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一百八十八章曉腚偷瞅心儀改

第一百八十八章曉腚偷瞅心儀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曉腚偷瞅心儀改

那二十幾人已經手握傢伙。

鏈鎖,片刀,鎬把,還有棒球棒,甚至還有拿著亮晶晶的雙節棍的。

這些人不禁身高體壯,並且一個個目光狠戾。

那些看熱鬧的不禁退後十多米。

那小蓮也哆哆嗦嗦的抓住陳楚的胳膊。

那小青雖然見過大場面,但面對這種場面不禁亦是手心裡冒汗。

她雙目圓睜,咬著嘴唇,心想最壞的打算就是自己賣出去,讓他媽的老大玩一次得了,反正男人和女人那點事兒,說難聽點是自己被人糙了。

但仔細想想就是那點事兒,說白了就是活塞運動,反正自己嫁人了,也不是大姑娘了,但不能讓自己妹妹受害了。說到底今天來迪吧還是自己鬧騰的。

至於報警,這別想了,在人家一畝三分地,電話沒掏出去就被人拿下了,再說,能有這大場子的,肯定和警察是一溜神氣的,不然能養活這麼多打手,警察還不管么。

這在沈城也正常了,不過沈城的黑老大都不屑弄這些小動作了,人家都包工程啥的,對於女人,人家一招手有的是年輕漂亮的大學生,嫩模啥的。

這麼強來是有失身份,也就在瀚城這樣的中等城市才有這樣裝逼的黑道老大吧,在大城市,這都是人家十年前玩剩下的,現在不願意玩的了。

這時,陳楚踏前一步。

低低說了聲:「小青姐,你們快走……」

他說的聲音很小,很怕對面的人聽到。

這樣的場面如果說倒退一個月陳楚都差不多得尿褲子,沒準自己一個人先跑了,把那小蓮跟那小青扔在這不管的。

不過現在不一樣,跟季揚他們打過幾場之後,陳楚已經不再是一個膽小怕事,猥瑣的小子了,他正一點點的成長。

「行!行啊!牛逼啊!」那瘦高的禿頭桀桀笑了笑。

「麻痹的英雄出少年啊!和我手下刀奪幹了個平!小逼崽子沒看出來你有兩下子啊!行,你行!」

禿頭沖陳楚伸出大指豎了豎。

陳楚心裡已經明白,對面這人一定是季揚說的馬猴子了,馬猴子跟尹胖子的在瀚城的實力不相上下,應該說比尹胖子多少還強一點,他手下最厲害的打手便是刀奪了,今天算是見識了,的確比自己厲害,跟季揚應該是一個級別的。

「小逼崽子!你在哪混的?」馬猴子停下來又問了一句。

陳楚想說和尹胖子認識,心想還是他媽的算了,這要是說出去不得被人打死。

「馬哥對吧?道上有句話叫做禍不及家人,也就句話便是男人不許打女人對吧?」

「糙!」馬猴子罵了一句:「你麻痹的認識我?咋的?你想說啥?」

「馬哥,今天的事兒我一個人抗,和我姐姐沒關係,有事兒沖我來!」

「行!夠兩撇,算個老爺們!」馬猴子又是桀桀一笑:「小逼崽子,我給你個道,跟我馬猴子混,這件事兒扯平,怎麼樣?還有條道,不給面子,那我也得給我兄弟們有個交代,你說對不對?」

「馬哥說的有理,不過我現在還在上學不能混,我哥是縣裡派出所的所長,姓王……」

「糙!你麻痹啊!」這次沒等馬猴子說話,刀奪先罵上了。

馬猴子擺擺手,掏出手機撥了過去,隨後問陳楚說:「你叫什麼名字?」

「陳楚……」

過了一分鐘,馬猴子沖電話說了幾句,隨後掛了。

「呵呵……麻痹的。」馬猴子把電話交給旁邊的小弟。

「陳楚,我看在王所長面上,今天就不廢你一條胳膊了,不過你麻痹的拿一個小破比縣城的所長壓我,太他媽不給我面子了!兄弟們上去捶他一頓讓他知道知道厲害,麻痹的下次來我馬猴子場子也知道怎麼做人!」

「知道了馬哥!」

二十幾人大聲答應了一句。

馬猴子示意他們把手上的傢伙扔了。

這些人輪拳踢腿的就沖了過來。

陳楚沒躲,身後還有兩個女人呢。

自己這次再動手,身後的那小蓮跟那小青就遭殃了。

這些人衝過來,陳楚想起了穆國良一夥揍孫胖子的事兒了。

心想麻痹的出來混真是遲早要還的,剛揍完孫胖子沒多久,沒想到自己也沒人圈踢了。

麻痹的,認了,不過風水輪流轉,馬猴子老子這個場子一定找回來!

陳楚學著孫胖子的樣子,兩手護住頭,隨他們踢。

且深深提起一口氣,感覺身體緊繃繃的,他們的拳腳落在身上沒那麼重了。

那小蓮嚇得哭了起來。

那小青則死死抓住妹子,不讓她過去。

足足一分鐘,馬猴子喝口遞過來的茶水,才大喊了一聲:「好了!」

眾人停手。

朝陳楚身上吐了幾口罵道:「麻痹的,小逼崽子以後眼睛放亮點……」

這些人離去,迪吧音樂再次驟起。

這些跳舞蹦迪的人像是沒發生啥事兒似的,繼續嗨起來。

那小蓮跟那小青去扶陳楚。

陳楚自己踉蹌站起來。

吐了口血水。

那小蓮哭著說:「咱去醫院吧……」

陳楚搖搖頭:「先回去,醫院不管事兒。」

那小青沒說什麼,馬上張羅車。

陳楚回到賓館,自己走進衛生間,刷刷刷洗乾淨了身上的血,隨後掏出張老頭兒的葯,開始在身上跟臉上塗抹了起來。

心想麻痹的,馬猴子你給老子記住了。老子要殺了你……

陳楚塗抹了一遍藥膏,在洗手間過了半個多小時,又重新的洗了洗,果然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