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一百七十八章永享貪歡

第一百七十八章永享貪歡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陳楚一想起那個小賣店的女人,下面就硬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先擼出去一把了。

媽的,那女人也太騷了。

不過陳楚馬上想到得先把閆三整了,不然自己過不好,也糙不好這些女人,總是有後顧之憂。

昨天閆三那一下差點勒死他。

一想起閆三,陳楚可硬不起來了。

騎自行車速度也加快。

到了紅星撞球廳,正看到季揚在那搥撞球。

季揚招呼了一聲:「楚兄弟,過來打一桿。」

反正時間也挺早的。

陳楚喊了一聲:「好嘞!」

跳下了二八自行車過來跟季揚打撞球。

陳楚也不會玩,季揚就教他,這玩意也簡單,主要靠時間磨,積累經驗了。

陳楚亦是一打球就跐溜。

「楚兄弟,不是我說你,你這自行車也該換換了,不說騎摩托車啥的,弄個變速自行車也好看啊……」

「呵呵……能騎就行,對了,我還有事兒問你了。」

「啥事兒?」季揚嘭的打進去一個撞球。

「我想問問,有沒有什麼辦法,殺人還不犯法……」

季揚停了下來。

「楚兄弟,誰得罪你了?你還是就是和我隨便一說。」

「是有人得罪我了。」

「誰?」

「閆三。」

呼!季揚吹了口氣,又打進去一個球。

「楚兄弟,這件事交給我吧,我幫你擺平他,讓他以後不敢再招惹你,但是殺人……犯不上了,這年頭,除非你有錢,或者你有勢,殺個人幾十萬的擺平,不然肯定槍崩了!這件事交給我吧,沒事了,來,咱打球。」

陳楚笑了笑。

「這事兒你不能管,你幫我擺平了,氣我出不來,我必須親手滅了他,才能順了這口氣,就像你要親手滅老疤一?

?……」

季揚皺了皺眉頭。

要是別人和他這麼說話,弄不好已經動手了。

他抽出煙盒,遞給陳楚。

陳楚擺了擺手,瞄著撞球。

季揚點著了一根煙抽了幾口。

平穩了下心緒。

「呼……楚兄弟,你是挺牛,我像你這個年齡的時候也是覺得誰惹乎我,我就要整死誰,不過實際上沒人那麼牛逼,你看我都二十三了,打過架數不清了,砍人也有幾十個了,但也沒整死一個。我看啊,差不多算了,閆三以前也是混過的,不過是吃生米的,誰也不跟,自己單幹,混子裡面也講究個服字,閆三算是條漢子。」

「糙!」陳楚球杆一扔。

季揚聞言臉色倏地變了。

「季揚,我問你,算漢子他媽的就光明正大的打,為啥從後面偷襲?」

「楚兄弟,你何出此言?」

「你看看!這他媽的是閆三昨天勒住我脖子的,還有印呢!」陳楚指了指自己的大脖子,也把衣服領子翻開給季揚看。

季揚皺著眉。

仔細看了半天。

把煙扔了。

罵了一句:「糙他媽的挺狠啊!這是往死你整你,他已經對你動了殺心了。」

「麻痹的,昨天差點勒死我。」陳楚呼出口氣。

季揚又指著陳楚脖子上的印痕:「麻痹的,這閆三還好不是專業的,不然你現在已經活不成了。」

陳楚一愣。

季揚又問:「他是怎麼勒住你脖子的?」

陳楚示範了一次,然後說:「麻痹的,我用後腳跟撂踢到他籃子上了,不然還不撒手呢,這是什麼損招啊?」

季揚搖搖頭。

「楚兄弟,這不是損招,這是巴西柔術,這招算是鎖技,我給你示範一下,你看你能逃出去么?」

季揚說著往後面一竄,胳膊勒住陳楚脖子,一手按住他的頭,而膝蓋前提,兩肋往後竄。

他用力不大,不過陳楚亦是打是打不著他。

過了一會兒,季揚才鬆開他。

陳楚的臉已經通紅了。

「楚兄弟,這些都是損招,狠招,閆三還是沒練明白,來,我告訴你幾招。」

季揚走進裡面,把撞球案子推了推,又把地掃了掃。

早上也沒幾個人。

季揚就先後教了陳楚三角鎖,十字固,斷頭台,加上這個鎖技,就四招了。

陳楚學東西也快,沒多少時間這些技術都掌握了。

「楚兄弟,這是地面技,一般單打獨鬥才能用的到的,但一般打架都是站立式的。」

「呼……」陳楚亦是眼界大開。心想這次回去得好好問問張老頭兒了,如果以後真被這些柔術鎖住該怎麼破?

不禁問季揚:「這些……你是咋知道的?」

「呵呵……楚兄弟,學唄,我小時候就愛打架啥的,十七八的時候就混,也遇到過幾個老師,教我點東西,但就是看我太喜歡打架了,所以就教我點皮毛,所以我學的也挺雜的,還有狠的,比如泰拳。」

季揚說著,兩手夾住陳楚的脖子,肘部下壓。

雖然快速提膝。

「你看,正常人被這樣連撞幾次就倒了,現在有搏擊比賽只允許這麼撞擊一次,然後就放開,但要是真正打架可沒這樣的,這就是泰拳的兇猛之處了……」

季揚又教了陳楚一些泰拳招式。

果然是狠戾,直接。

季揚甩了甩頭。

「楚兄弟,如果你要自己對付閆三,以小打大,我感覺用泰拳合適,我也只會這點皮毛,也沒深學,因為功夫再高,也不如片刀,人家一刀砍過來,你就是鐵膝也得被砍成兩段,而片刀再快,也沒子彈快,人家一顆子彈就要了你的命了。」

陳楚點點頭,感覺這次收穫極大。

「季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