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七十六章警察與法醫

第七十六章警察與法醫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的暴怒,讓妖刀心中一顫,點點頭,向著幾個警察和法醫走去,妖異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幾個警察看到妖刀臉上的笑容,禁不住後退了幾步,心中升起一股恐慌感:「不要過來,要不然我們開槍了。」說著話,紛紛拔出了配槍,指向妖刀!

這時,張雪從床前站起來,指著警察和法醫問道:「他們打算幹什麼!」

蕭風收攏心中的怒氣,淡淡的說道:「他們要解剖你姐姐,方便他們查案。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打攪到你姐休息的。」

妖刀看著黑漆漆的槍口,冷笑幾聲:「國內的警察都是這麼討厭的嗎?」話落,身體詭異的消失,來到了幾個警察的身前,奪走了幾人的手槍。

警察大驚失色,身體剛想退後,卻感覺衣領被人揪住,隨即身體騰空而起,被扔出了靈堂。

短短一分鐘不到,警察和法醫全全部躺在門外慘叫了。有的警察拿出對講機,呼叫了總部支援這裡。

妖刀把玩著手裡的槍,撇撇嘴,隨手扔在了地上,嘟囔一句「這要是在國外直接殺了了事,用得著這麼麻煩嘛!」

蕭風看著門外的警察和法醫,想了想,給老王打去了電話:「老王,我在殯儀館,為什麼有警察和法醫來打擾純純?」

蕭風的聲音有些冷,並且稱呼再次變成了老王,這一切都代表著他內心的不滿。

老王人精一樣,哪裡聽不出來,忙說道:「我馬上過去看看。」

蕭風不等老王再說什麼,掛斷了電話,沖著妖刀和火焰女:「守住門口,不許讓警察進來。」

妖刀和火焰女點點頭,去執行蕭風的話了。

「張雪」蕭風從兜里摸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這是你姐姐臨走前,讓我交給你的東西,她讓你努力學習,好好做人。」張雪抬頭看這蕭風,臉色較之剛才已經平靜了很多「我姐是怎麼死的?」

「槍殺,被壞人用槍打死了。」

「那你是好人么?」張雪忽然露出冷笑,緊盯著蕭風.

難怪張雪會生疑,自己姐姐無緣無故怎麼會被槍殺,這個從未見過的姐夫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姐姐的死會不會跟他有關係?

蕭風看著張雪,有些語塞,良久緩緩搖頭:「我不是好人,但我會遵守我的諾言,去照顧好你。」

「不用了,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的。」張雪搖搖頭,蹲下去,捧著姐姐的臉:「姐,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蕭風剛準備說什麼,外面已經響起一片的警笛聲。蕭風看了純純的屍體一眼,向著靈堂外面走去:「妖刀,你們兩個保護好屍體和張雪,不要讓任何人碰她們。」

「風哥,這裡有火焰女就足夠了,我陪你一起吧。」妖刀說道。畢竟,此時有日本人想要對風哥不利,他不得不小心。

蕭風想了想,最終點點頭:「那也好,火焰女,你留下吧。妖刀,我們出去看看。」

妖刀點點頭,對著火焰女打了個眼色,跟在蕭風的身後,向著靈堂外走去。

「舉起手來!!」外面的警察看到靈堂中走出來兩個人,紛紛舉起槍大聲道。

「蕭風?怎麼是你?」忽然,一個驚訝的聲音響起。

蕭風循著聲音向著那裡看去,原來是刑警隊的小江。蕭風沖著他點點頭:「這次是誰領隊?」

「是我。」禿頂大隊長滿臉威嚴,如鷹般銳利的眼神,直射蕭風。「怎麼又是你在鬧事?」

蕭風沖著他點點頭:「不是我在鬧事,而是你們在鬧事!死者為大,你們為什麼還要過來打擾?」

「這是破案的必要程序,這個命令是省廳親自下的。」大隊長冷聲說道。

「蕭老弟,我來了。」這時候,老王從外面推開警察,走了進來,沖著蕭風點點頭。

蕭風看了老王一眼:「老王,我希望你能處理好。」說完,轉頭就要離開。

「王處長是吧?這是省公安廳下達的文件,讓我們解剖屍體,三天之內必須破案。」大隊長拿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老王。

蕭風冷笑,難怪敢過來得瑟,原來是奉旨查案啊!

老王仔細的看了一遍,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情。這份文件是省公安廳廳長親自下達的文件,老王雖然能無視這份文件,但說不得就要與省公安廳撕破臉皮,得罪諸多的高官。

「這個,蕭老弟,這是李廳長親自下達的文件,有些難辦呀。」老王訕笑著,低聲對蕭風說道。

蕭風看著老王,忽然冷笑起來:「老王,你是不是覺得,為了個女人不值得和省公安廳交惡?」

老王被點破了心思,老臉紅了一下:「這個……」

「好,你不管,那這件事情我來處理。」說話間,蕭風摸出手機,找出了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電話接通,蕭風走到一旁,沖著裡面說了幾句什麼後,掛斷電話,冷笑著,轉身走進了靈堂。

老王看著蕭風的背影,嘆口氣,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雖然他不知道蕭風給誰打得電話,但是省公安廳廳長的命令,即使公安部的副部長,也得給幾分面子啊,不能說給取消了就取消了。

「王處長,你看我們?」大隊長看著老王,開口問道。

老王念頭電轉,看樣子蕭風是打定主意不允許別人碰純純的屍體了。自己怎麼辦?掃了李廳長的面子?那以後恐怕徹底撕破臉皮了。

老王這裡正猶豫呢,大隊長的手機響了起來:「喂?是,好,我們馬上回去,好。」掛斷手機後,大隊長有些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