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零七章遍地金磚

第一百零七章遍地金磚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叼著香煙,走出公安局大廳。想到剛才李南對自己說的話,不由得有些鬱悶,他是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下一任公安局局長竟然是劉華!

讓蕭風疑惑的是,上次老王不是說,要讓劉華下馬嗎?為毛這麼久過去,這老小子不下反升,變成了下一任局長的候選人呢?

屈指彈飛香煙,蕭風臉上露出邪笑,這個局長愛他媽誰當誰當,跟自己也沒毛關係!只要劉華這老小子別來找自己麻煩,自己也不去招惹他!

蕭風想通了後,再次輕鬆起來,跨步走出公安局,準備攔出租回別墅。自己好幾天沒回去了,別墅中還不知道什麼情況。

「蕭風,上車!」就在蕭風無聊等出租的時候,一輛紅色馬六緩緩來到面前,車窗划下,露出韓爽嬌美的臉。

蕭風看到韓爽時,不由得一愣,隨即尷尬的笑了笑:「那個,我等計程車就成!」畢竟,那天晚上他動手把韓爽給敲暈了,現在見到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蕭風,我讓你上車!哪那麼多廢話!」韓爽一瞪眼,猛地按了按喇叭。

蕭風聳聳肩:「好吧,我要回別墅。」說完,拉開副駕駛的位置,坐了進去。「真巧,你也回別墅?」

韓爽看著蕭風,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小子明明沒死卻玩失蹤,搞的自己在別墅都抬不起頭來!尤其是他剛才在大廳里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瞅瞅他見到美女記者笑得那個賤樣,當時就有種上前踹他的衝動。

「哎,韓爽,你別用這種眼光看我好嗎?我慎得慌。」蕭風用手遮擋住韓爽殺人的目光,打了個哆嗦問道。

韓爽咬咬牙,讓自己心中的怒氣放平緩,踩著油門,馬六向著鳳凰苑急馳而去。「蕭風,你到底是什麼人?」

「男人。」蕭風一本正經的答道。

「……」韓爽大怒,這不是廢話嗎?!「我管你男人不男人,我是問你的身份!」

蕭風嘴角翹起:「我的身份?無業游民一個,有什麼身份?房東算一個嗎?如果算的話,那我的身份就是房東。」

聽著蕭風胡攪蠻纏的話,韓爽一腳踩在剎車上,把車停在路邊:「下車!」

「幹嘛啊?」蕭風一愣,不知道韓爽準備幹嘛。

「我讓你下車!」韓爽怒瞪著蕭風,右手向著腰間摸去。

蕭風看到韓爽的動作,忙擺擺手:「得,你別拔槍嚇唬我,我下車還不行嗎?擦,動不動拔槍嚇唬我!你這不是折騰我嗎?剛才求我上車,現在又趕我下去!」說著,不等韓爽拔出槍來,趕忙跳下車。

下車四下一打量,媽的,這地方也太偏僻了吧?自己上哪打車去?!「哎,我說韓爽,你不能這麼狠!你得讓我上去……」蕭風拉了拉車門,車門已經鎖上。

「蕭風,你自己走回去吧!」韓爽冷笑著,一腳油門,馬六鳴笛開走了。

蕭風沖著馬六的車尾狠狠吐口唾沫:「草,臭娘們,夠狠!得罪老子,等老子回去給你加租金吧!五百就要住別墅單間?門都沒有!不對啊,擦,貌似這娘們就從沒給過自己房租!」

蕭風罵的累了,四下再一看,有些要哭的衝動,這還真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別說計程車了,就是連輛順風車都找不到!他有些懷疑,是不是韓爽這個臭娘們早就打算把他扔在路上,所以才選擇走這條路的!

坐在欄杆上等了十幾分鐘,依舊沒看到計程車的影子。蕭風沒辦法,摸出了手機:「喂,小羽子,你在哪呢?你開車過來接我,我被撂在路上了!xx大道,對,好,我等你。」

想了想,蕭風又播出一個號碼:「喂,許諾姐,幹嘛呢?額,我沒事兒,我看到你發的簡訊了。那些日本人沒什麼動靜吧?嗯,我知道了。好,我明天過去找你。」

又是一個十幾分鐘,亮銀色法拉利咆哮著,在蕭風面前一個漂亮的甩尾,停了下來。

「風哥,你怎麼跑這來了。」張羽看著蕭風,有些抱怨:「這地方也太難找了吧!」

蕭風掏出從李南那搜刮來的『九五至尊』,扔給張羽一支:「少他媽的廢話,老子被人撂在這的。」說著,點上吸了一口:「你來的挺快啊。」

「我在『冒險谷』和別人飈車呢。哦,還有馮龍那小子也在呢。」張羽也點上煙,發動起車:「去哪?」

「走,我帶你去挖寶藏。」蕭風想到什麼,目光閃爍的笑道:「先找家五金店,買兩把鎬頭和鐵杴。」夜長夢多,那些東西得抓緊時間取回來!

張羽有些懷疑的看著蕭風,不過也沒多問,點點頭,選擇一個方向,急馳而去。買了兩把鎬頭和鐵杴,兩人開車來到北郊『金來工廠』的廢墟上。

「風哥,你搞什麼呢?來這挖什麼寶藏。」張羽跳下車,拎著一把鎬頭,看著遠處黑乎乎的廢墟,忍不住問道。

蕭風賊笑著,目光四下掃動,見沒什麼人後,這才拎著鐵杴,當先向著裡面走去。根據記憶,來到一個地方,打量了幾眼:「嗯,就是這了。」

「這?這除了石頭,就是石頭。難不成,還能在這挖出金磚來?」張羽有些懷疑,用鎬頭搗了搗石塊。

蕭風也不解釋,拍了拍張羽的肩膀:「別廢話了,趕緊挖!萬一有人來了,就解釋不明白了。」

兩個人掄圓膀子開挖,足足一個多小時,累的兩人全身冒汗,挖出一個兩米深的大坑。

「風哥,我不行了,累死我了。」張羽擺著手,一屁股坐在石頭上,擺擺手表示罷工。

蕭風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