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警路官途 >第2092章【轉山的誘惑】

第2092章【轉山的誘惑】

小說:警路官途| 作者:神燈| 類別:都市娛樂

看情形蘇靈芸是發小脾氣了,也許徐志聰哪裡惹她不高興了吧,這個時候參一腳是不明智的,不過杜龍可不能直接拒絕,他得把事情做得漂亮些,決不能讓蘇靈芸最後懷疑到他的身上。

杜龍想了想,最後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他苦笑道:「徐總,這種事是不能強求的,李小姐不想轉山就到聖湖瑪旁雍錯休息好了。」

徐志聰正想說什麼,杜龍繼續道:「不過……假若李小姐並非因為體力不支而放棄轉山,我個人覺得非常地可惜,因為轉山絕非繞著山轉一圈這樣走馬觀花,即使你是無神論者,即使撇開從各個角度以及各個時段觀看神峰都有截然不同的感覺……當你沿著千百年來無數人踏過的轉山小道從神山的腳下走過時,會有一種在歷史中穿梭的感覺,當你歷盡艱辛,完成轉山以後,那種幸福的滿足感更是無法形容,不論你轉山前有多苦悶,有多少難解的心結,轉山之後你都會覺得豁然開朗!李小姐,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不去轉山真的可惜了。」

蘇靈芸給杜龍說得不禁心動起來,她其實是很想去轉山的,她只不過是不想跟徐志聰這個癩皮狗一起轉山而已,蘇靈芸向杜龍點點頭,說道:「雷組長,我再考慮一下吧。」

杜龍向徐志聰打了個眼神,徐志聰暗暗給他豎了個大拇指,杜龍轉過身,又回到了王豐全身邊。

王豐全繼續和杜龍聊了起來,轉山也不是毫無危險的,每年被凍死在路上的人不少,還有被塌方、泥石流什麼掩埋的,因此轉山的時候一定要保持隊形注意危險,一個人埋頭猛走那是絕對不行的。

「我們儘早出發,天黑前趕到執熱寺,在半路可能會有人撐不住想退出,你們要盡量鼓勵,實在撐不住的,讓他們坐車到執熱寺休息一晚再做決定,路上我帶頭雷楊殿後,決不能讓任何人掉隊……」

王豐全詳細叮囑大家,做了充分的準備,半個小時很快過去,休息了一下的人看到陸陸續續有人拐入轉山的小路,他們於是又心動起來,最後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放棄,三十個人都決定要轉上一圈,消除今生的罪孽。

「你的動員講話效果太好了。」王豐全無奈地拍了拍杜龍的肩膀,然後又將幾名導遊召集到一塊,將幾個容易掉鏈子的人分別交給幾名導遊分別照應,兩輛大巴停留在入山的道口旁預備接應,然後大家輕裝上陣,帶上錢和少許飲料、能量棒之類的東西,就開始上山了。

杜龍他們按順時針的方向轉山,一般情況下只有苯教的教徒才會逆時針方向轉山,從219國道向北走了沒多久就開始左轉,向沿著轉山小路走了幾公里,那有一個禮拜台和一排轉經筒,體力充沛的人興緻勃勃地玩著轉經筒,體力不支的人則趁機休息一下。

王豐全見狀讓杜龍他們去一路隨行的越野車上拿了十幾根登山杖分給有需要的人,然後教他們如何正確使用才能減輕雙腿的負擔,若是不會使用,登山杖反而會加重體力消耗。

徐志聰依舊賴在蘇靈芸身邊,他喝了口水,說道:「我上次是夏天來的,人比較多,路也沒這麼難走,經常可以看到虔誠的教徒在路邊三叩九拜地慢慢向前挪,若是長拜,轉一圈要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到現在我還很納悶,那些人怎麼就有那麼堅定的信念?為了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他們的行為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蘇靈芸毫不猶豫地駁斥道:「契科夫說過,人沒有信仰,就如行屍走肉,你不能理解人家的虔誠,正體現出了你的膚淺。」

徐志聰撇撇嘴,說道:「誰說我沒有信仰了?我信的是金錢教,我的信仰比他們要虔誠得多,我相信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則是萬萬不能的。」

蘇靈芸淡淡地說道:「你這話應該對徐伯伯說,或者跟你爺爺說去,根正苗紅的徐家怎麼出了個異端?」

徐志聰訕訕一笑:「大家理念不同,沒有必要跟他們說,其實我還是有點自信的,我至少不是個無能的二世祖,我和你一樣,我花的錢都是我自己賺的。」

蘇靈芸哧地一笑,說道:「曾經有個人告訴我,若不是我有個好爸爸,我根本不可能創下現在的局面,當時我還不信,後來我信了,換個名字去打個證明都要花幾個月的時間,你能想像普通人要想創業有多難嗎?當然英國或許不同,你有個好點子就可以賺錢,不過你若是沒有家族的支持,別說沒人幫你打理生意,甚至現在你還不知道在哪蹲著呢。」

徐志聰的臉色有點難看,他很清楚蘇靈芸的意思,若沒有他家裡人撐著,他早把少管所坐穿,然後繼續坐牢,根本沒機會出國去開創什麼公司。

也只有蘇靈芸和有限幾人敢這麼諷刺徐志聰了,徐志聰眼珠一轉,有了主意,他很誠懇地說道:「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壞事,所以從現在開始我願意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贖罪,小芸,我可以對著佛祖發誓,只要你肯嫁給我,我保證痛改前非,今後再也不做壞事了!」

蘇靈芸沒有說話,不過她對徐志聰的話深表懷疑,這個京城聞名的小惡霸會為了自己徹底改變?蘇靈芸首先不相信自己能有這麼強的魅力,其次她不相信徐志聰的誓言,那個傢伙這輩子說不定已經發過無數次同樣或者類似的誓言了,可信度基本為零。

徐志聰知道她不相信自己的話,他的心中著實鬱悶,事實上徐志聰很少發這樣的誓言,對女人發誓還是他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