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十六章 不負!

第十六章 不負!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蘇舉人嚴肅說道:「方運,你可不要意氣用事。你還小,將來的路還很長,需要有人扶助。我蘇家雖然比不上名門,但也是三代望族,勉強能支持你到三品大員!玉環如果真懂事,知道你是為了前途著想,一定會原諒你。」

「玉環姐心善,必然會原諒我。」方運道。

蘇舉人笑道:「你答應了?」

「但我不會原諒我自己!我方運可負天下人,唯獨不可負玉環姐!」

「你怎地如此不通世故?氣煞老夫!」蘇舉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方運緩緩道:「若是之前我為前途與你蘇家聯姻,或許是識時務。如今我得名師指點,如果還需要靠你蘇家才能走那文位之路,是不是太無能了?」

蘇舉人仔細打量方運,最後被氣笑了,帶著遺憾的語氣讚揚道:「好一個方雙甲,老夫果然沒看錯你,這等氣節讓老夫心服口服。老夫有一貌美女兒年過十二,還有嫡孫女十一,再等你三年!三年內你可任挑其一!」

「你女兒十二歲?蘇老先生老當益壯。」方運道。

蘇舉人臉一紅,道:「老夫的大兒子已經年過三十。」

「謝老先生美意,不過小生心意已決,望老先生成全。」方運道。

蘇舉人低頭生悶氣,不理方運。

蘇家畢竟是望族,而且蘇舉人又很喜歡自己的女兒,不捨得讓女兒給方運當妾,妾的地位太低了,一旦不得寵,連管家都不如,不過是高級丫鬟而已。

所以,方運不能讓楊玉環當妾。

快到方運家,蘇舉人從衣袋裡拿出五張銀票,塞給方運,道:「你為景國破了天荒,可喜可賀,這是一百兩銀子,作為我的賀禮之一。」

「這……太多了。」方運沒想到對方一送就是這麼多,他略一換算,簡直等於誰家孩子上了高中直接送三四萬當禮金,太豐厚了。

哪知蘇舉人卻拍了拍另一側的口袋,道:「這裡面裝著千兩銀票,不算在嫁妝里,你不再考慮一下?」

「謝老先生。」方運伸手接過一百兩銀票。

「唉。」蘇舉人輕聲一嘆

縣裡的大戶都願意資助優秀的童生秀才,可第一次見面直接送一百兩銀子賀禮的,卻從來沒有過,更不用說帶著一千兩銀票,而且想送還送不出去。

馬車漸漸減慢,車夫在外面道:「老爺,前面就是方童生家,好熱鬧,酒席擺了半條街。」

方運準備下車,蘇舉人道:「聽說你赴考的時候是坐牛車去的?」

「是。」

「那這輛馬車和三匹馬就送你了。」蘇舉人輕描淡寫道。

「啊?使不得。您太客氣了,這馬車我不能收。」方運知道這蘇舉人的馬車和三匹馬都不普通,加起來至少值一百五十兩銀子,整個濟縣能坐得起這種豪華馬車的人不到二十個。

蘇舉人卻道:「我是看中你的才學和氣節才贈送馬車,你這等奇才若是連馬車都沒有,是我濟縣之恥,也是我景國之恥!有了馬車,你去大源府求學或去他處遊學都方便。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你的童養媳著想,也要為你的身份想想。」

「可是……」

「方才還直言果斷,現在怎麼婆婆媽媽!我走了,我家裡還有小媳婦盼著你,你要是撞了南牆,記得回頭!」蘇舉人說完洒脫地下車離開。

車夫把鞭子遞給方運,跟著蘇舉人走去。

方運喃喃自語:「可是我想說養三匹馬太費錢了。」

前方蘇舉人的身形一顫,加快腳步。

方運遙遙向蘇舉人一拱手,算是謝過,他知道蘇舉人並非毫無私心,願意給他這麼多錢無非是投資,不過無論怎樣,對現在的他來說都是很大的幫助,畢竟以後需要錢的地方太多了。

方運扭頭向家門口望去,就見那裡張燈結綵,十多個大紅燈籠掛在半空的繩子上,燈籠下面是一張張杯盤狼藉的桌子,桌子上還有馬燈,照著一張張喜悅的笑臉。

酒席本已經結束,可很多人都沒走,許多大漢正在喝酒划拳,小媳婦老婦人則在一起聊著家長里短。

「運哥兒來了!」不知誰喊了一身,眾人一起看向方運。

隨後方運家從裡到外全都熱鬧起來,方運的親戚、鄰居、同窗,熟悉的,不熟悉的,紛紛走出來迎接。

許多人不自覺地稍稍彎腰,露出謙恭的笑臉。

每個人的眼裡都有濃濃的羨慕之色。

少許人暗暗悔恨,早知道方運有出息,以前應該加倍對方運好。

最先走上來的不是親朋好友,也不是鄰居同窗,而是七八個濃妝艷抹的媒婆,她們此刻突然變得力大無窮,幾個人幾乎有鐵索橫江之能,擠開其他人,迅速撲過來。

「哎呀,方公子你可回來了!」

「恭喜方老爺高中案首,老身給您道喜了。」

「恭喜方公子,嘖嘖,我早些年還抱過你呢,你還尿了我一身,那力道真足,差點把我沖了個跟頭,一看就是狀元的命!」

方運哭笑不得,這媒婆說的也太誇張了。

接著媒婆們圍著方運七嘴八舌,有的問方運有沒有看中的姑娘,有的讓方運提條件,還有的給方運介紹張家的姑娘趙家的閨女等等。

在她們看來,方運將來是要當舉人老爺的人,怎麼可能會讓一個童養媳當正妻,哪怕楊玉環很美。

這時候婚姻講究的是門當戶對。

方運正要客氣推辭,就見楊玉環站在門口,望著他和媒婆們。

楊玉環在方運面前永遠是又像姐姐又像母親,不曾抱怨,也從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