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八十八章細孔吞竹無語

第八十八章細孔吞竹無語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劉翠嚇了一跳。

她家的廁所是用土坯子圍成的。

根本就是四處都是窟窿。

還好有苞米桿兒圍成的柴禾垛擋著,不過陳楚跳過土牆,她蹲在那撒尿就被看的一清二楚了。

「陳楚……你……」她慌張的想提褲子,不過屁股還沒擦。

天色發黑,不過還能看到劉翠殷紅的面容。

她臉色發燙,忙掏出手紙就要擦屁股。

「劉翠,我來給你擦吧!」陳楚激動的小聲說著已經走到她跟前。

「一邊去!」劉翠擦了兩下屁股,慌忙站起身,提起褲子。

借著夜色,陳楚隱約看到劉翠下面那一抹黑鬱郁的叢林和一些肉肉的褶皺。

下面不禁梆硬的了。

激動的過去一手摟住劉翠的腰,一手摸著她美麗的長脖子。

就把她抱進了懷裡。

「劉翠嬸兒……我好想你……」陳楚微眯著眼,臉在她脖子上深情的蹭了一下。

「陳楚,你別鬧,這在上廁所呢!再說,孫五去看電影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電影才開演不一會兒,再說兩個片子咋的也得三個多小時呢。劉翠,你答應我的,讓我干一次,現在正是時候啊!」

陳楚說著更把她抱緊了。

下面的傢伙也硬硬的抵住劉翠的屁股。

感覺從她圓滾滾屁股上傳來的彈性,不由得輕輕的,好受的呻吟了一聲。

「別鬧,等……等這兩天雨水幹了的,我去苞米地給你一次,你就再等兩天不行啊……」劉翠說著掰著他的手。

不過陳楚抱的很緊,她沒掙脫開。

陳楚腰眼用力,下面不禁在她的屁股上啪啪頂了兩下。

感覺下面正頂住劉翠的腚溝子,陳楚差點刺激的噴了出去。

劉翠也呼哧呼哧喘了兩口粗氣。

感覺陳楚那東西太大了,自己下面都不知道能不能裝的下。

「陳楚,現在真不行!」

陳楚不聽她的,已經貼著她的脖子親了起來。

舌頭也在她的耳根舔著,呵著熱氣。

廁所的三面都是苞米桿兒圍成的柴禾垛。

只有陳楚後面是院子的苞米地,陳楚兩手一起在劉翠腰上解著她的紅布條褲腰帶。

劉翠掙扎兩下,還是被陳楚解開了。

不禁在他胳膊上狠狠擰了一把。

陳楚悶哼一聲,下面頂著劉翠的腚溝子,每頂一下,劉翠就往前竄一點。

一直把她頂到廁所的土胚子圍城的牆上。

陳楚壓著她,劉翠的雙手自然的放在土牆上。

隨後陳楚解開褲帶,掏出了下面梆硬的傢伙。

然後把劉翠的滌綸布料的褲子往下一扒。

劉翠啊的一聲,渾身顫抖了一下。

這還是她第一次被別的男人扒褲子,還是在自己家。

臉上又羞又臊。

手腳都不知道該如何動彈,嘴裡只小聲說。

「陳楚,不行,你別干……咋的也不能在這兒干啊……」

陳楚已經激動的不得了。

昏暗的夜中,他看到劉翠滾圓的小麥色的屁股,不禁有種流鼻血的衝動。

下面的傢伙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拍打了幾下,發出啪啪的脆音。

他心想,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先把劉翠上了再說。

張老頭兒說過,劉翠這種女人和那小蓮不一樣。

那小蓮屬於騷貨,怎麼上都行。

她屬於那種貓的性質,如果將來看到更好的男人,她肯定會和別的男人走的,所以對那小蓮一定不要投入感情,以免日後受到傷害。

而對於劉翠不一樣,這種女人屬於烈鳥,從一而終,如果把她上了,就算以後自己再窮困潦倒,她都不會狠心離開的。就像家貧的狗,從一而終。

再說劉翠的身材太過火辣,雖然下面穿的是滌綸的粗布料褲子,上身是一件普通的格子的確良襯衣,但是上面那兩隻大兔子已經沉甸甸的垂下來直晃悠。

陳楚兩手激動隔著的確良襯衣摸了上去。

下面的把褲子褪掉,光著屁股往前一頂。

劉翠又呻吟一聲。

她的褲子雖然被扒掉了,但是紅褲衩還穿著,陳楚這一下頂在她火燒雲上。

讓她火燒火燎的,下面有些溫熱了。

「陳楚,不行……」

劉翠往前走一點,陳楚就跟進一點,像是狗皮膏藥似的貼住劉翠的屁股。

下面連戳了好幾下,都戳到人家的紅褲衩上了。陳楚才發現劉翠的褲衩還沒脫。

陳楚手抓住紅褲衩兩邊的鬆緊帶,往下一拽。

立即,劉翠整個豐滿彈性的小麥色的屁股完全暴露在夜色里。

陳楚激動了。

兩手撫摸著那兩隻臀瓣。

下面用力一頂。

也不管劉翠裡面濕不濕了,反正先干進去再說。

陳楚已經不是初哥了,自然能分清女人上下眼,這一下位置有點偏,不過陳楚伸手挪動一下,腰眼再次用力,屁股往前再用力一撅。

「啊!」劉翠大聲叫了一聲。

感覺下面被堵住了一樣發悶。

陳楚也感覺一陣濕軟滑膩,下面好像進去了一個頭。

接著下面又一用力。

發出撲哧一聲。

陳楚的大傢伙已經進去了一半。

「啊……陳楚,不行……啊……」劉翠兩手抓住土牆的土卡拉,屁股晃動著要把那進入的大傢伙甩出去。

不過陳楚已經抱著了她的腰,臉貼在她有些濕潤的後背上。

「我的好嬸子,你,你下面好緊,跟沒結婚的女人似的,來,今天我一定好好糙你……」

「滾……陳楚,你快拔出去,嬸子改天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