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零三章以身相許

第一百零三章以身相許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學校操場角落,一間廢棄的體育器材室,搖曳著昏黃的燈光。

「風哥,默哥!」守在門口的兩個天門小弟,恭敬的打著招呼。

蕭風掏出香煙,派出兩根香煙,探手拿出火機。「來,哥們,點上。」

兩個小弟受寵若驚,忙彎腰湊近火苗,點上香煙,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兩個人互相看了眼,眼睛中儘是得意。媽的,風哥給咱親自點煙,多有面子?怎麼著也能吹噓半月了。

「人在裡面沒事吧?」蕭風給林默和自己點上後,笑問道。

小弟忙搖搖頭:「放心吧,老實兒著呢!風哥,這日本人不殺了,留著回來幹嘛啊。」

「呵呵,哥們,日本人輕易不要殺!慢慢折磨,才夠味!走吧,別在外面站著了,進去看看吧。」蕭風說著話,推開門走了進去。

昏黃的燈光搖曳著,猶如恐怖電影中的環境布置,讓人後背忍不住冒著冷汗。

器材室不大,最惹眼的當屬綁在一根柱子上的野村浩二。在其兩條胳膊位置,用繩子和掛鉤掛著兩個啞鈴片,懸在空中,增加了重力,讓他臉上儘是痛苦的表情。

「蕭風,你放開我!」野村浩二看到蕭風,身體掙扎一番,臉色猙獰的怒吼道。

蕭風皺了皺眉頭,指著兩個啞鈴片:「這是誰給他加上的?」

兩個小弟互相看看,紛紛向前一步,低著頭承認道:「我們自作主張加上的。」

蕭風笑了,上前幾步:「擦,這麼輕哪行?加就加這種!」說著,彎腰拿起最大的啞鈴片,掛在了掛鉤上。明顯的,野村浩二的胳膊明顯彎曲,骨節發出嘎嘣的聲音。

「啊!蕭風!我殺了你!」野村浩二慘叫著,咬牙切齒的瞪著蕭風。

蕭風拍了拍野村浩二的臉:「別他媽瞪眼扒皮的,老子從小不是嚇大的。」說著話,拳頭砸在野村浩二的肚子上:「野村浩二,現在是你落在我手裡,明白么?今晚我不虐待你,明天早上,希望你能老老實實告訴我,你為什麼來中國!」

「蕭風,有本事,你殺了我吧!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野村浩二怒罵道。

蕭風吐出一口煙圈,右手捏著香煙,吹了吹火紅的煙頭,湊近了野村浩二的臉:「呵呵,我知道你嘴硬,明天老子有的是時間陪你玩!」話落,手裡的香煙按在野村浩二的額頭上。

「啊~~~」野村浩二慘叫著,身體劇烈的掙扎著,啞鈴片叮叮噹噹的相撞,發出脆響。

蕭風扔掉熄滅的煙頭,四下看了看:「哎,給我找塊抹布來,堵上他的嘴巴。」

右側的小弟忙說道:「風哥,交給我了。」說完,轉身出了器材室。幾秒鐘時間,小弟手裡拎著一團布走了回來:「風哥,給他堵上嘴巴么?」

「嗯,堵上。」蕭風打量了幾眼小弟手裡的布團,點點頭,指了指野村浩二。

小弟興奮的點點頭,直奔野村浩二而去:「小鬼子,你有福了!嘎嘎。」說著話,把布團塞進了野村浩二的嘴裡。

另一個小弟皺起眉頭:「我說,你從哪拿的布團?我怎麼看著有點眼熟啊?」

「嘿,你再看看,是什麼?」

「我擦,這不是你的內褲么?」另一個小弟眼睛瞪大,終於認出了這團布的本來面目。

小弟嘎嘎笑著:「沒錯,要不我怎麼說小鬼子有福了呢!老子這條內褲,穿一個多月了,始終沒捨得換換!我就覺得這內褲有大作用,看看,今天晚上愛國了吧?」

「……」蕭風有些無語了,大夏天的,一個月沒換洗的內褲,那得多有料啊~這小弟的口味,挺重啊~

再看野村浩二,喉嚨咕嚕咕嚕的上下滑動著,明顯受不了這味道,準備要吐了。

「小子,有前途!」蕭風拍了拍這位『犧牲小我內褲,成全愛國大義』的小弟,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很愛國,辛苦了,同志!」

「嘿。」小弟咧咧嘴,笑了。

蕭風回頭看了眼堵在野村浩二嘴裡的內褲,有些幸災樂禍,這老小子,今晚真是賺大了~

「看好他,我明天上午再來給他上刑。」蕭風拍了拍兩位小弟,和林默一起匆匆離開了器材室。

臨近宿舍的時候,林默忽然抬起頭:「救出的女孩當中,有個女孩說認識你,跟著我們一起回來了,在你宿舍呢。」

「啊?」蕭風愣了一下,隨即恍然,看來是小麗了。「嗯,我知道了。木頭,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的忙呢。」

林默點點頭,轉身向著自己宿舍走去。

蕭風站在自己宿舍門口,有些猶豫,這小麗不回家,跑這裡來幹嘛?不是要以身相許吧?貌似最近以身相許不流行了,她真要以身相許,我是接受呢?接受呢?還是接受呢?蕭風無限yy的想著。

難怪蕭風會胡思亂想,畢竟都半夜凌晨了,一妞跑爺們的宿舍,不發生點啥事,都對不起這月色~不過,蕭風從不自認為自己是下體思考的動物,神馬美女,都是浮雲~

蕭風抽了抽鼻子,推開門走了進去。打眼兒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小麗,頭髮濕漉漉的,好像是剛洗完澡的樣子。不過身上穿的,依舊是自己的那件t恤。

「你怎麼沒走?」蕭風隨手關上門,有些奇怪的問道。

小麗見蕭風回來了,向下扯了扯t恤,站起來點點頭:「你回來了,我在等你。」

「等我?幹嘛?如果是想要說謝謝,那就算了,舉手之勞而已。」蕭風撇撇嘴,給自己倒了杯水。

從心裡說,他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