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二十三章有故事的女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有故事的女人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拎著兩個大皮箱,扔在a4車上,按照許諾所說的地址,一路疾馳而去。

「左拐嗎?」蕭風指著前面路口,眼睛卻瞟向許諾的胸,心裡有些後悔,那天晚上裝什麼正人君子,多好的機會,白白浪費了!唉,現在倒好,摸個屁股都不成!

許諾從包包里拿出女士香煙,開封后點上一根:「嗯,拐過去再右轉,就到了。」

蕭風用眼角餘光打量著抽煙的許諾,不得不說。這個女人抽煙的姿勢,很美!透露著一股慵懶。煙霧瀰漫紅唇間,更添幾分誘惑。

許諾白皙細長的手指夾著香煙,倚靠在座椅上,緩緩閉上了眼睛。最近的事情,壓得她有些喘不上氣來。

以前她有些厭惡香煙的味道,不過在她嘗試過第一根香煙後,就迷上了這种放松的方式。煙霧打著轉,她的心漸漸安靜下來,腦袋一片空白,什麼也不去想,靜靜品味著尼古丁的味道。

第三口香煙還未吸,只感覺嘴裡一空,香煙不翼而飛。許諾心裡微驚,睜開眼睛,見蕭風正叼著她的煙,滿臉愜意的吸著。

許諾一愣,隨即惱怒道:「你幹嘛搶我的香煙。」其實,讓她惱怒的不是蕭風搶走她的香煙,而是那根香煙上,沾著她的唾液。想到自己的唾液融化在了蕭風的嘴裡,許諾俏臉染紅。

蕭風撇撇嘴,不就是根香煙么?怎麼好像奪了你貞.操一樣?「你以後不許再抽煙。」蕭風吸了幾口,按下車窗,張嘴吐了出去。女士香煙,他還真的抽不慣。

「為什麼不能抽煙?」蕭風命令式的語氣,讓許諾心裡有些不爽,翻開包包,又掏出了煙盒。

「因為我不喜歡抽煙的女人。」蕭風盯著許諾的眼睛,緩緩的說道。

許諾被蕭風盯著,心裡有些慌亂。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許諾猶豫一番,把香煙和火機重新裝進包包里。

「這才乖,女人抽煙不好哦。」蕭風露出笑臉,打著方向右拐彎,車在一棟別墅前停下。

蕭風跳下車,點上一支南京,讓煙霧在胸腔徘徊一圈,濃烈的尼古丁味道,讓他舒服的幾乎呻吟出來。

許諾瞪了眼蕭風的背影,這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傢伙!可惡!更可惡的是,自己為什麼要聽他的話呢?他喜不喜歡抽煙的女人,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蕭風四下打量幾眼,周圍環境還不錯,不比鳳凰苑的環境差。打開後門,拿下兩個皮箱,跟在許諾身後,向著別墅走去。

許諾站在門前,回頭看了眼蕭風,按下了門鈴。真不知道,自己今天帶蕭風過來這裡是對是錯,不會擦出什麼火花吧?希望那個開放的女人,會看在自己面子上,不會染指蕭風吧。

門鈴剛響幾秒鐘,一個濃妝艷抹,袒胸露懷的女人走了出來,快步向許諾走去。

「許諾,歡迎前來哦!」濃妝女人滿臉開心,伸手擁抱一下許諾。

人還未到,香氣先襲。蕭風抽了抽鼻子,很迷人的香氣。不過相比較而言,他更喜歡那種半裸非裸,似有似無的調調~

「濃情,估計我要麻煩你一段時間了。」許諾看著濃妝女人,表面微笑著,心裡卻搖頭苦嘆,她怎麼穿著這麼漏.點的衣服就出來了?完了,不用看也知道,蕭風那個流氓心情又蕩漾了。

濃情?不錯的名字!蕭風的眼睛依次掃過濃情的三點位置,嘴角翹起,這娘們在床上推倒,應該很夠味吧?一襲低胸長裙,裸露出大半個白花花的圓球,深深吸引著蕭風的目光,沒錯,他正如許諾猜測的那般,心情又蕩漾了。

濃情聽到許諾的話,佯怒道:「咱兩還分彼此么?以後這種話別說了。」說完,目光落在蕭風的臉上,美目一亮,笑著打趣道:「哎呦,許諾,速度夠快呀,都找到新歡了?怪不得終於鼓足勇氣甩掉舊愛了,呵呵。不錯不錯,鑒定完畢,小帥哥一枚。」

許諾撇撇嘴,新歡?那天晚上自己往上倒貼,人家都不要,哪是什麼新歡。不過這話,她可不敢說給濃情聽,要不然這個瘋狂的女人,絕對會插足進來,試試自己的魅力能不能倒貼成功。萬一真那樣,豈不是便宜了蕭風?

濃情嫵媚的笑著,晃著乳.房走到蕭風面前,微微仰頭看著蕭風:「呵呵,小帥哥,我來幫你提箱子吧,別把你累壞了,許諾該心疼了。」

蕭風目光微瞥,從濃情的低胸領口看了進去,哇哦,果然有料,比許諾的奶.子大多了!濃情的奶.子應該不比小強所說的那個『大奶老師』小多少了吧!放在手裡揉捏一番,感覺應該真心不錯。呸呸,怎麼想起那個小流氓來了。

蕭風正盯著濃情的胸胡思亂想呢,只感覺濃情尖尖的指甲,輕輕划過他的手背,傳來一陣酥麻。好吧,這算是**裸勾引么?

濃情沖蕭風拋了個媚眼,見蕭風臉色紅潤,彷彿見到什麼好笑的事情般,笑得花枝亂顫:「小弟弟不會還是個處兒吧?哈哈,我還以為處男需要去小學預訂呢,哪成想今天遇到一個,哈哈。」

蕭風有些羞澀點點頭,心裡卻戲謔的笑著,這年頭處男少,處女更少!過了幼兒園,有的粉木耳就變黑了~處女,這年頭更是絕跡了。

許諾看著兩人,心裡嘆口氣,完了,濃情估計要被蕭風外表給欺騙了。許諾很了解自己這個好姐妹,她平時作風很開放,***更是家常便飯。

許諾雖然看不慣她的作風問題,但卻無權干預她的私生活。畢竟,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