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男歡女愛 >第三百八十七章刑偵鰲頭

第三百八十七章刑偵鰲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娛樂

正常情況下,對方的到刺過來,亦或是砍過來,有很多的防範和擒拿方法,比如正前方直上直下砍過來,可以手掌穿插他持刀手的內側,順著他刀勢下落,手臂可是順勢夾住他的胳膊,反手鉗住對手手腕,可以把刀奪下。

如果是捅過來,手亦是擋住他持刀手內側,多種方法可以奪刀,還可以有李小龍那種彈腿踢中對方手腕的情形,那種彈腿不好弄,弄不好踢偏了,但是實戰是有效的。

但是在千鈞一髮的時候,人的頭腦都是麻木的,沒有長時間的訓練跟下意識的敏感的手段,懂得再多也沒用,真正的打鬥不是平時的反恐演習,真刀真槍的比劃,那種反恐演習里的警察,單兵作戰可能都不如一個正常的被激怒的老百姓。

……

陳楚在一瞬間,只有一個動作,就是飛出銀針,一陣刺中了老疤的喉嚨,老疤一怔,接著,從陳楚身後高高的飛起一人,那人躍過了陳楚的頭頂,膝蓋狠狠的撞擊到老疤的臉上。

只一下,老疤橫著飛出四五米遠,隨即又在地上滾了七八滾,一動不動,不知死活了。

那人遂即雙腳落地,三角域冷冷的看著前方的那些混混。

刀奪老疤全部受傷,他們的精神支柱已經崩潰了,像是退潮一般,此時撞球廳里的金星,馮猛,黑子等人也亢奮的殺了出來,帶著傷的,還能砍人的,衝出**人,一路發瘋的追砍,馬猴子手下樹倒猢猻散,四散開了。

馬猴子也鑽進了汽車,低低罵了一句:「麻痹的,平時吹牛逼,都他媽的是飯桶,都他媽的是只會吃的蠢豬……」

他嘴裡罵著,跑的比誰都快,刀奪也上了車,左手抓著右臂,看和穿透手掌那枚又細又長的銀針,疼痛中,冷汗亦是隨即從臉上滑落。

身邊的小弟忙說道:「刀哥,咱去醫院吧……」

刀奪揮了下手,隨即左手抓住那枚銀針,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的,慢慢將銀針一點點的抽將出來,一股血箭隨?箭隨即從手掌迸射而出。

刀奪要緊鋼牙低罵道:「麻痹的……無恥小人……」

……

馬猴子領著手下撤了,也扔下不少受傷的呻吟的兄弟。

此時,龍七陳楚等人上了撞球廳二樓,季揚已經踉蹌的從輪椅上站了起來,這幾天他一直在養傷,不過見到了龍七,他還是咬著牙站起身。

低低叫了一聲師傅,隨即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龍七沒說話,走到跟前,揮手就朝季揚抽過去一個嘴巴。

清亮的啪的一聲脆響,季揚的半邊臉立即腫脹了起來,隨即嘴角淌出條鮮血,順著嘴角淺淺的留下,龍七反手又是一個嘴巴,季揚另外半邊臉亦是腫了起來,龍七一連抽了六個,還沒有停手的意思。

季揚就跪在那硬挺著,額前的長髮隨著被抽的嘴巴來回的舞動,季揚滿身狼狽,嘴角被抽開,口鼻鮮血直流,嘴已經腫脹了好幾圈。

金星這些跟季揚混的老人亦是認得龍七,此時金星也受傷了,不過還是過來勸道:「龍哥,別,別打了……」

龍七撇了金星一眼,罵了句:「多事。」

隨即一抬膝蓋,金星兩隻眼睛像是瞪出了眼眶,疼的嗚嗚嗚發出一陣聲音,接著兩手捂住胯下的傢伙在地板上蹦蹦蹦的亂蹦。

「唔……龍哥,龍哥,我成太監了,完了,我以後泡不了妞兒了,完了……」金星咧著嘴,故意弄的一副慘樣給龍七看,那意思是吸引龍七的注意力,別去再打季揚了。

但龍七抬起膝蓋根本沒去撞擊他,連他褲子邊都沒碰上呢。

龍七冷冷的看了金星一眼,隨即轉身沖陳楚說道:「楚兄弟,咱們走……」

這時,季揚唔的張開嘴,想說什麼卻先吐出了一口血水。

不過還是堅持的往前跪走幾步說:「師傅,楚兄弟,別走。」

龍七轉身一腳飛出,踹中季揚前胸,季揚橫著划出七八步遠,在地板上流出一道血痕。

龍七哼了一聲道:「說了多少回了,不要管我叫師傅……」

陳楚也嘆息一聲,此時,他已經把面罩扯了下來,黑布已經成了紅布,扯下面罩主要是呼吸幾口氣,那布上面全是血,帶在嘴上,呼吸亦是不便了。

陳楚淡淡說道:「把揚子送醫院吧,還有受傷的兄弟,缺錢給我打電話,我那有點。」陳楚說完轉身跟龍七下樓了。

兩人剛下樓,還沒到摩托車跟前,此時,警笛聲四起,激勵瓦拉的十多輛的警車,龍七果斷的扯下了陳楚摩托車的車牌,隨後抓下自己的黑皮箱。

沖陳楚說道:「楚兄弟,快走……」

如果騎著摩托車跑肯定要被警察包圍的,留下車牌號亦是留下線索了。

……

此時,龍七雖然身上帶著精鋼的模具,但那點重量對他根本不算什麼。

兩人一路狂奔,沖著黑的地方,胡同多的地方跑。

而四周的警察,警笛聲大作。

還有人拿著喇叭在喊話:「放棄抵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抵抗只能是死路一條,你們放心手中的武器,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

「糙!」金星低低罵了一句:「剛才麻痹的幹啥去了!」

一些警察已經衝過來,把金星等人都制住了,本來他們也沒多少勁兒了。

而馬猴子的那些傷號,留下的,一個個該送醫院的送醫院,該帶上手銬的帶手銬。

此時,一眾警察上了撞球廳二樓。

一男警察呵呵笑道:「哎呦,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季揚么?你……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