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七十一章戲劇性的偶遇

第七十一章戲劇性的偶遇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山雨欲來風滿樓,九泉的天,正在悄然的發生著變化。

「王哥,機場等地方,都安排好了?如果發現了渡邊三郎,能監視就監視,一旦被發現,那就殺無赦!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啟動陰謀!」蕭風聲音低沉,滿臉的嚴肅。

老王腆著肚子,臉色認真異常:「嗯,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對了,給。」說著話,拿出一個無線耳機,遞給蕭風。「這是頻道耳機,一共三個頻道。」

蕭風接過來,隨便看了眼,收在了兜里。「日資企業查的怎麼樣了?」

「還剩下三家,分別是友好集團,中日集團,富士集團,其他的已經排除掉了。」老王拿出三份資料,遞給蕭風。

蕭風詳細的看了一番,點點頭:「還有二驢的位置,抓緊時間找出來,打掉他們!」

「這個倒是有點眉目了,好像他們藏身於南郊。」

蕭風眯了眯眼睛,忽然嘴角翹起,陰險地笑道:「藏在南郊好啊,呵呵,趕緊確定位置。」

兩個人聊完工作,開始閑聊起來。

「王哥,你找得那個妞呢?我怎麼沒看到?」蕭風左右看了看,問道。

老王笑了笑:「純純嗎?基本的紀律我是知道的,我們談事情又怎麼能讓她在。我在對面還開了一間房,估計在房裡玩電腦呢。」

蕭風笑了笑,隨便聊了幾句,站起來:「好了,我去機場等地方轉轉,你坐鎮賓館吧。有什麼消息,隨時和我聯繫。」說完,就準備離開。

老王點點頭:「好,隨時保持通話聯繫。」一路把蕭風送出了賓館。

蕭風坐在車裡,拿出老王給自己的耳機,出於一種本能的小心,把耳機詳細的檢查了一番,這才戴在了耳朵里。

第一站,九泉國際機場。

蕭風臉上卡著大墨鏡,嘴裡叼著棒棒糖,如鷹般的目光向著四下看去。「渡邊三郎,你最好不要讓老子等一天,要不然老子我抓住你的時候,一定抽筋剝皮挖心!」

坐了短短五分鐘,蕭風就發現了不下二十個國安局的特工徘徊在機場各個角落中,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人。

「霹靂咔嚓。」忽然,一陣快門聲響起,閃光燈閃爍,對著蕭風就是猛拍。

蕭風一愣,隨即大怒,把手裡的棒棒糖當做武器,抖手射了出去,同時身體緊隨其後,捏住了對方的手腕。

「哎呦。」來人慘叫一聲,只感覺膝蓋一痛,撲通一聲單腿跪在了地上。剛準備解釋什麼,手腕上又是一痛,相機已經被奪走。

「別動手,我是記者,記者!」來人忙叫道。

蕭風皺眉:「記者?」目光掃向四周,見已經引起了注意,忙鬆了松他的手腕,低聲問道:「說,為什麼拍我?」

「我,我看你戴著大墨鏡,以為是哪個明星呢。哎呦,你先鬆開我呀。」來人也不敢大聲嚷嚷,忙說道。

蕭風心裡暗罵,看來自己是遇到了傳說中的狗仔隊了!這些人整天他媽的沒事兒干就蹲在機場琢磨著怎麼爆小料,或者拍明星隱私神馬的。蕭風打心眼裡鄙視他們,有這閑工夫,想想怎麼拯救地球不行么?

蕭風沒有鬆開,而是單手打開相機,開始翻裡面的照片。還別說,裡面真有料。比如神馬黃小明啊,林欣如啊,甚至還有牛逼大導張一謀的。

「你小子行啊,**了這麼多照片。」蕭風緩緩鬆開狗仔,邪笑著說道。狗仔吃飯的傢伙捏在自己手裡呢,也不怕他跑了。

狗仔揉著手腕,打量了幾眼蕭風,有些垂頭喪氣,暗道虧了虧了,原本以為是個明星搞低調呢,結果明星沒拍著,還被倒霉的抓住了。

「那個,大哥,能把相機還我嗎?」狗仔指著相機,陪著笑臉說道。

蕭風正翻著照片呢,聽到這話頭也不抬:「哎,你可別叫我大哥,看你那老臉,最少比我大十歲。」

「我今年才二十二。」狗仔訕笑著,撓了撓頭髮。

「……」蕭風聽到這話,抬頭又仔細打量了幾眼,嘿嘿笑道:「吆,小模樣長得挺成熟啊。」

狗仔見蕭風笑了,忙再提相機的事情:「大哥,我就指著這東西吃飯呢,還我唄。」

蕭風撇撇嘴:「著什麼急?來,先旁邊坐著,我先看看裡面的帥哥美女。」說著,不再理狗仔,繼續翻看。

狗仔沒辦法,只能陪坐在一旁,堆積著笑臉:「得,大哥,你看你看。」

「哎,狗仔,這張照片什麼時候拍的?」蕭風指著一張照片,開口問道。

狗仔忙湊過頭,笑了笑:「大哥,你還是叫我『吳禱言』吧。」

「吳導演?我擦,你還是導演?」蕭風一愣,再次打量起狗仔,難道現在導演都蹲在機場了?

吳禱言臉色尷尬的解釋著:「不是的,不是吳導演,是吳禱言,祈禱的禱,言語的言。」從小到大,他為了這名字沒少難堪。以前上學那會還湊合,現在也算是圈內的人了,出去一說自己叫吳禱言,走哪哪一片譏笑。

「……」蕭風盯著吳禱言,良久撲哧一聲笑了:「這名字好,霸氣!呵呵。哎,這不是那個艷.照門的陳管希嗎?這摟著的是哪個娘們?」

吳禱言看了眼,嘿笑著:「這是七天前,陳大神來九泉時我**下的呢。這個娘們據說是他的新女朋友吧。」

「呵呵,陳管希,這哥們的名字就有問題,管希管希,所以怎麼也管不住老二,私生活糜爛啊。聽說這哥們最近混得挺慘,跑去賣衣服了。」蕭風戲謔著說道。

吳禱言敢說什麼,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