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一十八章妖刀VS諸葛鑫

第一百一十八章妖刀VS諸葛鑫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操場上跑圈的天門小弟,在經過林默的允許後,也都湧向了中央位置,把諸葛鑫與妖刀等人團團圍住,想要觀摩一下巔峰對決。

妖刀臉上的曇花,漸漸的變得血紅,彷彿散發著詭異的光芒。眼睛中,滔天的戰意,已經熊熊燃燒,緊緊盯著他的對手。

「妖刀,亮出你的武器吧。」諸葛鑫雙手交叉,骨節發出嘎巴的響聲。

妖刀淡笑道:「我的武器,是用來殺人的!放心吧,你會見到它的!」

「好!」諸葛鑫點點頭,身體猛地化為一道殘影,撲向了妖刀:「今天就讓我見識一下,蕭風左膀右臂的實力吧!但願,你不會讓我失望!」

妖刀雙手擋住諸葛鑫的攻擊,同時右腳閃電般踢出。

「啪」的一聲悶響,兩人一觸即分,看兩人的樣子,第一回合勢均力敵。

「哈哈,來吧!」諸葛鑫狂笑一聲,再次發動了攻擊。右手成爪狀,向著妖刀脖子扣去。左手揮拳,對著心臟位置,狠狠一擊。

妖刀周身都被籠罩在了諸葛鑫的攻擊中,身體高高躍起,一個高鞭披掛腿向著諸葛鑫的腦袋抽去。

「好快!」周圍的天門小弟,紛紛發出驚呼。場中兩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已經到了他們肉眼所能捕捉的極限。

「妖刀,你有足夠的實力,來讓我正視你了!」兩人再次分開,諸葛鑫眯著眼睛,收攏了臉上的邪笑。

妖刀的臉上,同樣再也找不到輕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你也值得我拔刀了!」

「看!妖刀拔刀了!」螃蟹兩條胳膊,交叉著放在胸前,手臂上的肌肉一跳一跳。

「那個諸葛鑫的武器,有些怪異!」火焰女緩緩說道。「好像是峨眉刺!」

「啪」,兩道寒光閃過,一聲刺耳的脆響響起,兩人的身體同時爆退,冷眼看著對方。

妖刀神色冷峻,在其左肩膀處,一個拇指大小的窟窿,噴涌著鮮血。在他的右手上,則有一把顫巍巍的軟刀。刀鋒上,正滴著血珠。

諸葛鑫的腹部,一道幾公分的刀傷,鮮血打濕了他的衣服。手指輕輕撫摸著傷口,染血的手指放在嘴裡輕吮,一臉享受的樣子:「很好,我好久沒受傷了。」

「勝負未分,血戰到底!」妖刀眼睛盯著諸葛鑫手裡的峨眉刺,眼中瀰漫起殺氣。他知道,剛才就是這把峨眉刺穿透了他的肩膀。

諸葛鑫點點頭:「我也有這個意思!來吧,看看到底是你的刀快,還是我的峨眉刺更快!」

「住手。」就在兩人準備再次大戰的時候,沙啞的聲音自人群外響起。

妖刀目光一縮,緩緩收起了『腰刀』。

諸葛鑫手持峨眉刺,眼睛看向聲音傳出的地方。

人群迅速分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無名,從人群外走了進來。一雙死氣沉沉的眼睛,盯著諸葛鑫:「告訴我,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諸葛鑫握著峨眉刺的手緊了緊,眼睛眯成了一條線,閃動著疑惑的光芒。這個黑袍人是誰?為什麼能帶給他強烈的危機感?

「我在問你話,回答我。」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是來找蕭風的。」諸葛鑫說話的時候,目光落在黑袍人染著鮮血的手上。除了鮮血,在他手上還有一張皮質的東西。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一張人皮。

寬大的黑袍,無風自動。看來,無名很不滿意諸葛鑫的回答。「這不是理由!妖刀,他交給你了。不是他死,就是你死!」說完,無名就準備離開。

妖刀撕開上衣,輕輕把傷口包紮:「諸葛鑫,來吧,生死之戰!煞風的地盤,不容冒犯!」

諸葛鑫笑了,張狂的笑了:「好。」

「好了,遊戲到此結束!」蕭風從人群中走出,站在妖刀和諸葛鑫的中心位置。

諸葛鑫聽到蕭風的聲音,目光微凜:「蕭風,我終於見到你了。」

蕭風露出笑臉:「呵呵,諸葛鑫,我等待你多時。」說完,轉頭看向周圍的天門小弟:「大家都去訓練吧。」

「是。風哥。」天門小弟大喊道,隨即各自散去。煞風其餘人等,也都離開,去訓練新人了。

在現場的,只剩下蕭風、無名、諸葛鑫、妖刀、火焰女五人。

「火焰女,幫妖刀去包紮一下傷口。」蕭風看了眼妖刀肩膀上的傷,淡淡的說道。

火焰女點點頭,目光落在諸葛鑫臉上:「諸葛鑫是吧?妖刀只有我能傷害,但願你下次不會落在我手裡。」說完,與妖刀一起離開。

諸葛鑫聳聳肩膀,眼睛盯著火焰女一搖一擺的屁股,笑了起來,這女人夠味兒啊!

「無名,這是什麼?」蕭風注意到無名手裡血糊糊的東西。

「野村浩二的皮。」無名說完,也離開了。

「……」蕭風無語,自己還準備再『伺候』一下野村浩二呢,哪成想無名竟然把人家的皮都扒下來了。看來,無名是問出想要問的東西了。「走吧,諸葛鑫,找個地方聊聊。傷沒事吧?」

諸葛鑫習慣性的邪笑,又掛在了臉上:「沒事,走吧。」說完,沖著身後的大漢們打個手勢,跟著蕭風向著教室走去。

誰也不知道兩人談了些什麼,半小時後,諸葛鑫滿臉邪笑,出了教室,帶著手下匆匆離開了學校。

諸葛鑫剛走,無名的身體出現在教室的窗外:「風,他就是那晚劫走渡邊三郎的人。」

「我知道。」蕭風叼著煙,點點頭,聲音很是平淡。

無名走進教室:「為什麼不殺了他。」

蕭風沒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