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三百三十章談笑賤(一更)

第三百三十章談笑賤(一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晚風輕輕拂動,帶著他的清涼的秋意,還有給人一種伶仃的單薄的聲響,在夜深中,寒意漸漸加緊著濃郁,深秋消失了夏的蟬鳴蛙叫,風也單調而又孤寂的吹著。

遠近星星點點的燈光,微弱的,若干的,洋洋洒洒的像是盛開在陰森漆黑夜中的淡淡小花兒,微弱的亦是像極力脆弱的又掙扎著的生命星火。

季揚隱匿的三樓燈光亦是暗淡,本來是熾白的燈管,換成了度數偏小的燈。

換上的時候,金星還問邵曉東為啥?邵曉東說為了省電,金星差點一腳踹過去,反應一下笑了,這樣才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此時微弱的燈光照在季小桃醉紅的俏臉上,季揚看著妹子的模樣,心裡嘆息,不住搖頭,心想這可能就是命了,妹子咋能看上陳楚呢!那個小王八蛋!

季揚笑了笑:「去!和他說會話你再回來,反正我這也沒啥事,你看,吃的,用的,水都在旁邊呢!用到了我伸手就抓到了,你去,他也跟著忙活一整天了……」

季小桃還是有些不放心,最後架不住季揚勸,季揚是過來人了,自然明白少男少女這點事兒,已經如此了,自己也就認了,只是老爹老媽那個關不好過了,回去可咋說這事啊,有些荒唐啊!

季小桃又扭捏的給季揚削了個蘋果,放在了旁邊,又把電話放在季揚旁邊,季揚笑了:「就隔著幾個屋子,有啥事我一喊你們就聽見了。」

季揚說完忙咳咳咳的咳嗽起來了,心想自己咋瞎說話呢,萬一喊的不是自己,是人家倆人,那自己的意思不也是聽見了?忙改口說:「行,我有事兒就給你們打電話!」

季小桃點點頭,把窗帘又弄了弄,窗子都是塑鋼的,而邵曉東明天也要在內外都加上防盜的鐵架子,不怕別的就怕萬一有人爬樓,可能一般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邵曉東手下不僅有小姐,那些小混混裡面也有一些小偷兒。

爬樓快的不比他們消防官兵差,而且人家還都是一點不用這防護,那防護啥的。

此時,季小桃磨磨蹭蹭的,一會兒動動這,一會兒砰砰那的,季揚打了個哈欠說:「哎呀,你就別在我眼前晃了,都晃的我直迷糊,你,你還不好意思去咋的?」

「哎呀,誰不好意思去了?」季小桃撅著嘴,被季揚說中了,要是她單獨跟陳楚在這,沒啥不好意思的,但是有季揚在,她還真是心裡有些芥蒂了。

她跟陳楚都是屬於那種有些保守的人,不像有些人放得開,在大道上,啥的公共場所都摟摟抱抱,摸摸……甚至摳摳的,旁若無人的那種,季小桃都感覺直噁心,而陳楚也是噁心的。

雖然他挺色的,但是兩個人開個房間隨便色去,把床板子干塌了都沒人管,你在大街上……那成啥了。

總之,兩人都是那种放不開的了,季小桃紅著臉,最後說:「那……那我去看看他,然後馬上回來……」

她說完,邁著細小的碎步子慢慢的往外挪。

季揚朝她揮揮手:「去!」

季揚翻過身臉對著窗子不去理她了,季小桃這次心頭像是小鹿似的亂撞著,往陳楚那裡走,三室一廳的房子,而季揚在中間,陳楚靠著陽台的房間,這麼點的距離,季小桃卻走的挺簡單,滿臉害臊的樣子。

最後到了陳楚房門前,從那條未關嚴的狹窄的罅隙里先往裡瞅了兩眼,沒見到陳楚,卻看到一個黑乎乎的衣服掛,像是個人似的,上面披著衣服,把季小桃嚇得啊的叫了一小聲。

這聲音傳進季揚的房間,他本能的想坐起來,不過肚腹傳來一陣疼痛,隨即想到,我靠!我不能動啊,妹子啊了一聲……季揚拍了拍腦袋,心想肯定是倆人那啥了!我靠,沒這麼快的,不來點欠揍啥的?

心想肯定是因為自己把兩人都給憋壞了,這一見到,還不是乾菜烈火啊!真是的,今天晚上是甭想睡覺了,明天換金星小五這倆傢伙來陪床好了。

季揚不僅直搖頭,他肚腹上的傷已經包紮縫合好,在醫院又輸了血,那攮子雖然捅的深,但並不是三角刮刀,亦不是三棱軍刀了,攮子容易穿透人的身體,那東西挺狠的。

但是穿不透,刺不進人的內臟,只要搶救及時就沒關係,不像三棱軍刀,刺進人體,拔出來都能帶出一塊血淋淋的肉來,縫合都是即難縫合,那是三角口子了。

季揚身上全是傷,身體結實,紅細胞也多,傷口癒合的快,這樣的傷勢,休息一個月兩個月差不多便能復原了。

……

此時,季小桃叫了一聲,門也應聲的開了,陳楚一個翻身起來,見到季小桃站在門口。

忙問:「小桃姐,你,你咋來了……揚子咋樣了?」

季小桃紅著臉,硬著頭皮走進了房間,低頭說道:「我哥沒事兒,剛才我被那個晾衣掛嚇壞了。」

陳楚哦了一聲,隨後走到晾衣掛前,用手打了兩下,然後說:「小桃姐,我給你報仇了……」

季小桃撅起小嘴兒,淡淡的笑了笑,陳楚的房中燈光亦是暗淡了一點,窗子上拉著厚厚的戀慕,不過這暗淡的燈光更能映襯出美人的嬌容。

古時候,亦是說燈下觀美人,便就是這個道理了,在闌珊的燈光中,那回眸一笑更是惹人的心痒痒了。

季小桃說這話又低下頭,眼睛轉了轉,有些扭捏的說:「陳楚……你,你要是沒啥事,我就回去了,我……我就是來看看你……」

陳楚撓撓頭,或許跟季小桃分開的有些時間長了,兩人沒啥親密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