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門尖刀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門尖刀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坐在a4車中,按下車窗,沖著許諾和濃情擺擺手:「兩位美女,我先走了,有時間再來找你們玩。」

許諾微皺眉頭,眼睛盯著蕭風,眼睛深處瀰漫著擔心。剛才蕭風接電話的時候,她也聽到了內容。電話是天門張羽打來的,天門與野狼幫再次火拚云云。

「嗯,小心點,阿風。」許諾走到車窗旁,想撫摸一下蕭風的臉龐,卻始終也沒有勇氣伸出手去。她知道蕭風是個魔鬼,也擔心濃情與蕭風產生糾葛,但是她,卻不可避免的陷了進去。

蕭風輕鬆的點點頭:「嗯,我知道的,放心吧!」

濃情這時候也走上來,嘴裡叼著一支中華,沖著蕭風噴出一口煙霧:「小帥哥,傷著什麼地方,也不要傷著那哦。要不然,我家許諾可是會寂寞的哦。」

許諾臉色一紅,瞪了濃情一眼,她怎麼什麼都說啊。

「好了,我走了。」蕭風踩下油門,a4車緩緩離開,拐過彎後,速度猛增,向著南城方向急馳而去。

「哎呦,許諾,小情人都不見蹤跡了,你怎麼還看吶。」蕭風離開後,許諾心裡的擔心終於在臉上浮現出來。濃情看著許諾,取笑道。

許諾臉色微紅,隨即恢復平淡。「我有關心他嗎?倒是你,濃情,千萬不要和他發生糾葛。記住我的話,不要給自己惹麻煩。」

「麻煩?呵呵,我看你是已經陷入麻煩了吧。哈哈,放心吧,姐姐我不會和你搶男人的。」濃情彈飛煙蒂,拉著許諾的手,回到別墅。

「蕭風,千萬要小心。」許諾心裡默念,忍不住又一次回頭。

蕭風單手扶著方向盤,點上煙,深吸了一口,目光漸漸的變冷。霸幫終於忍不住出手了嗎?早在滅掉五湖幫的時候,蕭風就想滅了霸幫。那一次天門變天,主要參與者,就是霸幫指使五湖幫派人乾的。

蕭風之所以滅掉五湖幫而單留下霸幫,其一為了敲山震虎,別的幫派不明白怎麼回事,作為五湖幫的同夥,霸幫會不知道么?天門不是想捏就捏的軟柿子。其二是天門才剛剛起步而已,想要成長起來,還需要一塊塊的墊腳石。霸幫,就是天門最好的試金石和墊腳石。

「燈初上夜未央,來往的人多匆忙……」刺耳的鈴聲響起,蕭風接聽電話:「喂?斌子,什麼事情?」

「阿風,美國那邊出結果了。有時間我帶你去美國吧。雖然我同學說,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但也值得跑一趟了。」陳斌的聲音,有些沙啞。

蕭風心中有些感動,原本晴轉多雲的心情,瞬間再次多雲轉晴。「斌子,這個暫時向後推一下吧。」

「你還沒有忙完嗎?」陳斌的聲音有些無奈,好像全世界就數蕭風最忙。

蕭風按了按喇叭,答道:「嗯,沒有。兄弟,謝了。等有時間,我請你喝酒,我們見面再談。」

「那好吧。」陳斌也算了解蕭風,知道他做了決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夠改變。

蕭風把手機扔在副駕駛座上,專心的開著車,一路來到地獄火,直接開進了後院中。

「風哥,你來了。」小刀胳膊上纏著一圈被鮮血打濕的紗布,看見蕭風,打著招呼。

蕭風點點頭,目光落在紗布上。看來,火拚還算激烈啊!這太陽還沒有下山,野狼就迫不及待了嗎?

「阿天和小羽子呢?」蕭風拍了拍小刀的肩膀,扔過去一支煙。

「在辦公室呢。」蕭風觸碰到了小刀的傷口,疼得他咧咧嘴,勉強笑道。

蕭風點點頭:「走,過去看看。」說完,向著辦公室快步走去。

來到辦公室,打開門,嗆鼻的煙霧瀰漫在整個房間,讓蕭風也忍不住咳嗽一聲。

在坐的,除了火天和張羽外,還有天門的上位大哥,如彪子、炮手等人。大家見到蕭風進來,紛紛站起身,張嘴喊人。

蕭風坐在火天和張羽身邊,點點頭:「大家都坐下吧。」

張羽臉上儘是懊惱,他的面前插著他的那把三棱軍刺,顫巍巍的,閃動著寒光。「媽的,放虎歸山!當初如果滅了野狼這個雜種,現在野狼幫也不會死灰復燃了!」

蕭風目光環視一圈,最後落在張羽的臉上:「男人做事,後悔就不要做,做就不要後悔!野狼算是一條猛虎嗎?他最多算條狗而已!」

「風哥,我就有些奇怪,這野狼幫已經散了,野狼又從哪找的人!」張羽拍了拍桌子。

蕭風嘴角微翹:「因為有人閑不住了,想要把野狼當槍使喚。」

張羽雖然性格衝動,但卻不是蠢人。聽到蕭風的話,瞬間明白過來:「你是說,霸幫?」

「沒錯,就是霸幫。」蕭風點點頭,扔掉手裡的香煙。

「麻痹的,老子管他什麼霸幫還是什麼幫!大哥,你說吧,我們該怎麼辦?!」東北口音響起,彪子滿臉悍色的說道。

蕭風沖彪子笑了笑:「記住,我不是天門的大哥!怎麼辦,由火天和張羽拿主意。我來這只是想告訴你們,一個男人最起碼要保護好四樣東西,腳下的土地,家裡的父母,懷裡的女人,身邊的兄弟!」

「現在,霸幫和野狼幫搶了我們的地盤,傷了我們身邊的兄弟,你們覺得應該怎麼辦呢?好了,你們商量怎麼辦吧!我先去有點事情,一會再見。」蕭風說完,站起來推開門走了。

眾位上位大哥有些疑惑,這風哥的話是什麼意思?不管我們?還是怎麼樣?火天和張羽兩人對望一眼,都能從彼此的眼睛中,發現一絲不同的東西。風哥該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