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三百五十四章乍暖還寒時候

第三百五十四章乍暖還寒時候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柳冰冰老娘還真去小楊樹村了,推著輪椅的是一個小伙兒,長得白白嫩嫩的。

柳冰冰老娘被陳楚的針灸扎的不錯,有些熱乎勁兒了,而且好像還有了點感覺。

腳丫子地下有股熱氣的涌動,那便是血液的運行了,一股股的暖流涌動,弄的柳冰冰她老娘挺爽的。

心想陳楚這小子不錯,這醫術的手法挺牛的,就是歲數小點,不然自己就給他介紹一個對象啥的。不過要是自己認他當乾兒子也不錯。

她可沒想到柳冰冰跟陳楚在一塊,第一是兩人年歲不想當,差了七歲,第二是自己女兒可是國家幹部了,開玩笑了么,以後的對象不說是找個處長,最弱也是一個科級幹部了。

而且還要看家庭背景啥的,不能平白無故的就找一個人算了。

而今天她旁邊的這個小伙兒不是別人,剛留洋從米國回來,一說話就蹦出個英文,一說話就蹦出的英文,那叫一個牛逼加閃電。

柳冰冰老娘都被整蒙了,加上柳冰冰的老姨偷偷的跟柳冰冰老娘說:「老姐,你看這小夥子不錯吧,二十四,嘖嘖,剛從米國的愛琴海回來的海歸……人家老爸是稅務局的副局長哪,這小胡的老娘那天不知道怎麼的看到咱家的冰冰了,一眼就相中了,你看這小夥子多好啊,這頭髮多洋氣……」

柳冰冰老娘見到這小子頭髮梳的跟那種印第安人似的,兩邊沒有,剃的跟禿驢似的,中間一條頭髮,差點以為不是國人了。

不知道老妹是怎麼想的,不過她是不喜歡了。

柳冰冰老姨還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年輕人了,都喜歡這樣的。

柳冰冰老娘心想,現在年輕人都喜歡沒頭髮的?然後中間又一撮毛的?怎麼感覺都有些噁心,不過人家老爹了瀚城稅務局的副局長,手握大權,那自己閨女以後的工作啥的得老好了。

進稅務局都牛逼啊。

有幾句便是說,公檢法,稅務局,人民軍隊黑社會,稅務局排名第四,可見那錢不刷刷的進腰包啊!

柳冰冰老娘想到這裡不禁也點頭了,自己閨女以後吃喝不愁,還有錢花,是她當娘的心愿了。

父母為了自己兒女以後富足有錢,天經地義了,這是無可厚非的,勢力也好,瞧不起窮人也罷,偏激,偏頗也好,但是沒有父母想害自己孩子的……

柳冰冰老娘跟柳冰冰通話中,做夢也想不到,柳冰冰此時的一條大白腿已經被太高了,一個非常撩人,讓人血脈膨脹的姿勢,撅著白嫩的大屁股,讓男人沖後面往裡面干著。

而且一乾乾噗嗤噗嗤的水聲嘖嘖的。

「哎呀,我說丫頭,你聽沒聽見我說的話啊……」柳冰冰老娘說著,旁邊的胡海峰,還有她妹子站在旁邊手扶著輪椅。

「嗯……啊……哦……聽著呢,我煩著呢,頭暈,行了,我掛了……」

柳冰冰說著掛斷了電話。

老娘咧咧嘴沖著掛斷的電話說:「這死丫頭,越大越不讓我省心了……」

柳冰冰老姨在旁邊嘿嘿笑道:「那是啊,又不是小孩兒了,你說啥人家就能聽啥咋的?女大不中留……」

身後的胡海峰卻是很少說話,只是抿著嘴淡淡笑著。

……

「陳楚……你快抽出去,煩人,我媽快回來了……真是的……」

「冰冰,我快噴了,再干一會兒,對了,是不是你媽要給你介紹對象啊……」陳楚一邊在後面干著柳冰冰,一陣手托著她的大白腿,一隻手捏著她的屁股。

柳冰冰撅著在那,一個膝蓋跪在床上,一隻手扶著床頭,白白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被拍擊的聲響。

她的滿頭長發也沖白嫩的美背上滑落下去。

而她放下了電話,便是屁股撅著,兩手一起扶著床,床身吱吱呀呀的晃動著,柳冰冰一邊呻吟,一邊兩手扶著也抓著床邊,保持著身體的平衡。

而這樣腿分著,陳楚下面進去的就更深了。

而她的屁股也分開的更大,火燒雲的左右直徑也分開的大。

柳冰冰羞紅滿臉:「行了,別幹了,你就那麼願意干我啊,干不夠咋的?還有啊,我都跟你這樣了,我還咋和別人處對象啊,真是的,你都害慘我了,人家我媽以前就說過不是公務員,就是海歸啥的,就因為你,我以後都讓人給毀了……啊……」

柳冰冰感覺陳楚又狠狠幹了自己下面幾下,像是抗議似的。

她不禁往後甩了甩長發,本來她是長長的淡黃色的馬尾辮的,被陳楚乾的頭髮都散開了,面色紅潤,被滋潤的如同被雨水沖刷過的紅櫻桃似的。

異常的嬌嫩了。

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

陳楚最後抱著她白嫩的屁股,再次受不了的噴射了進去。

這時,外面也恰巧傳來的敲門聲。

陳楚下面緊緊的貼住柳冰冰的火燒雲,興奮的甩了甩頭,感覺自己比做神仙都爽。

柳冰冰也舒舒服服的,不過,聽到了敲門聲臉蛋兒騰的紅了,忙往下推陳楚。

「哎呀,都怨你,你看我媽回來了……這下完蛋了……」

陳楚擦了擦汗,心想讓你老娘看見才好呢,正好結婚唄。

農村基本上結婚都是宴請就算了,對於那張結婚證遠沒有宴請親朋重要。

有的是結婚了,過一兩個月再去補證的,還有更晚的了。

柳冰冰忙光著屁股跳到地上,找衛生紙擦下面,剛才的紙巾都用光了。

柳冰冰老娘不禁在外面焦急道:「死丫頭,開門啊!我忘帶鑰匙了……快點開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