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有的時候人的眼睛彷彿真能說話的。

或許他能表露彼此的好感,驚奇,歡喜,厭煩……陳楚現在感覺就是如此的。

當張嬌的一雙水汪汪明媚的狹長的眸子看過來的時候。

他忽然有一種感覺。

那便是自己戀愛了。

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是的,他凡是看見的女生,只要是美女,他的心跳都加速,都想糙一把。

他感覺自己又愛上了一個人,有種眩暈的,彷彿難以自拔的感覺。

張嬌的眼睛直淡淡的看了他一下,但是她的眼睛眸中明亮,黑白分明,像是訴說了很多的東西。

緊緊的把陳楚給吸引住了了。

陳楚忽然覺得,張老頭兒說的真對,眼神絕對可以秒殺一個人,現在他就有種被張嬌俘獲的感覺。

感覺身體還是自己的,靈魂就屬於另外一個人了。

感覺像是有種想要保護張嬌的衝動,關心她曾經自己不知道的一切,包括她任何一點都想去了解跟關心。

張嬌甩了甩馬尾辮,目光清澈灼灼,像是一條清冽的消息,已經在陳楚心裡流淌了。

……

檢查衛生基本都是這麼回事。

而張嬌的資料也已經交到了陳楚的手中。

是用鋼筆寫的,學校需要一個記錄,老師懶得管理這些事兒。

陳楚現在作為大隊長了,當然初三的得管初二跟初一的大隊長了。

當他看到張嬌遞過來的簡單的簡介。

張嬌,一米六二,16歲,大楊樹鎮小柳庄三社,小學,畢業小柳村小學,初中一年到初二小柳庄中學……

個人愛好上寫著愛好美術舞蹈啥的。

陳楚瞄了她幾眼,見她身段苗條,雖然是坐著,但是舉手投足間似乎顰顰婷婷,婀阿婀娜的。

「好啊……真好……」

這時,陳楚的電話響了起來。

陳楚忙掏出走到一旁接聽。

初二班級嘩然一片,很多女孩兒都羨慕的望了過來。

那時候漢顯BB極都是稀罕的東西了,更不用說手機了,而且還是99c。

農村有句話便是窮養兒富養女的。

兒子不能慣著,多教育以後孝順,但是女兒就要不能斷了錢花。

不然……容易被人拐跑了。

女生相對於比男的愛慕虛榮而勢力。

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就是這個道理了。男人奮鬥大抵是為了有朝一日得到更多的女人,女人……或者說現在的女人很多不知道奮鬥二字怎麼寫,大多數想靠婚姻,婚姻就是她們奮鬥的一種。

陳楚一掏出手機打電話,立即吸引了大半女生的目光。

就像雄性比較牛逼,雌性都想靠攏一樣。

陳楚也注意到了,不過走到走廊接了電話。

「弟弟,啥時候來啊?那幾個**都到了……」

電話中傳來那個小賣店女人焦急的聲音。

陳楚笑了笑:「大姐啊,你別急啊,我這裡也在忙,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吧。哎呀,我這手機要沒電了。」

陳楚說完掛了電話,隨後關機了。

重新回到班級之時,就看到初二又十七八個女生,至少有十二三個看著自己的眼光帶著討好的好感。

而除了張嬌,還有幾個長得也很不錯的。

陳楚心裡一陣意淫,心想要是把這幾個也褲子扒下來糙了可好了。

檢查了一圈。

陳楚又看初一又幾個漂亮的女生。

不過感覺有點太小,才十四,都沒張開呢,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他不太喜歡,手一摸上去都沒啥肉。

這時朱娜人家早回班級去了。

懶得跟他在一塊走。

陳楚把學生檔案交到校長辦公室,回去上自習,順便看看什麼《鬼瞳》這本書。

發現這本書簡直就是一個妄人寫的。

滿嘴冒泡瞎白話,要不是張老頭兒極力推薦,他才懶得看呢,比政治教育還能騙人呢。

裡面吹的都沒邊沒沿的了,將真氣發出體外如何如何……陳楚不禁啞然失笑,心想什麼真氣啊!張老頭兒還說先練習氣功,隨後演變罡氣,最後是真氣。

現在自己練的就能放屁,哪有什麼氣!

一本書一百來頁,陳楚看的直打哈欠,不過又玉扳指的功效,看的也記住了。

第一節課是歷史課,老師沒來,他就繼續看。

第二節說老師沒來,去開會去了,其實都是在作假,應付教育局的檢查而已了。

等剛下課,陳楚在走廊晃蕩的時候。

路小巧一拐一拐的搬了張椅子過來了。

隨後咚的一聲往陳楚身邊一放,手裡的書跟粉筆也遞了過來。

「幹啥啊?」陳楚問。

「不幹啥!」路小巧白了他一眼,毛嘟嘟的大眼睛翻了翻。

「寫黑板報!」

「寫黑板報不是你寫么?你給我幹啥啊?」

「給你幹啥?誰當學委誰寫!反正我給你放這了!」路小巧把粉筆跟書啥的都放在地上了,轉頭就走。

「哎,路小巧等一會兒!」

陳楚兩步追上去,看著比自己矮了大半頭的路小巧。

「啥事兒?」路小巧揚了揚脖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紅紅的小嘴兒嘟嘟的。

陳楚真想摟過來狠狠的親一口。

「那個……小巧啊,我想你了。咱倆……」

「滾。」路小巧小聲嘀咕了一聲,白了他一眼,轉身要走。

「小巧啊,是你定親了么?」

路小巧停住了,回頭問:「你聽誰說的?」

「嘿嘿,聽別人說的了,你和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