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二十一章太弱,不爽~

第一百二十一章太弱,不爽~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兩人吃完飯出來,已經接近下午兩點鐘。火紅的太陽,依舊毒辣辣的。

蕭風趕忙坐進車裡,點上煙:「許諾姐,去哪,我送你。」自從接到丁丁電話後,他哪還敢邀請許諾去別墅住。在飯桌上不斷左顧而言他,絲毫不敢往這方面靠攏。說實話,蕭風還真怕丁丁小魔女回來給他下老鼠藥。

許諾看了眼蕭風,從包包里摸出手機:「我先給那個姐妹打個電話問問,下午準備搬家。」

蕭風一支煙吸完,許諾也打完電話:「走吧,和我一起回去拿行李吧。」

蕭風點點頭,發動起車,按照許諾說的地址,一路疾馳而去。「嗯?」蕭風看著反光鏡,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自己竟然被盯梢了。

有過一次馬路飛車的經歷,蕭風也不敢保證,中國的禁槍令到底好不好使,這些悍匪的膽子到底有多大!腦海中念頭急轉,這些人是誰派來的?王峰?渡邊三郎?或者郝家?

許諾見蕭風頻頻盯著反光鏡,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沒事,後面跟了大貓小貓三兩隻。」蕭風嘴角翹起,一打方向盤,車子向著一處偏僻地方開去。

蕭風往嘴裡扔了一根煙,咬著煙蒂,臉上漸漸泛起冷笑。自從回到九泉,什麼人也都敢爬在自己頭上拉屎,看來不給點教訓,以後還指不定怎麼樣呢!

許諾俏臉有些發白,右手緊緊抓著頭上方的把手:「阿風,後面那些人幹什麼的?」

「應該是殺手吧。」蕭風說完,戲謔的打量著許諾的胸部:「許諾姐,這些殺手都喪心病狂,你說他們忽然發現車上還有個如花似玉的娘們,會怎麼做?會不會先那啥再那啥啊?」

許諾瞪了蕭風一眼,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能滿嘴花花。「你趕緊想辦法甩開他們啊,或者我報警?」

「報警?」蕭風笑了:「多麼好玩的事情,你竟然要報警?有沒有搞錯。」說著話,a4車已經進入了一處貧民空曠區。

蕭風瞄著緊追不捨的四輛車,腳下油門踩到底,在荒涼的草場剎住車,看著許諾:「許諾姐,我先纏住他們,你抓緊時間跑。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我死了,你要記得給我收屍。」

蕭風說話的表情,有些可憐,但更多的是捨生取義。彷彿,他真要把活得機會留給許諾。

聽到蕭風這麼說,許諾有些害怕:「你怎麼停下了?趕緊走啊!你不會死的,不會的!」

蕭風心裡暗笑,但臉上表情卻更加逼真:「許諾姐,你一定要好好的!好了,我下去纏住他們,你走吧。」說完,伸手就要拉開車門。

手剛觸及到車門,許諾伸手把他緊緊拉住:「不,要走我們一起走。」

蕭風轉過頭,輕輕撫摸著許諾的臉,嘆口氣:「不可能的!咱倆必須要犧牲一個!我是男人,所以就由我犧牲吧。許諾姐,在我臨死前,你可以親我一口嗎?」

許諾神情更加慌亂,死死拽著蕭風的衣服:「我們都不會死的。」

「親我一口,好嗎?」蕭風滿臉柔情的看著許諾,等待著她的吻。

許諾回頭看了眼,四輛車已經追上來了,心裡更是著急。「我親你一口,我們一起走。」說完,探身在蕭風的嘴唇上輕點一下。

蕭風吧嗒吧嗒嘴,還沒試著什麼感覺呢,就完事兒了?

「等著我,許諾姐。」蕭風輕輕掰開許諾抓著自己胳膊的手,打開車門跳下車。

許諾一把沒抓住蕭風,他已經跳了下去。她想要下去,可是又怕給蕭風添亂,妙目緊緊盯著蕭風的背影,連報警電話都忘了打。

蕭風站在a4車旁,舌尖輕舔嘴唇:「鮮橙味的唇彩嗎?呵呵。」說完,不等四輛車上的人下來,快步向著對方的車走去。

「啪」,車門打開,十幾個全身黑色緊身衣裝扮的青年從車上跳下,手裡拎著統一的馬刀。甚至,有兩個看似頭目的手裡,還有兩把噴子。

蕭風見對方沒有大殺傷力的武器,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疑惑,這些人到底是誰派來的?

王峰第一次派來的殺手,那都是悍匪級別,手持微衝散彈噴子等。在如此裝備下,全部死在自己手裡,王峰應該沒有傻到這種地步,派這些炮灰來送死吧。

至於渡邊三郎,也不可能。日本人,沒有使用馬刀的習慣,他們清一色的倭刀。何況,渡邊三郎恨他要死,只要他出手,那一定是大手筆,不可能這麼簡單。

至於郝家,郝家也應該沒這麼窮酸吧?何況郝家是世家,大白天幹這種事兒的幾率,不太大。

排除這三個人,蕭風就想不明白了,九泉還有誰想要自己的命呢。

蕭風目光依次掃過,勾了勾手指頭:「一起上吧,我還趕時間。」

「殺!」十幾個手持馬刀的青年也不客氣,步伐統一,甚至握刀的架勢都是統一的,向著蕭風緩步走來,

蕭風心中微凜,這些人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不過,再強今天,也要死!拳頭髮出嘎巴的聲音,目光中湧起濃烈的戰意。

「喝!」蕭風出手了,招式乾淨而俐落,一個高掛鞭腿直接抽在沖在最前面的青年腦袋上,巨大的力量,骨裂聲響起,青年身體猛地跪在了地上,鮮血自腦袋上噴涌而出。

「殺!」見識到蕭風的狠辣手段,其他青年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目露猙獰的沖了上來,手裡的馬刀齊齊的向著蕭風身上招呼著。

蕭風被青年們圍在中間,以一挑眾,絲毫不落下風。兩個頭目眉頭皺著,緩緩抬起手中的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