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八十六章許諾要離婚

第八十六章許諾要離婚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舉著手機,聽到劉流的話後,臉上的表情瞬間精彩之極!一腳踩在剎車上,別克車停下:「王峰要殺我?為毛?難道因為我上次把他塞馬桶里了?擦,心眼這麼小?」

「這我不知道!你趕緊躲躲,他這次找的可是悍匪,國際逃犯!六個人呢!」劉流大聲喊道。

蕭風無奈了,回想一下剛才,自己貌似是殺了六個人。「額。」蕭風無奈的苦笑:「奶奶的,你剛才怎麼不給我打電話讓我躲躲?現在不用躲了。」

「我給你打了幾十個電話了!你一直都不接!怎麼,你遇到他們了?趕緊跑啊!」劉流急了。

蕭風撇撇嘴:「媽的,剛才就遇到了,剛把他們解決。好了,先不說了,警察越來越近,我現在得跑了,別讓警察把我逮了。」說完,掛斷電話。一翻看手機,四十二個未接來電!不過蕭風又有些奇怪了,這劉流是怎麼知道王峰要殺自己的?

「看來,需要找許諾談談了。」蕭風重新發動起車,迅速的離開胡同,專門挑小路走,進入南城後,一路殺向地獄火。

來到地獄火,直接找到張羽:「小羽子,我給你把車送回來了。」

「額,你怎麼這麼好心,把車給我送回來了?」張羽有些驚訝,真不知道風哥到底有什麼毛病,一法拉利ff扔在家裡,卻喜歡開自己的破別克。

蕭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個,你的車出了點毛病,等你有時間送汽修廠修一下。對了,看到阿天了嗎?我得用一下他小子的奧迪a4。」

「大哥,你法拉利放在家生小的?」張羽白了蕭風一眼。

「給,這是法拉利鑰匙,隨時去開著玩。」蕭風甩出一串鑰匙,嘟囔著:「媽的,法拉利開夠了,等著哪天處理了去。用賣了法拉利的錢買三十輛qq開著,一月三十天,一天換一個色的,那多牛逼。」

「……」張羽無語了,接過鑰匙仔細的看了一番,確定是法拉利的車鑰匙後:「得,等你準備處理的時候,隨時給我打電話,我買了。」

「擦,咱兄弟倆說啥買不買,想開隨時開,送你都行。」蕭風滿不在乎的說道。

張羽豎起拇指:「牛逼,到底是財大氣粗,看你這麼夠意思,給,阿天a4的鑰匙,車在車庫呢,你開走吧。」

「哦,那我先走了。」蕭風接過鑰匙,掉頭就走,心裡卻暗笑,小子,估計你看到你別克的時候都得哭!

張羽一路把蕭風送出了地獄火,見蕭風走了後,尋思著別克車出毛病了,那別等了,送大修廠去吧。

等到來到後院一看,立刻傻了,這還是自己的車嗎?只見車前機蓋子冒著青煙,車上的玻璃全部都碎了,車後尾的地方被撞得凹陷進去,上面布滿了彈孔。

張羽再仔細一看,有幾個彈孔距離油箱的位置僅幾厘米的位置,萬一子彈打進油箱,那後果不堪設想!「風哥,風哥剛才開著車幹嘛去了?去非洲戰場了?」張羽愣在那裡,額頭冒出了冷汗。

良久,他忽然意識到什麼,忙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上帝啊,你保佑阿天那小子的a4別報廢吧!」隨即對著自己的別克車狠狠踹了一腳,都這雞.巴樣了,還送毛汽修廠啊,找幾個小弟過來悶聲砸了賣廢鐵得了,別拿出去惹禍了!萬一被警方發現這麼一輛車,那又是大簍子!

先不說張羽如何處理報廢車輛,且看蕭風開著阿天的奧迪a4,踩著油門,不斷的點頭:「嗯,這a4配置還不錯,雖然不如法拉利,但比別克車強多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別克車那麼扛撞啊!」

開車a4,一路直奔諾源集團而去。剛經過殺手刺激的蕭風,在門口停下車,左右看了看,生怕再冒出幾個殺手,出來干自己!阿天這a4剛買沒兩月,自己如果給他報廢了,估計這小子心疼的ml時都得陽痿早泄!

坐在車裡,給許諾打了個電話,幾分鐘後,一身公職裝的許諾從裡面走了出來,四下打量了幾眼,沒有發現蕭風。

蕭風按了按喇叭,滑下車窗,叫道:「許諾姐,這呢。」

許諾看了眼a4,有些疑惑,上次他不是還開了輛別克嗎?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你怎麼不上去?」

蕭風沒有回答,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幾眼許諾,吧嗒吧嗒嘴,發出『漬漬』的聲音。這美女就是美女,穿什麼樣的衣服,那就有什麼樣的氣質!

許諾見蕭風不斷的打量著自己,疑惑的問道:「怎麼了,阿風?看什麼呢?」

「嘿,看美女呢。」蕭風隨口誇了一句。

「你呀你,沒點正經!」許諾白了蕭風一眼,又問道:「你怎麼不上去找我?」

蕭風聽到這話,心裡暗自嘀咕,我他媽哪敢啊,讓王峰再撞上我,說不得又得派六十個殺手來殺我!想歸這麼想,蕭風還真沒把王峰放在眼裡。

「呵呵,我是來找許諾姐數綿羊的,上面人那麼都,多不方便。」蕭風戲謔的笑著。

許諾聽著蕭風的話,想到那天晚上的『數綿羊』,臉色禁不住一紅,低聲道:「數什麼綿羊!」

「嘿……」蕭風看著臉色紅潤的許諾,一時間有些呆了,坐在那裡傻笑著。

「你怎麼了?」許諾被蕭風看的有些發毛,今天的蕭風似乎有點不正常啊。

蕭風經許諾這麼一提醒,忙清醒過來,心裡暗道,奶奶的,王峰你找殺手干老子,惹老子真怒了,老子就干你老婆!想到這裡,邪笑著:「沒什麼,我忽然想起了某天晚上,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