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一百六十四章大家一起看黃碟

第一百六十四章大家一起看黃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馬華強差點摔個跟頭。

心想整天弔兒郎當,騎著個二八自行車橫晃的陳楚,咋也弄了個電話?

還小桃?

馬華強眼睛轉了轉,像是明白了什麼。

黃毛卻問道:「楚哥,說啥呢?」

「去,一邊去,別跟著參合!」

馬華強推了他一把,心想這事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僅示意幾人先停住,讓陳楚邊走邊打電話。

「你……混球啊你!」

電話那邊的季小桃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陳楚出院這麼久,都沒聯繫她。

就像是糙完了不要了是的。

季小桃都想去鎮中學找他問問了,但又面矮沒好意思。

「陳楚,你行啊,真行啊!我知道了,行了,掛電話吧,等我哥砍死你吧……」

「小桃姐……」

「別叫我!陳楚,我討厭你!」

「你……你要是真討厭我,那就讓你哥砍死我好了……」

季小桃那邊沒了聲音。

過了一會兒才丟了一句。

「我哥怕打針,你……你去買幾個針頭,他就怕了。」

陳楚暈了。

「不會吧!」

「呸!我能騙你咋的?我哥那脾氣,就是現在我去拉架也不管用,你……你活該!這麼長時間都不來看我一眼,陳楚,你……你有良心么?」

「嘿嘿,小桃姐,你不知道啊,我天天想你?

??夜夜想你,想你想的都睡不著覺,都不知道擼了多少回了……」

「你……滾……陳楚,你怎麼那麼流氓?你……你越來越學壞了,陳楚我告訴你,你再這麼流氓,我……我肯定不會嫁給你了……」

陳楚笑了。

像是看見季小桃那副扭捏又害羞的模樣是的。

「小桃姐,我沒流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太想你了。」

「你……那你想我啥?」季小桃聲音不大的問。

「嗯……我最想你的大白屁股了,那摸上去的手感,還有你的小嘴兒,我好想親親……親親的屁眼吧,真好……」

「哎呀……陳楚,你討厭啊你……沒你這樣的……這麼長時間了,才打一次電話,一打電話還欺負我,還跟我哥打架,你……你都把事兒做絕了你!」

「小桃姐,沒啊,我省吃儉用,好不容易攢錢買了部手機,第一個就是給你打,告訴你號碼來著……」

「滾蛋吧你……陳楚,你,我和你說,我哥最害怕我了,因為他一惹呼我,我就拿針頭扎他……你,你呆會就往他大腿上,胳膊上扎,沒事,他皮糙肉厚的扎不透……」

陳楚笑了。

心想真是應了那句話,女生外向……一般女孩兒都是這樣的,當然,她得真心的對你才會這樣了。

現在把季揚的短處都說出來了。

陳楚雖然不知道好不好使,不過人總是有缺點的,季小桃不會坑自己。

他打這個電話的目的也是不想鬧僵。

馬華強一說那人是季揚,他馬上就想到了季小桃。

那女生相貌可人,一想到她那小摸樣,自己下面就硬了。

如果可以,他倒是願意娶季小桃過一輩子的。

摟著她的大屁股過一輩子都不會軟的。

陳楚讓馬華強他們停住不動。

幾仍愣了一下。

馬華強說:「楚哥,不帶這樣的,上次跟老疤就是你一你一個人上的,這才對付季揚,兄弟幾個也豁出去了,群毆他!」

「群毆個屁啊!你們誰也別動,誰動一下,我現在就把他干趴下!都回去!」

馬華強琢磨了一番,點點頭。

見陳楚往前走了一段,然後就拐彎了。

「馬哥,這回咱咋整?」黃毛在他身後問了一句。

「還能咋整?跟著……」

馬華強點了一根煙,等了一會兒,感覺陳楚走了一段距離了。

然後帶著人一路小跑的跟了上去。

而已經不見陳楚的影子了。

此時,陳楚已經拐下土坡,離著學校不遠有一個診所。

陳楚繞道跑著來到這裡。

「大夫,買注射器……」

一看門牌不對。

裡面出來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

呵呵笑著:「小伙,你要啥樣的,什麼型號的……」

陳楚哪懂得什麼型號啊。

「我要最大的,越大越好……」

這人拿出了幾個,陳楚都感覺太小,這要是拿出來,季揚還不再一腳踢飛啊。

這時,他看到院子里有人在給驢注射什麼。

他手裡拿著的東西大的很。

「大夫,我就要那個了,多少錢?」

「那個……那個是給驢注射的……」

「行!多少錢?」陳楚抽出一張一百的。

大夫笑了笑,收了十塊錢。

陳楚把外套脫了,包著那個注射器就往外走。

此時,紅星撞球廳外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有看熱鬧的鄰居,也有一下染著黃頭髮的小混混。

這些人一聽說季揚來了,都跑過來看看。

就像是追星族是的,季揚便是這些整天遊手好閒小混混的偶像了。

季揚的胳膊只是簡單的包紮一下。

並沒有什麼大礙,在外面一邊跟著金星說笑,一邊抽著煙。

金星也笑了。

「兄弟,怎麼樣?這小子夠勁兒吧!」

「糙他媽的!老子大意了!不過跟這小子打架挺過癮的!」季揚說著啪的打了一竿子撞球,進了。

「呵呵,我也挺過癮的。」

「麻痹的,這事兒不算完,敢拿自行車砸我?我非把他乾的他爹媽都不認識!」

「季揚,都這麼長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