劉流有些憤怒的說道。

「你這個畜生,又勾搭別人老婆?」蕭風有些無奈,流氓果然是流氓。

劉流聽到這話,不樂意了:「喂,什麼叫我勾搭別人老婆?!她老公讓我監視她,你還別說,真有姦情。最後我故意漏了個破綻,讓她發現了我。結果這妞主動說,讓我日幾回,別告訴她老公。咱不是有句古語嗎?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是吧?我一想,人家結婚也不容易的,我就不拆散他們了,對她老公來個善意的謊言吧。」

「你丫的錢拿到手了,人也搞了,還想怎麼樣?擦,媽的,老子和你討論這個幹嘛,今晚我找你,是給你個任務。」

「我就知道,你找我准沒好事兒,說吧。」

「這次絕對是好事,你幫我監視跟蹤一個人,我要得到他的任何時間段的信息。比如他幾點拉屎撒尿都要。事成之後,一百萬,干不幹?」蕭風笑著說道。

劉流一聽,來精神了:「一百萬人民幣嗎?如果是日幣或者韓幣,我是沒興趣的。」

「當然是人民幣。」

「目標是誰?做什麼工作的?」劉流很專業的問道。

蕭風笑了笑,暗道還真是報應不爽:「目標你認識,是許諾的老公,王峰。」

「啊?跟蹤他幹嘛?難道他也出軌了?」

「我操,劉流,你小子能不能理想放遠大點,別整天接些跟蹤娘們出軌的活!這次是正事兒,關係到好幾十條人命!」隨即,他把兒童案詳細的說了一遍,至於渡邊三郎的實驗,則是閉口不言。不是他不相信兄弟,而是沒有必要。把他卷進來,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劉流聽完蕭風的話,聲音嚴肅起來:「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一定做好。」

「ok,那我先掛了,回別墅睡覺去。」說完,蕭風掛斷電話,開車回到別墅。

蕭風緩緩駛進院子里,看著客廳還亮著燈,不由得愣了愣,現在可是將近十一點了,往常早就都熄燈睡覺去了。

停好車,打著哈欠,向著客廳走去。「怎麼還都沒……」『睡』字還沒出口,原本困得迷糊的眼睛立刻瞪圓了,目光投向沙發的位置。

難怪他瞪圓了眼睛,只見沙發上,三個美女都穿著睡衣,正捧著零食看電視呢。電視中,演得是『韓劇』,三個人一邊看,還一邊討論著,發表著自己的觀點。

讓蕭風忍不住內心騷動的是,天氣炎熱,現在的睡衣都是那種半透明的,眼神兒好點的,都能清晰的透過外表看本質。

火舞那丫頭,一身蕾絲邊真絲睡衣,長短齊臀,下面則是光溜溜的,渾圓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再加上她半躺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真絲睡衣更是向上滑動,小內內若隱若現,吸引著蕭風的眼球。

再看韓爽,似乎是剛剛洗完澡,頭髮上還帶著水珠,胸前一片濕潤,白色的睡衣變成透明裝,貼在胸前。兩顆紅色的凸起,透過白色睡衣,清晰的被蕭風納入眼底。

林琳則盤腿坐在另一張沙發上,由於視角問題,蕭風占不到任何的便宜,這讓他稍稍有些惱火。

「風哥回來了。」林琳最先發現蕭風,忙從沙發上下來,快步向著蕭風走來:「風哥,吃晚飯了沒?我去給你煮宵夜吃?」

蕭風低頭看著林琳,拍了拍她的腦袋,搖搖頭:「呵呵,吃完了。」剛準備挪動視線,卻目光猛地一亮。

林琳比蕭風矮一個頭,現在她站在蕭風面前,寬大的領口哪裡還能遮擋住裡面的無限春光。

「哇哦,真空的。」蕭風看著睡衣裡面深深的**,挺拔的胸部,還有巔峰上的粉紅色葡萄,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流氓,你看什麼呢!」忽然,一聲正義的喝聲響起,隨即一道黑影向著蕭風砸來。

蕭風伸手抓過飛來的抱枕,戀戀不捨的從林琳胸口收回,瞪著站在沙發上的韓爽:「我怎麼流氓了!小心我告你誹謗!

林琳臉色微紅,心臟砰砰跳著,原來風哥這又吃我的豆腐~真壞!

「我說三位美女,怎麼還不休息?」沒有春光可看,蕭風又泛起困來,打起了哈欠。

「我找你有事。」三個美女同時開口了。

「……」蕭風睡意瞬間又消失不見,雙眼放光的看著三人:「都找我有事兒?什麼事?需要回房間談嗎?」

韓爽瞪著蕭風,不由得心裡氣悶。原本看他今天白天的表現,對他微微改觀,可是當他猥瑣的目光不斷掃著自己胸部時,好感瞬間又消失不見,重新變成了重度懷疑對象。

「蕭風,我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