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三十章火燒的雲(求好人紅票和收

第三十章火燒的雲(求好人紅票和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更新時間:2013-11-07

陳楚有些受不了了。

出去之後感覺渾身都跟火燒似的。

就像整個人置身於煉丹爐當中,滿腦子都是朱娜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

小夥子精力最是旺盛的時候。

遠遠的看著劉翠撒尿都受不了。而這麼近看朱娜光著身子更是一種煎熬。

下午縣醫院特別的靜。

這和停業也沒啥兩樣了。

陳楚隨手推了一把手術室旁邊的門,竟然開了。

裡面是一些器材,上面都落著厚厚的一層灰土。

他走進裡面,能夠很清晰的聽到隔壁手術室朱娜的叫聲。

下面又是硬邦邦的了。

他把門關嚴,又插上了。

輕輕的走到隔壁的牆壁上。

能聽見隔壁王露大夫說話的聲音。

「這手術至少得2個小時。」

然後是季小桃答應的聲音。並且勸解朱娜不要怕等等。

陳楚又聽到朱娜嗯的答應一聲,他下面更是硬挺了。

他看了看周圍,到處都是灰,就有幾隻紙殼箱子,他想坐一會兒。

忽然間,發現有一律光線照射進來。

由於這器材室都是被擋著的,跟個小鬼屋似的。

根本沒啥光線,不過,那一屢光線倒是引起陳楚的注意。

只見牆縫那竟然有一個耗子洞。

光線是從隔壁手術室中的燈光照射進來的。

一般手術室也都是密封的,需要有照明。

陳楚輕輕的把紙箱子弄開,鋪到地上,然後整個人趴伏在地。

這縣醫院也真夠破的了。

通過這個耗子洞,人趴在地面上竟然能看到手術室內的情形。

只是偏低一些,看不太全面,只看到幾條腿在晃動。

陳楚又調整了下,手還伸進耗子洞里掏了幾把,掏出亂糟糟的棉絮和雜草,還有不少耗子屎。這樣看的更清楚,也更全面一些。

能看清楚手術室中的一些情景。

可惜的是朱娜的兩條大腿都被白布蓋住了,只肚子露在外面。

那一抹腰間的雪白,還有秀氣的小肚臍讓陳楚又是血脈膨脹。下面脹痛的厲害。

他慢慢的解開褲帶松一送。

手術室裡面的人都全神貫注,誰也想不到有人會偷窺了。

而陳楚可是偷窺的老手了,以前偷窺劉翠撒尿的時候,有的時候一潛伏就是一上午。

都快趕上偵察兵潛伏的素質了。

朱娜的手術還在進行著。

雖然打了麻醉針,不過有時候她還會吃痛一些的,好看:。

過去了半個多小時,朱娜下面還是扭動了一下,蓋住下身的白布往下脫落一點。

季小桃要去蓋上,王露大夫搖頭道:「不用了,屋子裡就咱們兩個女的,露著就露著吧!」

耗子洞口的陳楚都快樂瘋了,心想這個王露大夫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以後一定要好好感謝感謝。嗯?這王露大夫雖然長相一般,但好像應該沒到三十歲,二十**那樣吧!不如以後干她一回?讓她嘗嘗我的大傢伙,算是報答吧……

陳楚腦中意淫著,這時朱娜蓋住下身的白布已經撤下去了。

她那美妙讓人噴血的下半身的嬌軀,陳楚看到個側面,他眼睛瞬間直了,下面也挺的不能再挺了。

而由於角度問題,只看到那白花花大腿間的『音前庭』的部位。

那裡由於剛被備皮過,所以還有些發黑的毛茬的存在。

陳楚好像去好好摸一摸,甚至是舔一舔。

這時朱娜像又是吃痛,身體扭動了起來,也呻吟了兩聲。

極其**的磁性的聲音,還有扭曲的身體,白花花的兩條大長腿。

陳楚又看到她塗著黑色指甲油的腳趾甲也隨著扭動起來的時候,再也忍不住了。

下面的手也開始加快速度的抽動。

朱娜就像一條極具誘惑的白花花的美女蛇一樣,幾十下就讓他下面噴了出去。

這一次,他認為也是最爽的一次,雖然極力壓抑著,不過還是發出了幾聲悶哼。

他整個人像極力一條彎曲大蝦,眼睛緊緊的盯住朱娜的大腿間。整個人飄飄欲仙一樣……

直到兩分鐘,他才緩過這股勁兒,全身也軟了,躺在紙殼上。

不過再怎樣爽也有盡頭,就像再多麼好吃的東西,吃飽了也就吃不下了。

陳楚的這點精華噴出去了,幾分鐘後也就老實了。

人有的很牲畜也差不多,毛驢,種馬這樣的牲畜一見的異性也是鬧騰的很,恨不得飛天遁地的。

但當它們配種完畢,甩出那點黏糊糊的東西,一個個的都老實了溫順了。

陳楚甩乾淨了,也老實了,把現場弄好。

又有些捨不得趴著耗子洞看了一會兒,不過他也明白適可而止,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可壞了。

他溜出器材室,回到3號病房,假意睡覺。

但心裡總是在琢磨怎麼才能把朱娜真正的弄到手。

如果真能娶到她做老婆,自己的這輩子也不算白活了。

知足了,特知足了。別的女人他不會再多看一眼了。

當然,日後當朱娜真的成為了陳楚的女人,他又這山看著那山高,被別的女人的散發的騷氣給勾引去了。

那是後話了。

現在陳楚便是認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是朱娜,沒有第二人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至於劉翠,那又是另外一番風味,用書上的話叫做她和朱娜各有千秋。

陳楚想到這裡嘿嘿的笑了。

心裡跟長草似的,又想馬上出院,又不想出院。

想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