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一百七十一章豬顏不會改

第一百七十一章豬顏不會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正所謂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要是跟著美女搭配當然如此了,要是跟個醜八怪能噁心死。

當然,陳楚能跟心儀已久的柳冰冰柳副村長做在一起,一起寫字,他自己感覺那是修來的福氣。

平心而論,柳冰冰的字寫的非常好了。

筆跡娟秀優美,和人長得一樣美。

陳楚看的哈喇子都要流下來了。

下面梆硬梆硬的,好想握住柳冰冰那雙寫字的小手,好想說一聲,美人兒啊,別累壞了,讓我寫吧,讓你這小手寫字,我心疼啊,看你這麼累,我都受不了,我的心都要碎了啊……

陳楚呼吸也有些急促,更是緊張,心裡確定了,要是真能娶到柳冰冰這樣的老婆,一定天天在家裡面供著,不讓她累著,甚至都不讓她讓風吹到,一定好好的護著,寵著……

陳楚心花怒放。

不經意的看著會記徐國忠也是眼睛直勾勾的瞅著柳冰冰。

哈喇子提溜提溜的。

「好字,真是好字……」

「徐會計,你沒事去把電風扇拿來,沒看著寫字都挺熱的么?你就不能有點眼力見?」

劉海燕看著他這德行心裡就不舒服,徐國忠就是村裡的大色狼。

就這幅德行,現在要是沒人,他都敢朝柳冰冰撲上去了。

「咳咳……」徐國忠白了眼劉海燕,想說什麼但還是忍住了,畢竟現在他不是副村長了,即便是的時候也不敢招惹劉海燕的。

人家跟張財的關係可是老鐵,聽說跟副鄉長還有一腿,這要是給他吹吹枕頭風,自己可受不了……

忙麻溜的點頭說:「唉,知道了,你看我正想去搬椅子,拿電風扇呢……」他嘴上說著眼睛還巴巴的看著柳冰冰。

被劉海燕踢了一腳。

才跑到別?

?屋子拿電風扇去了。

窗子開著,而且村裡的辦公室通風也比較好。

柳冰冰坐著村裡的轉椅,陳楚的屁股也坐著這個,不時的屁股扭動,不是他第一次坐這種椅子覺得新奇。

而是他看著柳冰冰,感受著柳冰冰身上傳來的芬芳的氣息,渾身都跟著難受,像是吃了搖頭丸似的,滿是興奮。

而他的下面的大傢伙硬邦邦的像是一根鐵棒子,不能再硬了。

再硬就爆炸了。

陳楚憋的難受之極,下面一動彈,轉椅一動,褲子磨蹭著他下面的大棍子,那大棍子頭頭的地方最為敏感,這麼一磨蹭他再看眼柳冰冰,特別的舒服。

陳楚心想乾脆多磨蹭幾下,看著柳冰冰射出去得了。

那得老爽了。

「呼……!」陳楚磨蹭的舒服的呼出了口氣。

「弟弟……你還沒吃飯呢吧?」劉海燕問。

「啊?」陳楚答應了一聲。

此時,他跟柳冰冰都在抄寫著前兩年的民意調查,基本上就是應付檢查造假了,誰整天閑著沒事兒調查這玩意兒啊?有那功夫還不如打兩圈麻將呢……

「啊!劉姐,不用客氣啊,我……我不餓……」陳楚心想老子看柳冰冰都看飽了,要是讓老子看著她,老子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不睡都行啊……咂砸,真好啊……

「別的弟弟,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吃飯咋行啊?雖然晚上有飯局,那不還是晚上的事兒么?這樣吧,我先給你煮幾個雞蛋去,你先吃點墊吧墊吧。」

村裡也有個小食堂,只不過本來就沒幾個村幹部,而上面有來檢查的也一般都去外面飯店吃了。

不過,小食堂裡面雞蛋肉啥的還是有的,而廚師……就是那個做飯的吧,是徐國忠他二舅,人埋了巴汰的……現在也不是吃飯的時候,他二舅也不在。

劉海燕便要去給陳楚煮幾個雞蛋先吃著。

徐國忠?忠也嘿嘿笑著說:「那個……大妹子,也順便給俺帶兩個雞蛋,俺也餓了……」

「哎呦,你還餓了?行啊,餓了回家讓你老婆給你煮雞蛋去啊……」

「愛呀,大妹子,瞅你說的,給哥哥帶倆雞蛋能咋的?再說了,我老婆煮雞蛋哪有大妹子你煮的香啊?」

「切,都是雞屁股裡面出來的,誰煮的還不都一個味兒么?想要吃雞蛋啊?行,趕緊去燒水……」

徐國忠咂咂嘴,不過看看柳冰冰人家正個陳楚寫字呢,根本就不搭理他。

不由得有點羨慕陳楚這臭小子來。

不過想想也沒那個必要了,自己吃一個小破孩兒的醋,犯得著么?這小子可能下面的毛還沒長齊呢!

想到這裡,不禁琢磨,既然嫩的吃不到嘴兒了,那就先啃一個老的吧,正好嘗嘗這劉海燕是啥騷味。

「哎呀,海燕妹子,你煮雞蛋我燒水,咱們夫妻雙雙把雞蛋煮,夫唱婦隨……」

「滾吧你,趕緊給我抱柴禾去,我先刷鍋……」

劉海燕踹了他屁股一腳。

徐國忠拍了拍屁股,感覺自己被踹的是那個舒坦。

屋裡就剩下了陳楚跟柳冰冰。

此時,柳冰冰撫了撫額前齊眉的劉海兒,白凈的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柔嫩修長的小手不時的伸過去擦著。

陳楚好想過去幫著她舔乾淨,如果可能的話,那可是天下最美的事情了。

偶然的,柳冰冰一抬頭,看著陳楚愣了下。

「你看啥呢?」

「啊?沒,沒,柳副村長,您,您出汗了?」

「沒事兒,出點汗還不正常啊,對了,你叫陳楚對吧,你挺勇敢的,今天的事兒還真要謝謝你。」

「哦,不謝不謝,柳副村長一心為咱老百姓做事費心,老百姓自然擁護,以後誰要是敢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