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六十二章歡愛沉醉如酒

第六十二章歡愛沉醉如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剛和陳楚辦完事沒多會兒,季小桃的衣服和小包都在三號病房了。

本來她是想取東西就直接回家的。

不料陳楚這時在後面抱住了她的小蠻腰,下面硬邦邦的大棍子就貼著她的屁股溝磨蹭著,又往裡面用力一下一下頂了起來。

他的脖子還在她身後蹭著,兩手從後面一路往上摸,先是扣住了她的兩隻大白兔,隨後一隻手從她的腰間小衫里伸了進去。

一路摸進乳罩里,抓住一隻大白兔開始揉搓起來。

只一會兒,就把季小桃揉頂的火燒火燎的了。

「陳楚,你放開,別讓人瞧見了,你說為啥明天咋就幹不了?」

季小桃雖然被弄的火燒火燎的,不過理智還在。

她感覺不能再被弄了,這些大夫有的下班走了,有的還沒走,萬一被人撞見了,自己以後還在咋在醫院實習啊?再說以後也沒法嫁人了。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的,自己沒忍住,和陳楚弄出這事兒來,縣城就這麼大點的地反,一個人知道,沸沸揚揚的就全知道了。

那以後更是嫁不了霍子豪了。

所以她忍住衝動要掰開陳楚的手。

女人有時候比男人心念堅強的多,別看男人比女人身強力壯,心智卻不如人家。

「小桃姐,明天真就幹不了了,我聽人家說割包皮下面會腫起來的,真腫起來了,還咋干你了?」

陳楚這麼直接說,把她弄的臉色紅紅的,不過聽的更過癮。

下面不由得又泛出蜜汁來。

剛才被陳楚乾的,她現在渾身都沒勁兒,不過卻從里往外透出一股爽勁兒和過癮勁兒。

心想怪不得在縣醫院念書的時候,那些室友都和男人出去租房子住呢,原來被乾的感覺這麼好。

這麼想的時候她不禁又有些害羞,臉上紅紅的,覺得自己這麼想不是一個好女孩兒,有點不要臉了。

下面雖然熱乎乎的,渾身也軟綿綿的,不過她還是控制住了**。

「陳楚,不行,讓人撞見了,那是要壞事的,先不說我能不能在這裡呆了,萬一讓我哥季揚知道你把我給那啥了……你還能好的了么?」

陳楚一聽季揚兩個字,下面立馬軟了。他嘴上說不怕季揚,心裡還是膽怯的。

剛才碰見閆三他都怕了,因為他真的打不過人家,不過閆三卻把王洪斌揍了,反正他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最好狗咬狗使勁咬。

「嗯,咱這樣是怕被人撞見……」

「咯咯咯……」季小桃轉回身看了他一眼。

感覺他下面也軟了。

不禁在他腦門上點了一下。

「看把你嚇的,我哥平時也不打人的,尤其是現在找了一個工作,只想本本分分的過日子就好,只要我不被欺負了就行。行了,我走了……」

季小桃說著要走。

陳楚還是有點捨不得的在她俏臉上親了幾口。

「行了,別鬧了,這樣吧,明天我早點來,你……你不要睡懶覺,我……,我讓你干一會兒……」

季小桃說完紅著臉推門一路小跑離開了。

陳楚還有些傻愣愣的。

「明天早上?嘿嘿……」這小子下面又梆硬了起來,大口喘著粗氣。

隨後爬在窗戶上,看季小桃騎著二六自行車離開了,到大門口的時候還回頭張望了一眼。

陳楚沒看清,但是感覺她是在沖自己笑了。

「季小桃……明天,明天我要好好乾你……」

陳楚在心裡暗暗發誓。

心裡有事,晚上他就睡不著了,到了後半夜陳楚迷迷糊糊的,好像聽到走廊有依稀的腳步聲。

還有門吱呀的被推開的聲音。

陳楚依稀的知道,門是被反鎖的,怎麼會開?

忽然他想起季小桃給他講的那個故事,說這醫院裡曾經死了個老太太,所以鬧鬼。

以前晚上值班的醫生很多在半夜12點都看見樓上有個老太太走來走去的。

嚇得醫生都不敢來值班,只有一個打更的老頭兒,還住在縣醫院的崗樓里。

陳楚是在睡夢中,稀里糊塗的捕捉到這些信息,不禁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時,他感覺身旁有人。

而且那人一點點的靠近,竟然要鑽進他的身體。

而後傳來一個老太太的咒罵聲。

他不知道那是咒罵什麼,聲音不像是人發出來的。

只感覺渾身麻酥酥的動不了。

陳楚奮力掙扎,感覺自己站起來了,在和那個穿著黑衣服的老太太推搡著。

不過,他的脖子似乎被卡的死死的,像是被人掐住馬上要窒息的感覺。

忽然,陳楚想起鬼怕人吐他。

他也不管靈不靈,張口就沖那老太太吐了起來。

呸呸呸的吐了個不停。

那穿黑衣服的老太太才鬆開手,然後推開門一路罵著走了。

陳楚呼哧呼哧的坐在床上。

忽然,他睜開眼。

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好好的,根本就沒有動。

他忙起床打開了燈。

卻看到地上自己吐了一片口水。

不禁一下從腳底板到腦瓜頂都激靈靈的打冷戰。

身體也有點哆嗦起來。

他聽過老人講過鬼上身的故事,而自己這還是第一次遭遇。

他坐在床上呼哧呼哧喘了一陣。

反而不那麼怕了。

他走到門口,吱呀一聲,推開了門,看著走廊黑漆漆的。

剛才的勇氣頓時又煙消雲散了。

閉上眼,一路磕磕碰碰的跑到了縣醫院的後院。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兩聲的雞鳴聲。

心這才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