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九十一章狼牙?NO!

第九十一章狼牙?NO!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窗外的天色漸漸黑了下來。

蕭風揉了揉乾澀的眼睛,用力的抻了個懶腰。看了眼電腦屏幕右下角的時間,已經七點二十分。

關上電腦,蕭風站起來打開衣櫃,找出了一件黑色t恤換上,畢竟今晚去埋伏拯救孩子,穿著白襯衣是不明智的。

從後腰上拔出左輪手槍,在手裡打了個轉,擺出轉輪,看了眼裡面六顆橙黃色的子彈,蕭風嘴角翹了起來。

一個合格的槍手,都會仔細檢驗自己攜帶的槍支。蕭風見槍沒問題後,再次插回了後腰,點上支煙,抓著手機,離開了別墅。

一路來到賓館,老王和王助理此時也都準備妥當,三人沒什麼廢話,開車直奔九泉市公安局。

來到警局,李南早已經派秘書等候在門口,引著三人來到了局長辦公室。

蕭風來到辦公室,一眼就注意到李南辦公室上的箱子,眼中閃過疑惑的光芒。

「老王,你們來了。嗯?蕭風?你怎麼也來了?」李南笑著沖老王打個招呼,當他目光看向蕭風時,不由得一愣。

蕭風笑了笑:「嗯,我現在是王哥的助理,呵呵,當然要跟著來了。」

老王在旁邊點點頭:「嗯,蕭老弟今天是我的助理,老李,你這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一切都準備好,特警全部原地待命,隨時出發!給,老王,這是給你和王助理準備的槍械,畢竟今晚危險係數太大,帶在身上能防身。至於蕭風,我沒想到他能來,沒有給他準備,我現在就叫人去準備吧。」李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王助理倒是很會做人,忙沖著李南說道:「李局長,我不會用槍,所以槍就給蕭先生吧。呵呵,放在我手裡也沒什麼用處。」

蕭風看了眼王助理,也不矯情,點點頭:「多謝王助理了。」說著,走到箱子旁邊,從裡面摸出一把92式手槍。

「92式,呵呵,還不錯。」蕭風熟練的退下彈夾,看了眼彈夾的壓彈情況,隨後拉動槍筒試了試感覺,滿意的點點頭。

老王出身國安七局,自然對於槍械不陌生。他也拿起一把槍,裝了兩個彈夾,放在了身上。今晚那麼多特警在,他應該是沒有動槍的機會,所以也就意思意思而已。

一切安排妥當,李南帶著三人出了辦公室,向著特警集合的地方走去。

來到特警集訓地,蕭風眼睛環視一圈,略有些滿意的點點頭。無論從哪方面,特警的素質都要強過普通的警察。

市局對於今天晚上的行動看來極為重視,動用了三輛特警車,三輛輕型裝甲車,除此之外,輕機槍,卡賓槍,狙擊步槍還有煙霧彈催淚彈等一應俱全。

「這要是放在香港,就是鼎鼎大名的『飛虎隊』啊。」蕭風看著一百多名特警,忍不住對老王開著玩笑。

老王點點頭:「香港的飛虎隊作戰能力很強,不知道這些特警,又有幾分本事。」

「報告,我們不會比飛虎隊差!」忽然,站在最前排左首位置的特警,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滿臉不服氣的大聲吼道。

他這一動作,把老王倒是嚇了一跳。自己不過是隨口那麼一說,這還真有較真的?

「雲霆飛!歸隊!」特警隊長臉色一變,大喝一聲。

「是!」年輕的特警瞪了老王一眼,身體後退歸隊。

老王臉色有些不好看,一個小小的特警都敢這樣,比當眾打他耳光的難堪度也差不了多少。

李南忙沖著特警隊長打眼色,隨即笑著對老王說道:「老王,別介意,小夥子年輕氣盛不懂事兒。」

「是么?年輕氣盛?」老王冷笑連連。

「雲霆飛!」

「到!」

「出去給王處長道歉!」特警隊長大聲吼道。

雲霆飛咬咬牙,向前跨步走:「報告,我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道歉!」

「服從命令!」特警隊長站在雲霆飛面前,怒喝道。

老王捏了捏拳頭,眯起眼睛,殺機一閃而逝。憑他堂堂國安局處長,現在被一個特警當眾掃了面子,又怎麼能忍受的下去。一個特警在他眼裡,不過是螻蟻一般。

「雲霆飛,如果你不服從命令,那可以不用當特警了!」李南觸及到老王眼睛中的殺機,不由得著急道。

這個雲霆飛是特警戰隊中最優秀的特警,萬一因為得罪了老王,那……李南不敢想下去了。

雲霆飛聽到李南這麼說,胸膛一起一伏,咬咬牙:「王處長,我剛才的話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想說,我們大陸的特警戰隊,不比香港的飛虎隊差一點!」

老王冷笑:「是么?」

「小子,我很欣賞你。」一直站在旁邊的蕭風,忽然走到雲霆飛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的說道。

雲霆飛目不斜視,直視前方,沒有答蕭風的話。

「以前應該是特種兵吧?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特種兵的影子。」蕭風湊在雲霆飛耳邊,輕聲道。

雲霆飛目光一閃,忍不住瞥了蕭風一眼,不過還是沒有說話。

「王哥,算了,給我一個面子,怎麼樣?一個特警而已,犯不著和他生氣。要是你不解氣,來,踹我幾腳也成。」蕭風笑著對老王說道。

老王見蕭風開口了,勉強露出笑容:「呵呵,好,今天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和他計較了。老李,迅速集合吧,救孩子要緊。」

李南鬆了口氣,沖著蕭風感激的笑了笑。不過,如果他知道蕭風起了挖牆腳的心思,不知道他還會不會笑得出來。

「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