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星際之大帥威武 >小包子——貝星安

小包子——貝星安

小說:星際之大帥威武| 作者: 啃公主的毒蘋果| 類別:女生

小包身上時時刻刻都散發著一股奶香味,聞著就讓人感覺心裡軟軟的,可他總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尿尿或粑粑,沒兩天,就被貝怒西斯嫌棄了,於是在諮詢過藍家奶奶以後,貝怒西斯決定給小傢伙洗澡。~

一隻大大嬰兒用浴盆擺在床邊,盆里裝了大半的熱水,海諾雅在藍家奶奶的幫助下,小心的解開襁褓,將小包托在腿上,小心的先幫他洗頭,小包很乖,閉著眼睛哼唧兩聲並沒有哭,洗好頭,海諾雅這才將小包的衣服脫掉,一隻手托著他後腦勺,一隻手托著他的小屁屁,先將他的小腳慢慢放進水裡。

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小包剛開始瑟縮了一下,扭著脖哼唧兩聲,等到整個身體都浸入水裡以後,他才不甘不願的睜開眼睛,黑漆漆的小眼睛眨啊眨的溜來溜去,不過據說這個時候的嬰兒眼睛可視距離是非常有限的,藍家奶奶抓著小毛巾輕輕給他擦洗,他兩隻小腳丫在水裡瞎蹬亂踹,小爪也揮來抓去的,時不時的哇哇兩聲,感覺不像在哭,而是在撒歡。

貝怒西斯目睹了全過程,覺得很有趣,心裡痒痒的,便也湊了上去,他蹲在浴盆另一邊,伸手抓著小包的腳丫搖了搖,就見小包的小**突然抬了起來,一條水線輕柔的滑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正中傻爸爸堅挺的鼻樑,糊了他一臉的童尿。

我勒個去~!

我捂著肚笑倒在床鋪里,一手握拳死勁捶床,海諾雅低頭抿嘴,表情嚴肅認真,但肩膀卻不住的哆嗦抖動,藍家奶奶幾乎笑抽過去,忙不跌的將黑著臉的貝怒西斯拽開,「童尿好啊,大富大貴。多福多壽!」

一句話將貝怒西斯心中憋屈的火焰給生生壓了回去。

不過,從此以後,這兩父真心是杠上了。

小包白天睡得越發昏天黑地,晚上越發鬧騰得地動山搖。貝怒西斯的生物鐘幾乎快要顛倒過來,這還不算,小包清醒的時候,只要傻爸爸出現在可視範圍內,他絕對哭得驚天動地,好不容易貝怒西斯哄得他睡覺了,只要一放手。他立馬醒過來繼續哭得驚天動地。

不到一個禮拜,永生不死的親王陛下就彷彿一下老了十歲,那個憔悴喲……,我看著都有些心疼!

好不容折騰到滿月,我重獲自由,立馬抱著小包出門去顯擺,先是去獸族領地溜了一圈,獸王們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嬰兒。~滿臉的稀奇,狼王將爪尖縮回肉墊里,用比小包腦袋還大的肉爪爪輕輕碰碰他肥嘟嘟的臉蛋。小包立刻咧嘴一笑,粉嫩嫩的小舌頭都翹了起來。

獸王們立刻興趣大起,排著隊來各種觸碰撫摸,無一例外的都將爪尖收了起來,那叫一個小心翼翼。

小包也不認生,只要不弄疼他,他絕對不哭,跟面對他親爹時簡直是另一個極端。

聞訊而來的凶獸越來越多,到最後,連圖坦和坦圖都來了。愛笑的小包得到了所有非人類的喜歡,他的人氣很快就超過了我這個純種人類……,說起來,他也算是純種人類丫~!

等回到城堡後,傻爸爸不爽了,「你怎麼帶他跑那麼遠去。也不怕那些粗魯的凶獸們傷到他。」

我也不生氣,只是笑眯眯的望著他,實在不忍心說小包只有在面對他的時候才會哭。

「哇啊啊——」

看吧!!

貝怒西斯手忙腳亂的把小包抱起來,又拍又哄的,可是哭聲還是不止,急的貝怒西斯滿頭大汗,我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他估計是尿了!」

貝怒西斯僵了一下,眼巴巴的望著我,「你來。」

我:「……」

無奈的嘆了口氣,我伸手去接,結果小傢伙一到我手裡,他的哭聲立刻上升了好幾個分貝,只要不是聾就能聽出他的不爽,於是,我將小傢伙塞回貝怒西斯還沒來得及放下的臂彎里,送給他一個同情的眼神,貝怒西斯的臉立馬黑了,僵了又僵,最後認命的找個地方坐下,把小傢伙放在腿上,扒尿片。

尿片上一片金黃金黃的半固體映入眼帘,望著貝怒西斯糾結的眉頭以及嫌棄隱忍的表情,我嘴角微微一抽,原來是粑粑了,難怪黏著他爸不放,丫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等到小屁孩半歲的時候,藍家奶奶終於大發慈悲的給貝怒西斯解了禁,當天晚上,我洗好澡出來,剛坐在床沿,貝怒西斯就光溜溜的撲了過來,忍了一年半啊有木有,別說他,連我都有點那啥了。

前戲做足,炙熱滾燙的棒槌抵在我雙腿之間,我們一起期待著最後臨門一腳的時候……

「哇啊啊——————」

貝怒西斯的臉瞬間黑了,他渾身僵硬的杵在那裡,額頭冒汗,那咬牙切齒的樣彷彿恨不得吃人,我不由得捂嘴偷笑,拍拍他肌肉鼓動的臂膀,翻身下地,把小屁孩抱起來餵奶。

我坐在床沿,低頭望著小傢伙狼吞虎咽的樣,突然,一條火熱的臂膀卷上我的腰,我不由得扭了扭,「別鬧,等一會兒就好了。」

「等不了了。」貝怒西斯低啞的吼了一聲,一手摟著我的腰,一手托起我,找准位置,直接放了下去,身體的重量使得我們契合的部分深入得有些過分,我忍不住一顫,不可抑制的溢出一聲呻|吟。

貝怒西斯背靠床頭,我躺在他懷裡,小傢伙被我牢牢的抱在手上,正吃奶吃得歡的他絲毫不受影響。

貝怒西斯隱忍著停了一會兒,見並不會影響小傢伙進食,大腿微微一動將我頂了起來然後驟然放下,身體的重量令我們再次契合到了最深處,我勒個去,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