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上民間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上民間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陳楚感覺孫五這人還挺有意思。網

隨便問了一句。

「剛才在歌廳那幾個女的長相都不如你媳婦兒啊?你咋還出來找?」

孫五眨了眨眼睛。

撓頭嘿嘿笑了笑。

「楚兄弟,可能是你沒結婚還不知道,這女人有的時候不能光看長相,也看感覺的……」

「感覺?」陳楚不明白了,心想感覺不是相貌帶來的么?像朱娜,柳冰冰,還有孫五媳婦兒孫翠這樣的。

一看就有感覺了,尤其是孫翠那滾圓的小麥色的大腚眼子,手一掏她腚溝子下面嘭的就硬了。

孫五又嘿嘿笑說:「結婚這玩意兒就是第一年當飯,第二年帶干不幹,第三年逃難,就是你結婚第一年,天天跟媳婦在炕頭兒上干,我也是的,第一年差不多一天干三四次,天天干,腰眼子差點沒累折了,第二年就沒意思了,媳婦兒哪地方有個痦子都知道了,就帶干不幹的,第三年就跟左右摸右手似的,根本就沒有感覺了……」

「哦!」陳楚點了點頭,心裡多少明白了。

不禁想起王霞,徐紅,自己跟她們過還沒到一年呢,這才偷情偷了這些日子,感覺都有點玩夠了,不願意玩了。孫五和劉翠都結婚十來年了,可能真如同他所說的,根本就沒有感覺了。

不說成逃難,也跟左手摸右手似的,儘管別的女人不如自己媳婦,但是圖意的就是個新鮮感。

就像總吃紅燒肉也膩歪,也得搭配點小鹹菜啥的。

說白了,就是自己媳婦糙夠了,想換13玩玩。

孫五見陳楚不說話。

以為陳楚不懂,不過又想到他跟那小蓮的傳言,可能也不是小伙兒了,肯定把那小蓮給糙了。

不禁嘿嘿笑著說:「楚老弟,你經歷的可能女人少,等你多經歷幾個就明白了,這玩意兒就得勤換,我現在是質量一般就行,主要就湊個數量。」

「湊個數量?」陳楚問。

「是啊,就是湊數量,我現在數著,一共玩了六十多個女人了,我要玩到一百個女人,那多牛逼啊!這輩子就是死了也值了!」

陳楚有點明白了,孫五這傢伙是把一百個女人當做目標,那意思便是要糙了一百個女人。

……

倆個人邊說邊走,天色已經暗黑了,又過了兩條街,看到了一片有些低矮的樓區,而與之相對應的便是不遠處的客運站還有些喧囂。

且大多數是開往瀚城方向的客車,很少有長途去沈城省城的。

這條有些暗黑的街道沒有路燈,不過一條街窄小的門市店外面都立著五顏六色的燈箱。

大多寫著『美髮』,有的直接寫著『按摩』亦或『足療』啥的。

不過,大多還是美容美髮的。

夜幕下,孫五一臉淫笑的沖陳楚挑挑眉毛。

陳楚也明白這就是傳說中的洗頭房了,表面上裝著挺正經,心裡也賊高興。

兩人心照不宣,裝著走路的樣子晃蕩盪的走過去。

這一趟最少有二十多家干這行的。

有不少門口坐著露大腿的老娘們,那大白腿肉呼呼的,在夏日清風裡面別樣的風情萬種了。

而上身穿的也很涼快。

「大哥!剪頭不?」

「大哥,讓老妹兒給你洗個頭吧!」

……

好幾個女的都揚手招呼過來。

陳楚撇了幾眼,就往前走。

孫五則笑嘻嘻的,眼睛盯著那些人的大白腿看。

「楚兄弟,咋樣?你看看,行不?」

陳楚小聲說:「行啥啊?歲數都太大了……」那大白腿還不錯,胸也可以,都鼓鼓囊囊的,但不能往臉上瞅,那臉化的都跟刷牆似的,而且臉上都有贅肉了。

「歲數太大啊?有歲數小的地方……」

孫五跟他又往前走,看見一個叫做『浪淘沙』美髮的店門口坐著兩個小姑娘。

一個穿黑衣的短頭髮大眼睛的女孩兒,看那模樣頂多是十七八歲吧。

而另外一個是穿白衣裳的長頭髮女孩兒,也就那個年紀。

兩個女生都挺白的,下面露出半截白白細細的小腿,銀亮的高跟鞋極其誘惑。

「楚兄弟,那兩個好,正好咱倆一人一個……」

陳楚看了兩眼也有點動心了。

男人不色就不正常了,就假正經了,看到好看的小姑娘誰都想多瞅幾眼,誰不想摸摸她屁股干一把。

兩人直接走了過來,那兩個女孩兒抬頭問:「你們洗頭還是按摩啊?」

「玩!」孫五直接說了。

這時,斜刺里一個晃晃悠悠的傢伙也瞄準了這兒,幾步過來:「老妹兒多少錢一把啊?」

他和陳楚孫五一撞見,雙方馬上鬧了個大紅臉。

「哎呀,這……這整的,這不是孫五兄弟,跟……跟陳楚么?」

陳楚也嚇了一跳。

我糙!村會記徐國忠。

這老傢伙也跑到這放騷來了,這個巧勁兒。

雙方遲疑了一陣。

還是孫五常來,忙嘿嘿笑道:「徐會計咱……同去,同去……」

徐國忠也咂咂嘴,客氣說:「都來了,那去一起請,一起……那個,一會兒都記我賬上,然後走村裡賬……」

他是村會計,隨便巧立個什麼名目,這點錢就報銷了。

『浪淘沙』小店不大,裡面卻有四個女孩兒,長得都可以,普遍就是年紀小。

都不到二十歲。

三人謙讓了一會兒,還是徐國忠先挑,這老色鬼,直接把最好看的那個長頭髮的女孩兒挑走了。

陳楚有點撓頭,不過這玩意就這麼回事,都是小姐,又不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