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二百七十一章日日思君想壞君

第二百七十一章日日思君想壞君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額……這個,這個不好吧?呵呵……」陳楚說著搓了搓手,他出奇的臉紅了,他惦記那兩個初二的女生也有一段時間了,而且已經把陳圓弄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沒敢動。

而方陽陽比陳圓還要好啊,比她長得白,腿還比她更長,還更有氣質,一想起來陳楚下面就硬,不過一想到柳冰冰,他咳咳兩聲。

心想先緩一緩,今天還要送柳冰冰回家呢,方陽陽是挺好看的,但是跟柳冰冰一比……算是各有各的味道吧,就像是火燒肉跟豬肉炖粉條,都是好吃的菜,都是油膩膩的大黃花閨女,一個女人一個樣,不同女人秉性不同,味道也是不一樣的。

而且這種女人跟賣的小姐可不一樣,那小姐便是誰給錢就讓誰糙,老頭兒去了也行,醜八怪去了給錢也讓人糙,那樣就沒意思了,沒有那種征服的**。

而這些學生妹就不同了,一個個的個性十足,就像是一個個剛長出不大的嫩黃瓜,一個個的頂花帶刺的,都挺有脾氣的,這樣的才有意思,才好玩。

「咳咳……我今天有事兒,要不改天吧!」

小五嘻嘻一笑說:「也對,今天是周一啊,那丫頭夜不歸宿還不是個事兒,這樣吧楚哥,那就這個周五,你再多等幾天,我肯定讓你把那丫頭弄到手……」

這時金星呵呵笑了:「行了,楚兄弟,你就別裝了,咱都是大老爺們,在外面找個鐵子,找個女人快活快活不正常啊!你真是的,對了,你這是來上課?沒見你背書包啊?」

陳楚嘿嘿一笑,想說什麼,沒說出來。

小五賊精一個,忙說:「金哥我進去看看水開沒開,泡壺茶喝。」他其實就是躲開了。

等小五進去了,金星才問:「咋的了楚兄弟,有人對你不利?還是……你怕邵曉東報復?你放心,他要是敢報復你,我金星就捅了他!媽的,老子肯定挑斷他手筋腳筋……」

「不是……咳咳,金哥你誤會了,我其實是買鞭炮來的。」陳楚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金星笑的捂著肚子,過了一會兒緩過勁來說:「楚兄弟你可真有出息啊,也對,你今年才十六歲,還有玩心,你咋……咋跟個老頭兒計較上了,還整點鞭炮塞人家苞米杆子里,人家一做飯嚇他一跳,虧你想的出來,哈哈哈……」

陳楚臉紅了,自己也覺得這辦法有點不行。

金星又呵呵笑著說:「再說了,你要真想這麼干,也不能塞鞭炮啊,那玩意才有多大勁兒啊!你塞進去一個雷管多好!雷管專門崩石頭的,一般的雷管就有八百多斤力道,好一點的一千多斤,能把那老頭子崩死……哈哈哈……」

「呼……」陳楚汗下來了。

「咋樣?楚兄弟,干不?給句痛快話!」

「金哥……」陳楚猶豫了一番,嘆口氣說:「其實也沒啥深仇大恨的,萬一出大事兒了不好……」

「呵……」金星冷笑一聲:「楚兄弟,你剛才都說了,他都想利用閆三勒死你呢,這還不算啥深仇大恨啊!要我早***挑了他手筋腳筋了,就***那個老死頭子,他還敢訛誰啊?我弄死他,讓他有命拿錢沒命花錢!」

陳楚咬了咬嘴唇,金星呵呵笑了笑:「楚兄弟,不就是王小眼么,妥了,你等著我,把摩托車我先騎一趟,我把那老小子先收拾了!我看他怎麼訛我的……」

「行,我信你了!」陳楚忙攔著:「金哥,你說的那雷管呢,我要兩個……」

金星把陳楚領進屋裡,翻了半天找出了幾隻雷管,一股腦的都塞給他了。

「金哥,你從哪搞的這些玩意啊?」

「嗯,以前我家在內蒙那邊炸石頭來著,就是開採石頭,後來有人承包了,就不讓隨便開採了,這東西就剩下了,我教你……」

其實這東西一點就響,跟鞭炮的原理差不多,但是力氣可比鞭炮大的多了,他是引導火藥爆炸的裝置,但自身的威力也不小。

陳楚心裡還有點忐忑的,畢竟第一次做這種事,再一想又有些莫名的興奮,心想媽蛋的王小眼總是找自己彆扭,剛才還罵柳冰冰,這回非給你點教訓不可。

隨後他揣著雷管忙回去了,快到村口的時候去別人家拽了幾根『毛殼』杆子,這東西挺扛燒的,一般時候做飯捨不得,都掰成一段一段的燒爐子,並且這東西是去年了,異常的乾燥了。

陳楚想了想把一隻雷管偷偷的塞進一根毛殼杆子裡面,隨後放好摩托車,拎著這一段毛殼杆子來到王小眼家後院,單獨扔過去,王小眼不見得能燒,萬一掰開就露餡了。

陳楚琢磨了一番,見王小眼把偷人家的柴禾自己捆成了一捆杵在那,當成自己家的柴禾了。

這東西都是人家的好,比如黃瓜,自己買一百斤就不願意吃了,非去人家院子里偷摘一根黃瓜才好吃,因為那時偷來的。

陳楚悄悄跳進王小眼家後院子,這地方他路熟悉,以前跟那小蓮偷情總是跳人家後院子的。

輕車熟路的走到後窗戶邊上,聽到裡面有人說話,正是王小眼跟他兒子王大勝,王大勝剛從地上回來,汩汩的喝了半瓢水。

問他爹飯好了沒,王小眼罵了他一句說就***知道吃,媳婦都混沒了,王大勝也不吱聲。

王小眼又說:「媽的,這個死陳楚,不知道給柳副村長灌了什麼米湯了,重新翻蓋房子還***有他家,等著,老子一會兒吃完晌午飯就去鄉里告他,讓他得瑟!」

王大勝也罵陳楚,王小眼喊:「去,鍋里正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