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八十一章解毒血清

第八十一章解毒血清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坐在椅子上,眼睛盯著放在中堂桌上的兩盒透明玻璃狀物,深紅色的藥液,顯得格外的奪目,猶如紅瑪瑙般。

「老傢伙,這就是解毒血清?」蕭風抬起頭,臉上洋溢著興奮。

荊老壓抑著興奮,點點頭:「沒錯,這就是你需要的解毒血清。這是我們中國唯一的兩盒,朱老發話,全部給你空運了過來。」

蕭風笑了:「朱老有心了。」隨即,低頭捧起兩盒解毒血清,嘴巴咧的更大。只要注射了血清,那自己就能恢復往常的實力!只要恢復了實力,什麼渡邊三郎渡邊四郎的,算個球啊,都是小癟三!

「老傢伙,這玩意怎麼用?」蕭風有些迫不及待了。

荊老笑了笑:「下面有注射器,注射在肌肉中就可以。據研究人員稱,這種藥物在十分鐘左右,就會產生作用。」

蕭風打開盒子,下面果然有兩枚玻璃透明注射器,拿起來:「老傢伙,這玩意沒什麼副作用吧?」

如果說打了這玩意力量和敏捷回升了,人變傻了,那他打死也不會打的。就算人不傻,但jj陽痿了,那也不能被他所接受。扯淡,一個大老爺們陽痿了,還好意思出門跟美女聊天嗎?又怎麼能對得起別墅里那幾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們呢。

「應該沒問題,他們做過臨床驗證,沒出現什麼意外。」荊老想了想說道。

蕭風放下心來:「那就成,呵呵,只要不把我打傻了和變陽痿了,怎麼著都成!」說著,拿起注射器,手法熟練的消毒,抽取血清。

「看來這幾年你在外面,沒少學東西啊。」荊老看著蕭風嫻熟的手法,忍不住笑道。

蕭風抬頭看了眼荊老,淡淡的笑著:「戰場上,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多受幾次傷,自然就學會了。」說完,手指輕推,紅色的血清自針頭中噴射。

「老傢伙,我要注射了。」蕭風臉色嚴肅起來,雖然說經過臨床驗證,但這些東西,會根據個人體質不同而發生各種變化,所以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冒險一試了。

荊老同樣滿臉嚴肅的點點頭:「嗯,你注射吧,我在旁邊看著。」

「呵呵,別那麼緊張,是生是死diao朝上,沒什麼大不了的。」蕭風見荊老比自己還緊張,忍不住寬慰他說道。

荊老不高興了,一個響頭砸過來:「胡說什麼呢,一定會成功的。」

蕭風右手拿著注射器,輕輕的扎入了左胳膊的肌肉中,緩緩推進。「老傢伙,這血清是什麼時候研製的?」

「三年前了,不過國內一直沒用上。」荊老隨口答道。

蕭風聽到這話,手一哆嗦,一下子把血清全部推進了肌肉里。「我擦,三年前的了?沒過期吧?」蕭風腦門上儘是黑線。

荊老訕笑著:「應該沒事,那個科研人員說,這種血清可以保存五年左右。」

蕭風鬆了口氣,把手裡的注射器放在了桌子上:「打一瓶血清還是兩瓶?」

荊老想了想:「暫時先一瓶吧,看看什麼效果。如果效果不夠,再加一劑。」

蕭風點點頭,不說話了,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等待著,同時仔細的感受著身體內部的變化。

荊老更是緊張,眼睛瞪得溜圓,盯著蕭風的臉,看他有什麼異樣反應沒有。

五分鐘過去了,蕭風攤攤手,表示沒什麼問題。十分鐘過去了,蕭風有點昏昏欲睡了。

「怎麼了?阿風,打了這個血清,想要睡覺嗎?」荊老見打盹的蕭風,忙問道。

蕭風搖搖頭:「不是,昨晚沒休息好,坐的時間太久,所以想要睡覺了。沒事,正常反應,你大半夜不睡覺,第二天也犯困。」

「……」荊老有些無語的瞪著蕭風,苦苦忍住上去狠狠抽他的衝動。關鍵時候,你說你困什麼困!嚇得他還以為是有什麼不良反應呢。

十五分鐘過去了,蕭風站起來,伸了伸腿,有些無奈:「我說老傢伙,這不是逗我玩吧?什麼毛反應都沒有,哪怕來點副作用也能讓我高興高興啊。」

荊老也皺起了眉頭,想了良久也沒想明白,拿出衛星電話,播出了一個號碼:「喂,小王啊,那個血清怎麼沒有作用?什麼?飯後半小時打效果最好?好,那先掛了。」

蕭風忍不住擦了把冷汗:「老傢伙,這是誰啊?那個研究人員?我擦,他以為吃感冒藥呢?還他媽飯後半小時?扯淡嘛這不是?」

荊老撇撇嘴:「別那麼多屁話,人家怎麼說你就怎麼做,我去給你找點食物吃,一會再打另一劑血清。還好,剛才沒有把兩瓶一起打進去。」說完,快步離開了。

蕭風嘆口氣,媽的,這真是他媽的能用『操蛋』二字形容了!

幾分鐘後,蕭風隨便吃了點東西,墊吧了一下後,終於熬過半小時,把第二瓶血清又推進了身體里。

「有什麼反應?」荊老忙問道。

蕭風把注射器拔出體內,忍不住叫道:「大哥,這才剛打進去,就是神葯,它也不能立刻就見效啊。」

荊老尷尬的訕笑著,點點頭,靜靜的等待著。

五分鐘左右,蕭風皺起了眉頭,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媽的,肚子好疼!」

荊老嚇了一跳,忙再次播出號碼:「小王,他現在肚子疼,怎麼回事?哦,正常反應是吧?那好,那好。」

「阿風,這是正常反應,沒事的。」荊老安慰著蕭風。

蕭風咬咬牙,忍住疼痛:「我說老傢伙,朱老也太摳門了吧?把血清空運過來了,就不能把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