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零四章別做了,疼~

第一百零四章別做了,疼~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春宵苦短,這話似乎有些道理。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兒,沒完沒了~乾柴烈火,熊熊燃燒了一整夜~

陽光,透過窗戶,射在了白花花的大床上。

小麗枕著手臂,一雙美目盯著蕭風,時不時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又時不時臉上湧現出一種痛苦,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女人的心思,總是看不透的。用默哥的話來說,那就是『女人胸前肉太厚,所以心思看不透』。

「你醒了。」小麗輕輕抬起頭,笑看著蕭風。

蕭風揉了揉朦朧的眼睛,隨口答應著,一頭栽進了小麗滾圓的雙峰中間,拱了拱:「小麗,昨晚你為什麼這麼做?」同時,抓奶手出動,按在了右峰上,輕輕揉捏著。

「沒有原因。」小麗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蕭風,感受著傳來的陣陣酥麻,忍不住扭動一下身軀。

蕭風嘴角翹起,似乎玩上癮了,手不規則的捏著,圓球在手裡變化著各種形狀。「小麗,哥昨晚強么?」

小麗聽到這話,微微皺眉,下體隱隱的痛楚傳來,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你很強。」

蕭風得意的笑了:「那是必須的!哥曾經有個外號,叫做一夜九次郎!昨天有點累,所以沒正常發揮,才六次而已。」

男人都有虛榮心,尤其是在這方面!你可以說他沒錢,說他沒勢,這些他們都可以忍受!但是,如果說他老二不行,那是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感到屈辱的!男人的尊嚴,不允許詆毀!

蕭風說著話,指尖輕輕的划過小麗的小腹,探向曲徑。

小麗目光觸及到蕭風胯下,以及感受著他的動作,心中一顫,做出可憐狀:「別做了,下面好疼的。」

「嘿嘿,那你求求我。」蕭風咧著嘴,得意的笑著。又有幾個男人,能把女人收拾的求饒?這是男人的資本,男人的驕傲!

小麗慌忙點頭,媚笑著:「爺,求求您,別做了,好不好?」

蕭風看著小麗的媚樣,心裡更是猶如貓抓一般,這絕對是個小妖精!幸好她沒出去坐台,要不然絕對九泉市的紅牌!

小麗看著蕭風的樣子,哪裡不知道他的感受,捂嘴輕笑,身體扭曲著,緩緩向著下面遊走而去,趴在了蕭風的胯下。

「唔~~小蹄子真夠騷的!」蕭風舒服的仰了仰脖子,享受著吹.簫絕技。

將近半小時時間,蕭風猛地抓住小麗的頭髮,前前後後一陣衝刺,隨即無力的躺在了床上。

「小麗,幾點了?」休息了幾分鐘,蕭風抬頭看著小麗。

「九點多了,該起床了,你今天不還要安排那些孩子么?」小麗輕輕幫蕭風揉捏著腰部位置,笑著說道。

蕭風緩緩坐起,在小麗臉上親了一口:「嗯,等著搞定他們,我就給你安排工作。」

「蕭風……」小麗看著蕭風的眼睛,猶豫一下,還是說出自己的決定:「不用給我安排工作了,我不想留在九泉。今天下午,我就要離開九泉。」

「為什麼?」蕭風一愣,怎麼忽然要走呢?

小麗輕輕撫摸著蕭風身上的傷疤:「在九泉,我有太多的傷痛!有的是自作自受,有的是別人帶給我的。蕭風,不要挽留我,好么?我不是小孩子,做什麼我自己心裡有數的。」

蕭風看著小麗,伸出手揉搓一下她的秀髮:「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好吧!希望你活得開心,呵呵!」說著,輕輕擁抱一下小麗。雖然對這個女孩沒有感情,但總歸有過一夜.情。

「蕭風,謝謝你!」小麗趴在蕭風的耳邊,強忍著淚水,低聲說道。隨即,在蕭風臉上親吻一下:「蕭風,記住,你是我的第二個男人!」說完,深深看了眼蕭風,赤.身裸.體從床上站起來,走進了衛生間。

嘩嘩的水聲,似乎掩蓋住了什麼……蕭風看著衛生間的門,眯了眯眼睛,右手觸及到胸前的玉墜,嘆一口氣。一夜.情,也是情!有緣,再見吧!

十幾分鐘後,小麗披著浴巾從裡面走出來,看著坐在床上吸煙的蕭風:「似乎,我沒有衣服穿。」

蕭風撓撓頭,摸出床頭的手機,打出了電話:「火焰女,送兩件衣服過來。對,全套的,送到我宿舍。」掛斷電話後,蕭風笑了笑:「ok,搞定了!」

小麗走到蕭風面前,輕輕捧起他的臉:「蕭風。」

「嗯?」

「你說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么?」

「不知道。」

「你會想我么?」

「應該吧。」

「想我什麼?」

「想你的一切。」

「男人都是如此虛偽的么?」

「也許吧,呵呵。」蕭風笑了,男人似乎真的是虛偽的動物。

小麗鬆開蕭風的臉,也笑了:「無論如何,我們都有過一夜!最少,你在床上的時候,是不虛偽的!」

火焰女送來衣服,小麗穿上後,雖然有點大,但也別有一番風味。蕭風洗臉刷牙後,與小麗一起來到了操場。

操場上,擺著幾十張桌子,孩子們走坐在桌子前,眼睛有些畏懼的看著周邊的『大哥哥』們。

天門小弟此時全部手裡拿著手機,正不斷的聯繫著孩子的家長和幼托老師等等。

林默坐在一張長桌子前,手裡拿著筆,時不時的標記著什麼。

蕭風叼著煙,來到林默身邊:「怎麼樣了?有多少孩子可以回家?」

「有的家長已經向著這裡趕來,還有十幾個孩子聯繫不到家長。」林默緩緩說道。

果然,半小時左右,孩子們的家長陸續前來,操場上一時間呼兒喚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