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十八章 聖地,書山

第十八章 聖地,書山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沒想到這個伯父這麼大膽,蠻侯相當於大學士,足以一人破城,十分強大。

「那侄兒謝過伯父解我之圍,我正愁不能去府文院。有您這句話,我可以放心去大源府了。」方運立刻站起來感謝。

方守業哈哈一笑,道:「咱們大源方家好不容易出了一個聖前童生,我怎能看著你白白送命?不過,柳子誠雖不敢殺你,但一定會打擊你的文名。他當年的府試位列前十,上過書山,文名和才氣都頗有可取之處,而且他也在府文院,你進了府文院要注意。他只要不動用過激的手段,我不好再對他出手。」

「侄兒明白。不過您能詳說一下書山嗎?」方運好奇地問。

方守業流露出懷念和遺憾之色,道:「那可是聖地。不僅練『文膽』,更能得『文心』。書山共有九山,前三山每山三閣。據說每過三座山,可得一顆文心。」

「我去過兩次。第一次中了秀才去的,可惜只登到第一山第三閣,不能說毫無所獲,畢竟才氣有所增強。第二次是中了舉人去的,可惜在第二山的第二閣前止步。不過我中舉後修鍊文膽,第二次登書山淬鍊了我的文膽,也算是收穫。」

「那書山裡面到底有什麼?」方運好奇地問。

方守業搖頭道:「不記得了,去過的人只記得自己登到什麼位置得到什麼,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記得。書山受歷代眾聖不斷加持,是考驗秀才和舉人的地方。據說進書山後還有極小的可能得到『聖書』,那可是眾聖消耗自身才氣製作的文寶。」

「那可惜了。」方運本以為能從方守業這裡了解一下書山。

方守業道:「記住,日後你上了書山,一定要盡最大的可能向上攀登!我們不是眾聖世家,終其一生也只能進兩次書山,而眾聖世家的人在中進士後,可以第三次進入裡面,將來的成就要比我們大的多。哦,對了,『國首』也有第三次進書山的機會。」

「國首?」方運隱約知道,但不太了解。

「狀元之上,是為國首,十國文人之首。狀元年年有,但國首卻不一定。當年……」方守業的臉色突然黯淡,自嘲地一笑道,「那國首之名太難得,說之無用。你今年要做的就是好好讀書,明年再去考秀才。」

方運道:「我準備今年就考秀才。」

「哦?你的請聖言和詩詞或許可圈可點,但還未學經義吧?離府試不到三個月,你有信心?」

「說不上有信心,姑且一試。」

「也好,到時候你自然知道秀才不是那麼好考的。」方守業話裡有話,又接著說,「你也沒有什麼營生,在考上秀才之前,就在大源方家的族學裡教蒙學、給方氏一族的孩童啟蒙。一個月二十兩銀子,如何?」

「伯父您給的會不會太多了?」方運問。

一旁的方雨生沉默不語,他是秀才,在縣文院里教童生,一個月也不過五兩銀子的收入,方運不過是童生,教孩子就能拿二十兩,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打破景國天荒的雙甲案首值這個價。」方守業道。

「那侄兒謝過伯父,我爭取在十天內處理完這裡的事務,然後去府城。」方運知道這是方守業的好意,只要他在方氏族學裡當先生,柳家人或別人要動他都得考慮後果,這對他是一種變相的保護。

「好,你不再考慮考慮?」方守業站起來說,又看了一眼送不出去的兩箱財寶。

方運笑道:「據我所知,聖前童生雖然少,但也不是人人都有那麼高的成就,而且一個童生成長到進士才能建功立業,那可能需要二三十年,伯父為何如此看重我?」

方守業用手摸著鬍子拉碴的下巴,道:「第一嘛,你那首《歲暮》寫的好,罵柳山讓我很痛快。至於第二,你要是能做出一首『傳世』戰詩或戰詞,別說區區兩萬兩,就是二十萬兩白銀也值得。」

方運這才明白。

詩詞文章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有才氣。

有才氣的詩詞文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能引動天地元氣。

能引動天地元氣的詩詞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戰詩戰詞,有殺敵效果。

而戰詩戰詞中,只有極少的一部分可以傳授給別人、讓別人掌握,成為「傳世」戰詩戰詞。

景國的半聖陳觀海封聖一百多年,他自己所做的詩詞文無數,但可以傳世的戰詩戰詞僅僅只有兩首。

半聖一人可擋百萬師,但卻不能教會人人能擋百萬師。

「原來如此。」方運道。

方守業道:「可惜,過去詩詞發展的太慢了。因為有千年不戰之約,人族雖然內鬥,可外無危機,眾聖的心思還在『聖道』上,首重經義,甚至認為連治國都是小道,更不用說詞賦。半聖們都想再進一步成為亞聖乃至聖人,成為第二個孔聖。直到千年之約到期,妖蠻屢次侵略我人族十國,眾聖才意識到不妙,半聖不怕妖聖,但半聖之下尤其是進士之下的人缺乏足夠的殺敵之力。」

方運知道這段歷史,介面道:「於是發現戰詩戰詞才是禦敵關鍵,所以就調整科舉,所以十國文風大變?」

「是極。你小小年紀就做得一手好詩,更有一顆正氣之心,都是我軍方最需要的。作為軍人,我希望你入我軍方,但作為伯父,希望你還是走文院一系更好,為我方家添一大學士。」方守業拍拍方運的肩膀,轉身就要走。

方運立刻道:「伯父留步,我有一事相商。我準備開一家書鋪,販賣我的詩文,還有一些小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