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二百七十章騷男要出軌

第二百七十章騷男要出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科學上說男人女人必須有親密的接觸才能加快好感,哪怕是摸摸小手,抱一抱,或者碰撞碰撞,尤其是沒和男人發生過啥的女生,合理的碰撞一下,她會對這個人產生異性好感。

嘴上說討厭暗自卻歡喜,古板的理科男非要把感情說成了複雜的數學方程式,非較真,認為感情是一件多麼困難的多麼複雜的,但是藝術生會輕而易舉的把女生拿下。

比如對女生說要對她以身相許,其實就是想跟人家上床的書面語。

或者說我要和你一起從晚上的星星守候到黎明太陽升起……其實還是要和人家睡覺的意思,說的非常浪漫詩情畫意,本意就是一個虛頭假面的流氓而已,女生偏偏吃這一套。

不吃這一套的女人,非要和男人談一段精神戀愛,處了半年小手都不讓摸了,趁早離她遠點,那種人是天生的矯情和事兒媽……比如事兒媽林黛玉,吃飽了撐的整天沒事找事甩臉子,還葬花?就是一個裝逼大俠。

……

柳冰冰被弄著弄著有些習慣的樣子,其實就是人的一種慣性,好男人長在嘴上,一張破嘴會說,會哄人,柳冰冰想氣都氣不起來。

陳楚嘿嘿笑,柳冰冰不禁一皺眉:「你笑啥?」

「呷?冰冰,你等我到二十五歲,我感動的啊,我今年才十六,你要等我到二十五,也就是九年,你太好了……」陳楚掰著手指頭算著年份。

柳冰冰都氣暈了:「呸啊!你想的美啊!等你二十五?我都三十多了,人老珠黃了?你想怎麼的就怎麼的了!你想娶我就憐憫的娶,不想娶了,看不上我了,就一腳把我踢開!你想的美!我剛才說的是我等你到我二十五歲,就兩年!」

「啊?是這麼回事啊。」陳楚有點失望了,兩年我能幹點啥啊。

「不行算了,我還不等了呢!我今年都二十三了,快老了都……」

陳楚是慣犯了,忙摟住柳冰冰的細腰,想要親還有點夠不著人家的嘴,就在她粉嫩的脖子上親了兩下說:「誰說你要來了,你永遠年輕……」

女生都是哄著來的,陳楚輕車熟路,白話了幾句,開始研究人家的門,門是出不去了,還有窗戶呢,從外面打不開,裡面可以打開的。

陳楚掀開窗帘,打開窗插,推開窗,自己先跳出去了,然後伸手拉柳冰冰。

人家大長腿一下就邁過去,然後把手遞給她,撫了撫頭髮鑽了出來。

柳冰冰臉上都火辣辣的,心想自己乾的這叫啥事啊?怎麼和這小子同流合污了,偷情都偷到人家炕頭上了,還跳窗戶出來的。

陳楚關上了窗,小聲說:「柳副村長,你剛才也看見了,這潘鳳跟徐國忠搞破鞋,這房子不能給她家翻蓋。」

柳冰冰點點頭,在辦公本子上記著,不過自己臉上卻也發起燒來,徐國忠跟潘鳳搞破鞋,自己跟陳楚不也……算了,柳冰冰晃晃頭不去想了。

隨後兩人出了大門,又走了幾家,馬小河家也是夠破的,等兩人回到村裡都快中午了。

徐國忠、潘鳳、孫五、小袁大夫,還有王小眼都在,尤其是王小眼看見陳楚氣就不打一處來,那樣子就像隨時衝上來要咬人似的。

柳冰冰咳咳兩聲,甩了甩長發,剛才被陳楚插了一頓,雖然下面有點疼,但是整個人有種說不出來的喜悅的感覺,女人就像是花,是美麗的植物,要想讓這植物開的漂亮,必須得給她鬆鬆土,施施肥才行。

陳楚的抽出進去的糙就是在給她鬆土,而噴進去的東西就算作施肥了,男人那東西大部分是蛋白質,還有很多研究不出是什麼東西,總之都是精華所在,營養養顏滋潤那是不用提了。

而且那東西和女人的水在一起一頓攪和,便是常言說的陰陽調和,滋陰補陽,精氣神都不會再缺了。

柳冰冰過去抓了一把桌上的瓜子,坐在那嘎巴嘎巴的嗑了起來,王小眼先咧嘴過來說:「柳副村長,我家的磚瓦房要蓋,張村長說讓我來找你……」

柳冰冰拍了拍手說:「不行了,已經定下來了!」

「定?定下來了?啥時候的事兒呀,竟有誰家啊?」

柳冰冰抬頭看了王小眼一眼:「王叔,這事和你沒啥關係,你非要問我就告訴你也行,反正也不是啥秘密,是陳楚家,朱娜家,還有馬小河家,這三家房子最破,先給馬小河家蓋,人家兩個老人,房子後牆馬上就要倒了,然後是朱娜家,兩間房子不倒也差不多了……」

柳冰冰說著最後看了陳楚一眼,沖大夥說:「第三家是陳楚家,他家房子已經倒了,不過家裡就爺倆能對付,朱娜家畢竟是娘倆不能對付了……」

王小眼一聽急眼了:「啥?陳楚家房子倒了就給蓋?我家房子還都燒沒了呢!行,行啊,我去鄉里告你們去!你們不講道理,你們……你們串通一氣,坑害老百姓!我告你們去!」

劉海燕一甩賬本喊:「王小眼,要去就快點去!一會兒鄉里下班了!」

「行,你行!」王小眼明白劉海燕畢竟跟張財有一腿,得罪她就是得罪張財了,罵罵咧咧的往外走:「」媽了個老比的白等了一上午了,晌午飯還都沒吃……」

王小眼剛走,潘鳳就跳起來了:「啥?我家房子咋不重新翻蓋,你們肯定是收了這幾家人家的錢了,我還不知道你們?陳楚,你……哼,我說你怎麼總跟柳副村長在一起呢,感情你們倆肯定有一腿,睡他媽一個被窩裡去了吧?」

柳冰冰臉色紅漲起來,那摸樣像是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