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榮華富貴 >終章狗狗一家親

終章狗狗一家親

小說:榮華富貴| 作者:晚歌清雅| 類別:女生

馬車轆轆地行駛在回城的路上,剛剛獲得比賽勝利的夫妻倆卻不但沒有因此而歡欣慶幸,反而相背而坐,誰也不理誰。溫玉橫了宋懿行一眼,心裡不免忿忿。這傢伙,需要她幫他解圍之時,便甜言蜜語,如今大局定了,倒又與她計較起來了?

溫玉輕哼了一聲,傾身過去,伸手將車簾起了一條縫,柔聲說道:「張叔,先去下瑞王府。」話音剛落,宋懿行果然立即掀了另一邊的帘子,說道:「直接回家。」

溫玉瞥了他一眼,並不說話。宋懿行自然明白過來她是故意的,心中暗暗不爽。現在她倒是明白他的心意了,卻也知道用劉宜光的事來堵他了。不過,這裡的事情告了一段落,劉宜光也呆不了多久了。他暫且再忍幾天,等劉宜光回去了,就是他揚眉吐氣的時候了,看她怎麼「囂張」

暗暗打定主意,便欺近身去,攬過溫玉柔軟的腰肢,軟聲說道:「娘子,我們好不容易才重新在一起,今後我們真心相對、好好相處,就別再故意給對方添堵了。」

溫玉看了他一眼,問道:「真的?」

「呃,難道被看穿了?」宋懿行雖然心裡起了嘀咕,但面上卻是無比堅定地點點頭。

溫玉想了想,勉強答應道:「那好吧。」

宋懿行溫香軟玉在抱,又想到她聽完琴後說出「安心」二字那一刻自己心中的動容,不由心頭一熱,便想溫存一番。溫玉拍開他的手,責道:「注意場合,別亂來。現在我們還沒成親呢,這是不合法的」

於是,宋懿行也只能親兩下解解饞了。見溫玉一副淡定的模樣,心中不免鬱悶:「娘子就不想么……我們都這麼久都沒有溫存過了……」

「一點都不想。」溫玉毫不猶豫的回答,讓宋懿行大受打擊。溫玉回眸看看他,看他的神情,估摸著他是誤會她一點也不想著他,便解釋說道:「誰讓你一點都不溫柔,痛死人了我又不是受虐狂,當然不想」

溫玉這麼一解釋,宋懿行卻是更受打擊了,暗暗咬著牙下決定,回頭的新婚之夜,一定要好好表現,找回自己的場子

婚禮的一切準備是事先做好的,只是新娘換了人。而溫家方面,由於是再婚,所以也沒有什麼好特別準備的,只是將之前從宋家退回來的東西,悉數再度送了過去。由於原本是按照皇家婚禮準備的,格外盛大。因為新娘的更換,去除了一些祭祀之類的繁縟禮節,倒是與第一次成婚時要省心省力一些。

外面賓客滿堂,宋懿行還在外面接待客人,溫玉獨自坐在熟悉的新房裡,啃著一早就藏在袖袋裡的糕點。這成婚,她可是一回生二回熟了,自然不會讓自己被餓到。只是沒想到,兩次成婚,居然嫁的是同一個人,這也是挺囧的一件事情。不過所謂事不過三,既然還是決定了這一個人,今後便好好過日子,不再想其他了。

夜到中宵,宋懿行才回得房來,帶著一身的酒氣,步履也有些不穩。溫玉咕囔了一聲:「酒量差,就不要喝那麼多。」宋懿行「呵呵」笑笑,說道:「大喜之日,別人的敬酒總是要喝的。」

宋懿行搖搖晃晃的過來,掀了溫玉的喜帕。溫玉見他躬著身子,來回搖擺,不由「噗哧」笑了一聲。作為新嫁娘的溫玉,今天自然是精心打扮過的,一笑之下,自是百媚橫生。宋懿行看得心中一盪,便欺身抱了過來。溫玉連忙攔住他,說道:「臉上的妝還沒卸呢,你想吃胭脂啊?」

「呃……」宋懿行微微一頓,繼而笑著說。「嘗嘗也好。」

「沒正經交杯酒還沒喝呢」溫玉輕責一聲,率先起身坐去桌前。宋懿行乖乖地跟過去喝了交杯酒,酒杯還沒放下,卻見自己的小妻子又不知道從哪摸出了幾張紙,推到了他的面前,順道將筆墨也挪了過來,溫聲說道:「先把這個簽了。」

宋懿行低眉一看,好啊,竟然又是一份婚姻協議。不過內容上,與之前那一份完全不同。第一條,真心相待,誠信婚姻。要忠於對方,不得有任何欺瞞。第二條,女士優先,做丈夫的要多讓著妻子一點,不得與妻子吵架,若是冷戰了,要主動做先道歉的那一方。第三條,妻妾不共存,要納妾,先休妻。倘若有了孩子,孩子悉數歸女方所有……

看到這裡,宋懿行不由蹙了蹙眉:「娘子,這也太不公平了吧?」雖然他有些初醉微醺,但腦子還清醒著呢「前面兩條就不說了,第三條,如果兩個孩子的話,至少也應該是一人一個吧?」

「我生的,當然全是我的。」溫玉輕哼了一聲。「有本事,你生一個,我不跟你搶。」

在這件事上,宋懿行辨不過她,乾脆借酒裝瘋。溫玉抿著嘴笑笑,說道:「不簽啊,也行。」說著,她便提筆醮墨,模仿著宋懿行的筆跡在落款處徐徐地寫上了他的大名。然後還當著他的面,堂而皇之取出一方小巧的印鑒,呵了兩下氣,蓋上,赫然正是她假造的那枚盛陽侯的印。

「你……」宋懿行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見她笑盈盈地將和約折起來,準備收好。「給我」宋懿行連忙撲過去要搶,溫玉自然躲著藏著不肯給他,一來二去的,兩人便在新房裡你追我趕地打鬧了起來。鬧著鬧著,便鬧到床上去了。紅綃帳下,洞房一夜春暖。

婚後,不幾日,便是新年。因為知道劉宜光他們尚未回國,在準備年禮的時候,溫玉還特地往瑞王府送了一份。宋懿行得知後,雖然沒有阻止,但溫玉卻也看得出來,他盯著分明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