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七十八章借刀殺人

第七十八章借刀殺人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叼著煙,眼睛鎖住手持槍械的魁梧大漢,冷冷一笑:「二驢,我會用酷刑,好好陪你玩玩的。」

當他知道二驢藏身南郊後,蕭風就打了注意,怎麼樣在最小的傷亡下,滅掉這個罪大惡極的拐賣兒童團伙。

道上現在最熱鬧的,無非就是尋找搶食野狗了。既然他們每天都在找滅掉五湖幫的野狗,蕭風想了想,乾脆就稱了他們的意吧。

反正野狗是永遠不會出現了,看道上兄弟們那麼熱心得找,怎麼好意思讓他們失望呢?所以,蕭風安排了今晚的『借刀殺人』。

除了二驢,估計這些道上的熱心老大是最冤的,今晚他們全部被蒙在鼓裡,給蕭風當槍使喚。

「你們是誰?」二驢舉著手裡的槍,指著下面停住腳步的眾多小弟,強忍著膽戰心驚,大喝道。

「王八蛋,敢來九泉搶食吃?也不問問我們九泉道上的兄弟!別和他廢話,他就一把槍,我們殺了他。」張羽站在某個角落裡大聲叫道。

「殺了野狗,殺了野狗。」小弟們紛紛大喝道,舉著各自的武器,緩緩向著二驢走去。

二驢滿臉的冷汗,雖然沒聽明白什麼野狗不野狗,但他也知道,自己這是被人黑了!「兄弟們,跑!」二驢大喝一聲,轉身就要跑。

「想走?問過我了沒有?」忽然,戲謔的聲音在二驢耳邊響起,隨即一個寒冷如冰的手,按在了二驢的脖子上。

二驢被捏住脖子,感受到這隻手的寒冷,不由得心中一顫,臉色大變。來不及多想,身體猛地暴退,手裡的槍對著前方,『啪啪』就是幾槍。

妖刀看著二驢的眼神,猶如貓看老鼠般,緊隨其後,再次把手按在了他的喉嚨處:「如果你再敢動,我捏碎你的喉嚨。」

二驢雙腿打起擺子,忍不住求饒道:「大哥,你們是什麼人?不知道我怎麼得罪各位大哥的?」

「我們老大想見你而已。」妖刀邪笑著,伸手砸在二驢的腦袋上,讓其暈過去後,抓著他的脖領,向著蕭風所在的位置走去。

「野狗的老大被抓了,殺了他們。」張羽適時的又喊了一聲。

隨著張羽的喊聲,現場瞬間混亂起來。近千小弟洶湧而上,直接把二驢團伙的幾十人給剁成了肉醬。

妖刀提著二驢,來到蕭風面前,隨手扔在了地上:「風哥,完成任務。」

蕭風點點頭:「該進行第二項了,呵呵。」

妖刀沒有說話,從牆腳拖出一個麻袋,扛著麻袋,迅速的隱入黑夜,撲進了農莊的別墅里。

蕭風緩緩蹲下,仔細的打量著二驢,魁梧的臉上有一道駭人的刀疤,出去走路估計能嚇哭幾個小朋友。

蕭風點上一支煙,狠狠地吸了一口,燃燒的火紅煙頭,按在了二驢的臉上,一陣燒焦味道傳出,飄蕩在空中。

臉上的劇痛讓二驢瞬間清醒過來,抬手就要扣動扳機,卻發現手裡已經沒有了槍。「你是誰?」二驢緩緩從地上爬起來,瞪著蕭風。

「二驢,你是個聰明人,呵呵,回頭看看你那些兄弟吧,他們現在都成了肉醬,直接可以包餃子吃了。你如果不想變成肉醬,那就回答我的問題。」蕭風直奔主題。

二驢捂著臉上的燙傷,咬咬牙:「我認栽,你問吧。」

「那批孩子,在哪?」蕭風看著二驢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二驢心中一驚,臉色不經意的變了變:「你是為了那批孩子來的?」

蕭風把二驢的表情變化全部納入眼底,點點頭:「沒錯,我是為了孩子來的。」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放了我。」二驢眼珠子轉了轉,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蕭風輕蔑的笑了:「放了你?我想你搞錯你我的位置了吧?現在是你落在我手裡,你有資格提要求嗎?你不用說,我也知道,那批孩子你交給了日本人,對不對?」

「香蕉是你殺的?!」二驢聽到這話,忽然意識到什麼,猛地瞪起眼睛。

蕭風坦然的點點頭:「沒錯,除了他,還有那個叫小野的日本人,都是我殺的。告訴我,他們要那批孩子幹什麼?!」

二驢咬咬牙:「你不放了我,我死也不會說的。」

「好,既然你想要受盡酷刑再說,那我很樂意為你服務。哦,忘了給你看樣東西,呵呵。」說著話,從兜里掏出一張皮質東西,扔了過去。

二驢皺了皺眉頭,接過了皮質東西,打開一看,臉色大變,驚叫一聲,扔掉了手中的皮質面具。「你,你把香蕉的臉皮扒下來了?」說著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中已經儘是恐懼。

「恭喜你,答對了。他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所以我就扒了他的皮。」蕭風如同惡魔般笑了。

二驢目光落在地上的人皮面具上,退下一軟,差點跪下。猶豫一番,最終認慫的點點頭:「我說,日本人要用那批孩子,來做初步實驗體。」

「咔吧」一聲,蕭風雙拳握在一起,因用力而骨節發出聲響。他的臉色陰沉下來,閃過一絲痛色:「實驗體?」

二驢身體哆嗦一下,忙道:「日本人說,這種實驗室不致命的,所以我才賣給他們的。」

「不致命?」蕭風看著二驢,真想把他現在就千刀萬剮!「很好!!!那批孩子現在在哪,知道嗎?」

二驢搖搖頭:「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和我交易的那個日本人。」

「他叫什麼名字?住在什麼地方?」蕭風冷聲問道。

「他叫……」二驢剛準備說話,只見腦袋發出『啪』的一聲,鮮血伴隨著腦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