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二十章 府城危機

第二十章 府城危機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甄掌柜走回吉祥酒樓,正好是午飯時間,平日這時候必然顧客盈門,熱熱鬧鬧,可現在偌大的大堂只有兩桌人,而且沒有一個讀書人,更不用說那些身穿童生袍甚至秀才袍的人。

這才過了一天。

這時候一個夥計匆忙趕來,焦急地說:「掌柜的,不好了,蘇老爺已經發話,不準蘇家的人來咱們店裡吃飯,而且不準蘇家的產業跟咱們有來往,其他兩家望族也跟著做,您想想辦法吧。我聽縣衙的朋友說,今日蔡縣令也發話,以後縣衙接待客人不再選咱們吉祥酒樓。這樣的話,那些衙役官員和他們的親戚都不會來了。」

甄掌柜茫然地看著空蕩蕩的大堂,呆了許久,坐在門檻上嚎啕大哭。

「我不該狗眼看人低啊……」

和往常的午飯不同,方家今天的午飯有肉有菜,楊玉環也不再不捨得吃,而是和方運一起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楊玉環一邊吃飯一邊說一些瑣事,諸如又有人來送了禮金,還有幾個大戶送來請柬請方運去參加晚宴。

飯後,方運寫了一些簡信答覆那些邀請他的人,先是不勝感激之類的,最後說要去蔡縣令家學習經義,望海涵。

午睡片刻,方運養精蓄銳,然後研墨鋪紙。

「儒之聖道漫長艱辛,必須要一步一個腳印向前。我就算有奇書天地,也需要努力,或者說,為了不辜負奇書天地,我應該更加努力!」

「第一要練字,身為文人,字非常重要,在聖元大陸,一筆好字可比一張好臉更重要。」

「第二要背誦、理解眾聖經典,奇書天地能助我通萬事,卻不能讓我得萬能。紙上得來終覺淺,這奇書天地是我的台階,而不是我打開聖道的鑰匙!聖道的鑰匙,只有我自己!若是一切都靠奇書天地,我絕無可能走出自己的聖道,絕不可能封聖!」

「第三,要閱讀每周一刊的《文報》,上面報道過去一周整個聖元大陸十國的時政、文化、經濟、技術等所有的信息,是我了解這個世界的最好的方式。《聖道》月刊也必不可少,上面的詩詞文都是十國精華,代表整個世界的發展趨勢和思想根本。還要把歷年的《文報》和《聖道》全部看完。」

方運深吸一口氣,心念一動,一本本書法字帖浮現,方運最終選定「柳體」,即唐代大書法家柳公權的楷書風格,而聖元大陸還沒有柳體。

顏真卿和柳公權是唐朝兩大書法家,在楷書的造詣不弱於書聖王羲之,但行書自然遠不如王羲之。

顏體太過方正剛勁,現在還不適合方運學習,而柳體平穩勻稱,挺秀靈動,結體嚴謹,更符合方運的性格和年齡。

在科舉中,楷書的地位比行書高,但在書法方面兩者不分上下,而在軍伍中,草書大行其道。

方運先閉上眼,默默記憶一幅柳公權名作《神策軍碑》字帖,使之深深烙印在自己腦海里,然後提筆臨摹。

「皇帝巡幸左神策軍……」

方運一筆一划寫著,一張、兩張、三張……

寫了整整十張紙都毫無起色,不過他並不氣餒,繼續寫。

在寫完第二十張後,方運停筆仔細觀看,臉上浮現一絲笑意,這字有小小的進步。

「不愧是才氣世界,我現在有了才氣,不僅身體變強、能『明眸夜視』,還頭腦靈活,學任何東西都要比之前快。」

方運有了信心,寫起來更加流暢。

練完一小時的字,方運在院子里散步半刻鐘,然後回到屋裡繼續練字。

練完字,方運把所有字帖燒掉,《神策軍碑》裡面記錄著唐朝一次各國來降等事,不能被別人看到。

方運休息片刻,拿出書架上一本略顯破舊的《易經》翻看。

書的原文沒有任何標點符號,甚至連分段都很亂,但上面有一些方運自己用毛筆做出的標記,和句號相似,就是所謂的句讀。

方運開始朗誦《易經》,朗誦完第一章《乾》,方運驚訝地發現自己既然完全記住了,而這在以前的記憶中並不清晰。

「這是過目不忘啊。進士因為經過多次才氣灌頂,身體大腦非比尋常,所以能過目不忘,想不到我不過區區童生,竟然也可以過目不忘,莫非是奇書天地附帶的力量?」

方運心中喜悅,然後從頭開始繼續朗讀這章《乾》。

書讀百遍,其義自現。

讀到第三遍的時候,方運發覺自己的頭腦越來越清晰,而眼前的文字彷彿活了一樣,一段段可感知但無法明說的信息出現在頭腦里,助於理解《易經》。

方運立刻猜到這是奇書天地的另一個作用,幫助消化知識,把奇書天地里的和書本上的變成自己的,把死的變活的。

方運繼續誦讀,文字里隱含的最本質的意義在方運的腦海里滑過,逐漸被他理解吸收。

足足讀了十遍,方運有一種輕微的飽脹感,好像剛剛吃過飯一樣。

「怪不得孔子說三個月不知肉味,恐怕就是因為『吃』到了這個世界最本源的東西,自然不會在乎肉的味道。」

方運沒有朗誦《易經》的下一卷,而是提筆書寫剛才朗讀的內容。

寫完第一章《乾》之後,方運腹部的飽脹感消失,而他這次寫的字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高,每一個字都趨向完美,每一個字都彷彿蘊含真意。

方運拿起這頁紙,發覺這紙比之前寫的字帖重了十倍,而且墨跡凝而不散,許久不幹。

方運伸手碰觸墨跡,如同摸在玻璃上一樣光滑圓潤。

墨不沾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