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歡女愛_第二百一十四章長槍所向_頂點小說 - 爬書網
    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二百一十四章長槍所向

第二百一十四章長槍所向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國民黨稅多,XX黨會多。

簡短的開會能從晚上開到後半夜。

正好跟搓麻將的時間有一拼。

總之大多村幹部離不開一個搓字。

上山下鄉那會兒的蹉跎歲月,大多在農村搓麻繩,當個小幹部天天陪著領導搓麻將,不許贏。

開會的時候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搓大腿,管你什麼會,十幾大召開都有睡覺的。

到時候表決的時候都跟著舉手就行了。

幹部好當。

有技術的都去當技術員,有知識的都去當老師,有文憑的都去當文員。

既沒有技術,又沒有知識,也沒有文憑,啥都不會的就只能當領導了。

……

徐國忠咂了咂嘴,暗道一聲可惜饅頭了。

他嫖娼捨得錢,平時還是挺會過的。

村上還沒來人,徐國忠老舅正在這裡打雜,燒完了開會泡好了茶葉,然後挨著個位置倒著水。

收拾完了就出去了。

「那個……咋沒有柳副村長呢?」徐國忠咋咋嘴問。

「啊!柳副村長回縣城了,她在縣城住,走的早,再說了人家一個姑娘,開這麼晚的會不方面……」張財說著坐到會議室的主位上了,抽出煙遞給了徐國忠一根。

徐國忠接過了,給張財點上,然後自己也點著了。

「那有啥不方面的?我有摩托車,我可以送……」

「老徐啊!你坐下!」張財指了指下面的位置說。

「老徐啊,咱可都是國家幹部啊!」張財抽了口煙,吐出了眼圈說:「個人生活作風問題可是大事啊,老徐啊,你明白不?你有摩托車,我還有……咳咳……村上還有羚羊轎車呢!咱作為村幹部,必須以身作則才行啊!你來回接送柳副村長?是要有人說閑話滴?做官很難啊!做一個清官,做一個好官,更難!」

張財說完叭叭叭的開始抽煙。

徐國忠裂了咧嘴,心想狗屁啊!你還是好官了?是你想霸佔柳副村長這個大學生村官吧!你跟婦女主任劉海燕搞破鞋的事兒,鄉里鎮里都知道,你裝個屁啊!

徐國忠心裡明鏡似的。

不過都是心照不宣了。

兩人都抽著煙,不一會兒滿屋子全是煙霧繚繞的了。

「那個……劉海燕咋還沒來?」

「去找村民代表了!」張財說。

「啥村民代表啊?不就咱這幾個人么?」徐國忠問了一句。

張財抽完了一根煙,瞥了瞥他。

「你不懂,以後咱開會都得找幾個村民代表,算是監督咱的,上面號召下來的。」

「誰啊都?誰代表?」

「陳楚做記錄,這小子字寫的好,必須得有他,不然老徐你記錄……」

「咳咳……這個得有,我同意。」

張財冷笑一下,心想誰問你了。

「還有衛生所的小袁,咱村裡沒少在人家那開白條,還有民兵連長徐廣寬,就那麼回事吧,現在徐廣寬在派出所幫忙呢……」

兩人等了一會兒。

人陸陸續續的到齊了。

小袁還是穿著白大褂。

一進來就笑了:「哎呀,村長開會還找我來啊!那啥?咋不見柳副村長呢!」

徐國忠冷笑的撇了他一眼。

心想這姓袁的的也不是啥好東西,一進屋就問柳副村長,也是條跑騷的狗。

民兵連長徐廣寬人很老實,只是悶頭坐著,話說的很少。

最後進屋的便是劉海燕跟陳楚了。

徐國忠這時有些熱了,才把帽子摘了下來。

腦袋上還扣著紗布。

上次讓閆三一磚頭給打的。

讓袁大夫縫了三針。

柳冰冰不在,劉海燕就成了焦點了。

劉海燕本來坐在靠著暖氣片的位置,徐國忠也湊湊的擠了過去,半邊身子塞進了暖氣片跟桌子中間的夾縫裡,沖著劉海燕嘿嘿笑。

「徐國忠,你擠進這裡幹啥?就這麼點地方,你咋擠進來的?」

「多大縫我老徐擠不進去啊?縫再小點也能進去……」

大夥鬨笑起來。

張財板著臉:「老徐啊,嚴肅點,好好坐著。」

會議開始。

陳楚負責記錄,主要便是教育局要撥款重建村裡的小學校,小楊樹村的學生都去縣城上學太遠了。

教育局準備撥款十萬蓋校舍,剩下的村裡自己想辦法。

不過張財跟徐國忠的意思當然是把以前的校舍修一修對付用,錢他們賺點。

不過也缺老師,這個是個問題。

誰願意來啊?

一時間誰都沒辦法了。

張財敲了敲桌子。

「剛才你們聽到教育局十萬塊錢都樂了,一說老師都沒主意了?我告訴你們,老師工資教育局給開,每一個月三百。」

「咳咳,村長,我感覺我行。」徐國忠搓搓手站起來:「為人民服務么!我白天沒事,就去學校代代課……」

張財一拍腦袋。

「就你古井貢酒說成古丼貢酒的主,還疼了就游一游能教課?」

「我只是代課啊,等找到老師了,我就不幹了。」

張財知道他是奔著那三百塊錢去的。

不過又想到這小子是會計,村上有塊地方自己想占,得他簽字,就敲定了徐國忠臨時代課了。問大家有沒有意見。

誰也不傻,都舉手同意了。

陳楚負責記錄。

之後又是村裡的日出清單。

什麼補助貧苦戶五百塊,不過去掉車油錢五十塊,過路費五塊,雜費二十五,其他三十五,還有兩塊錢是濕巾,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那天婦女主任劉海燕那天來事了,花兩塊錢買的紙巾也報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