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二百六十三章騷貨還在樹林闌珊處

第二百六十三章騷貨還在樹林闌珊處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兩人的身體重疊在一起,有些擦黑的陳楚壓著白花花的王露的身子,像是疊羅漢似的。

有的時候女人喜歡黑一點的男人,就像有些時候男人喜歡棕色的女人,那種小麥色的皮膚更是讓男人喜歡,下面硬的快。

王露是那種白凈的,熟透了的女人,奶跟屁股都是那般彈性十足,陳楚揉著捏著,隨後站起身,王露掏出紙巾遞給他,兩人簡單擦了擦,忽的,王露被他摟住了脖子。

她以為陳楚要親她,說了句討厭,不過下一秒一個軟軟的大傢伙就塞進了她的嘴裡。

「嗚嗚……你幹啥?」王露嘴裡含著陳楚的東西,有些含糊不清的發出聲音掙扎兩下。

「咱多干兩回,給我舔舔……」陳楚說著兩手就扶住她的頭,軟軟的下面在她嘴裡來回抽弄起來。

「不行……」王露掙扎兩下,聽見陳楚一陣享受的低低呻吟,並且他下面的東西還真有點硬了。

王露面紅耳熱,就蹲在下面,一手攬住陳楚的腰,一手扶著他的胯下大傢伙的根,嘴開始一下一下的套弄起來。

感覺著王露濕潤的小嘴兒,自然和下面不一樣,這小嘴兒里的溫度可比下面好的多,陳楚都想射她一嘴了。

王露套弄了一陣,他下面的大傢伙慢慢的支棱了起來,堵住她的嘴,王露發出嗯嗯的呻吟,嘴唇也發出撲哧撲哧的響聲。

陳楚這時抽出了濕漉漉的傢伙,拍了拍王露的臉:「寶貝,把腿分開。」

「滾……」王露被他說的不好意思了,不過還是劈開大腿,剛噴完,雖然外面擦了,裡面還是有些濕漉漉的,陳楚的大傢伙噗嗤一聲又糙了進去。

啪啪啪的開始糙了起來,一連糙了二百多下,陳楚又扛起王露的兩條大腿,邊糙還邊聊天,十多分鐘後,陳楚拍了拍王露的大白腚說:「我的寶貝,來,換個姿勢,你撅著,我從後面插進去糙你。」

「陳楚,你給我滾,能不能別說糙這個字,你……流氓……」王露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心裡卻是挺過癮的。感覺陳楚用這個糙字比什麼字都直接,一個字就讓他渾身發熱發軟的狠,而且下面還弄的又更濕了。

王露撅起大屁股,陳楚拍了拍,忍不住的掰開她的兩個臀瓣,看著她的屁眼就受不了的嘴湊過去,伸出舌頭在王露性感的屁眼上舔了起來。

「啊……不要……痒痒啊!煩人……啊你……」王露呻吟起來,心裡卻是燒的火熱,恨不得陳楚的嘴,還有舌頭在她的屁眼的地方好好的舔,用力的舔,多多的舔。

陳楚吧嗒吧嗒的舔了一陣,隨後把堅硬的大傢伙往她的屁眼裡插,不過插了幾次沒成功。陳楚怕時間來不及,就順著她的腚溝子往下面插去。

王露兩手扶著那顆倒木,兩腿又分的大開,屁股使勁往高撅,細白的柳腰下沉,圓嫩的屁股還對著陳楚晃了晃。

陳楚受不了的又附身過去在她的屁股跟腚溝子上一頓啃,這才兩手掐著有些濕漉漉的大傢伙,在她的腚溝子邊上磨蹭一會兒,然後撲哧一聲插了進去。

陳楚一進去就開始快速的**起來,隨即狠狠的撞擊著王露的大白腚跟一浪一浪的漲潮了似的,王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感覺被陳楚糙就是這樣的過癮。

感覺他的大傢伙的衝擊還有持久至少頂的上五個男人,王露聽她的一個姐妹說,從來和自己男人就沒有過高朝,同時也不懂得高朝到底是啥玩意。

直到有一次晚上她自己走夜路,被幾個劫匪拉進樹林**了之後,才懂得了什麼叫做高朝,她沒報警的原因第一是怕丟人,怕和自己的男人有間隔,怕以後離婚。

還有就是……她被輪了之後並沒有感到什麼羞恥跟受到侮辱,相反,就是開始的時候有些怕,但她被糙了半個小時候,爽的北都找不到了,她那閨蜜和她講,真希望再被強姦,被男人輪著糙一次,興奮地感覺真是不一樣的好。

王露那時候聽的渾身火熱。就像男人一樣喜歡玩,喜歡一起糙很多女人,大家都光著腚在一個床上玩呀玩,女人也是一樣的想法。

她們嘴上不說,但是也是很**的,巴不得自己跟幾個花樣美男光著腚一起糙來糙去的。

不過王露現在知足了,跟陳楚在一起造耐,不禁可以享受女人的高朝,而且還有一種被男人**般的快感,陳楚這樣不停的快速抽送,就像和五個男人的戰鬥力差不多,這樣的無休止的**,甚至比五個男人甚至還要強。

王露被糙的浮想聯翩,身體柔軟無力,口中**著:「王八蛋,陳楚……我糙你媽,你……你糙死我得了,啊……用力啊……啊……」

陳楚連續糙了她二十分鐘,看到王露的屁股都有些被糙紅了,那水好像都被糙幹了,陳楚的大傢伙也有些麻木,並開始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的拍擊著王露的身子聲音就像是爆豆一樣。

「我……啊……」王露更把屁股撅得老高,興奮的頭髮甩了起來,身體被陳楚撞擊的受不住了,已經跪在了地上。

兩隻膝蓋落地,兩手也扶著前面的草叢,手指緊緊的抓住兩把青草,指甲都用力的嵌進了泥土裡。

王露渾身發顫,水又多了起來,陳楚連續不斷的**和撞擊,像是要把王露的這口水井給舀幹了似的。

「啊……王八蛋,你糙吧!啊……我……啊,糙死我好了,王八蛋……」王露像是要哭出來一樣,不過屁股還是往上挺翹的撅挺著。

而她下面的水已經泛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