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八十七章偷情趁夫離去

第八十七章偷情趁夫離去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馬華強笑了,一笑麻子臉上的肉直顫悠。

「楚哥,就,就這點事兒啊!王偉算個jb啊!我一腳就能踹死他!」

「行,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把他收拾了!嗯,今天就收拾!」

陳楚正說著,徐紅走了過來,身體靠在一個土坡上。

馬華強好像明白了什麼,沖陳楚擠擠眼小聲說:「楚哥,徐紅這丫頭挺好,你好好玩玩……」

他說完轉身走了。

陳楚兩手插兜,此時徐紅背靠在一個土坡上,屁股上沾了點沙土。

兩眼盯著陳楚看。

土坡上的風吹了過來,徐紅微眯起眼,手擋著眼前,好像被風沙迷住了眼似的。

張老頭兒說過,這種送上門的女人不幹白不幹,反正自己也不搭感情在裡面。

相反,如果弄進了感情,自己會越陷越深,受到傷害。

陳楚明白,張老頭兒的意思就是這種女人就和她玩玩,和那小蓮一樣,對她不冷不熱,不付出真心,她反而會真心對你的。

如果你對她太好,像王大勝那樣跟狗似的,她反而會瞧不起你……

陳楚走到她跟前,看了一眼外面馬華強領著黃毛走了。

他反而覺得馬華強這人還不錯,至少比王偉強的多。

「褲子都沾灰了吧?來,我給你抖抖灰。」

陳楚說著伸手抓了徐紅屁股一把。

「哎呀!你幹啥啊?」徐紅笑了一下。

此時她穿著一身白,上身的白衣,褲子也是白的。

「沒幹啥,就是幫你撲落撲落褲子上的灰!」陳楚說著又抓了她屁股一把。

徐紅啊的叫了一聲,屁股抬起來,陳楚一把就把她攬入懷裡,張嘴親了過去。

反正就是玩玩,不玩白不玩,那小蓮是的別人的老婆,自己都玩了,更何況這個徐紅人家怎麼說也是個黃花大閨女,即使不是處女了,那能怎麼著?哪有幾個季小桃那樣的處女。

陳楚張嘴親著,兩人都互相摟著脖子。

徐紅很會接吻,只是開始不適應,現在和陳楚有點熟了,便深情起來。

她張開小嘴兒,陳楚的舌頭伸了進去,感覺她口中的滑膩。

兩手一手掐著她的屁股,一手抓著她鼓鼓的胸口。

徐紅嗯嗯的呻吟了幾聲。

兩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嘴唇緊緊的貼著嘴唇。

陳楚猛的用力,兩手抓住她的兩瓣臀瓣,狠狠的貼住自己身體。

徐紅感覺下面被硬硬的大傢伙抵住,狠狠的頂著他下面凸起的崗樓。

她感覺一陣的暈眩和過癮。

不僅緊緊抱著陳楚的腰,下面微微凸起的崗樓狠狠的磨蹭陳楚的大傢伙。

「你真騷……」陳楚輕輕說了一句。

「哎呀,你罵人家幹啥?真是的,人家以後就是你對象了好不?」

「不行!我不想處對象,再說我有對象了。」

「你,你有對象了?不能啊,你同學沒說你……都說你沒對象。」

徐紅臉上有點驚訝,又問道:「她是誰呀?」

「你不認識,她是縣城的。」陳楚不禁想起了季小桃,如果算對象,她應該是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抽空應該給她打一個電話。

「反正我已經有對象了,你要是和我玩也行,但我不能當你對象,你要是不願意,我現在就走。」

陳楚說著鬆開她火辣的身體,就要往外走,剛走幾步。

徐紅跑了幾步抱住他的腰。

「別走,你有對象我也不在乎!」

徐紅說著閉上眼,就那麼貼著陳楚的後背。

陳楚笑了。

心想這女人真要是痴情了還真傻,不過首先男人得先有那個實力。

所謂的魅力其實也是男人實力的一種。

有的男人對女人卑躬屈膝,阿於奉承,或許會得到她的開心、她青睞和身體。

但是卻很難得到她的感情很真心。

大多數的女人都更喜歡壞男人。

陳楚回過頭。

看了看徐紅。

「你真的不在乎我有對象?我再問你一遍,我們就是玩玩,要是願意,就玩,不願意,就散。」

「我……我願意……」徐紅說著,解開了衣服扣。

她上身穿著一件小衫,解開了,裡面有一件短小的白色背心,兩隻大白兔在裡面呼之欲出。

在小白背心裏面鼓鼓的,幾乎下一秒就要彈跳出來,徐紅有點緊張的身體前傾。

陳楚能清晰的看到她那一道美人溝。

真是太大了。

只有十六七歲的徐紅美人溝咋有這麼大?是不是男人的手給捏、揉出來的?

陳楚也不想那麼多了,伸手從她的美人溝里伸進去,抓住了一隻大白兔就揉了起來。

「小寶貝,你這奶這麼這麼大?」

徐紅被揉的呼哧呼哧的,兩條大腿也禁不住來回搓著。

不過陳楚沒想干她。

在人家房後不遠,萬一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楚哥,要不,要不咱找個地方干吧,你這麼摸我真難受。」

「外面都濕乎乎的,沒幹的地方,還是先摸摸得了。」

陳楚把她的小背心往下拽了一點。

那奶就露出了大半邊,陳楚伸手一拖,那一枚有些發紅的相思豆便露了出來。

季小桃的相思豆是粉紅近乎透明的。

這丫頭的有點紅了,顯然不是處女,不知道被人幹了多少次了。

陳楚一口含住那枚相思豆,然後吸允了幾口,就把它塞回裡面了。

拍了拍徐紅的屁股。

「行了,差不多我得回去上課了。過兩天地上風乾了的,咱還去壕溝裡面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