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二十三章 傳家寶!

第二十三章 傳家寶!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眾人還在不停議論。

「聖前雙甲朝廷還沒有反應,可能要等文牌坊審批下來一起獎勵,可這次詩出鎮國,明日必然出現在朝堂之上。按理說,寫出鎮國詩增我國運,至少給要賜一個爵位,封『鄉男』太低了,至少應該是『縣男』。」

「這首詩極有可能被李大學士舉薦給《聖道》月刊,而《春曉》必然會出現在下個月的《聖道》,這就是兩詩同在,百年未有啊。」

「不過我聽說目前《聖道》的三位編審中,有一個是慶國那位最年輕的大學士,景慶兩國交惡已久,他會不會從中作梗?」

「不可能吧,就算三位大學士是編審,可最後還由大儒把關,應該不會出問題。」

「問題是,方運還有一首《歲暮》也被舉薦了。」

「三詩同在?前所未有,不知是禍是福。聽縣尊的意思,不想讓他太出名,要磨礪幾年,可現在怎麼也藏不住了。」

「他可要出風頭了,童生做出鎮國詩和大儒詩成鎮國完全不一樣,不管是禍是福,能與他同鄉,是我的福氣。」

「不過,方運你可不要驕傲,在眾聖眼裡,經義才是大道,治國是中道,詩詞是小道。」

「風水輪流轉,現在妖蠻虎視,用小道殺出一條半聖路或未可知。」蘇舉人隱隱點出自己對時局的看法。

「說的也是。方運有此大才,幾十年後,未必不能踏上自己的大道。」

「說的是。」

不多時,蔡縣令偷偷把隨身的印泥取出來,然後從他人手中要過詩頁,放在石桌上。

「方運,你過來,你這字比縣試好十倍不止,這字骨、字形很特別,我從未見過,似乎有名家之勢,過來說說。」蔡縣令道。

眾人都已經看完,所以主動讓開,讓方運走到蔡縣令身邊。

王院君拂須笑道:「孺子可教,這字雖然還是略顯稚嫩,但比起普通童生也不算差,已經有大家之風,不出三年或可超過我等。這……縣尊,你做什麼!」

王院君瞪大眼睛,就見蔡縣令突然出手,一把抓住方運的右手拇指,然後把方運的拇指按在鮮紅的印泥里,再按在《濟縣早行》詩的紙頁上。

方運迷茫地抬起拇指,紙面上的紅色指紋清晰可見。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著蔡縣令,這是演的哪一齣戲?

蔡縣令以迅雷掩耳不及之勢抓起那頁紙,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出口成章念誦疾行戰詩。

「少年鞍馬疾如飛,

賣盡儒衣買戰衣;

老去不知筋力減,

夜闌猶夢解重圍。」

在念誦這首詩的過程中,蔡縣令周身颳起狂風,腳下輕輕一點,一步邁出七八丈,身體在半空滑翔,速度極快,比駿馬奔騰毫不遜色。

蔡縣令放聲大笑:「哈哈哈,此詩當為吾之傳家寶!方運,你放心走吧!」

方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還是進士嗎?這還是一縣之長嗎?就這樣的還有機會成為掌管一省的州牧?昨夜他還說自己是文相的學生,大儒就教出這樣的學生?以後還能不能快樂地討論經義了?

其他人恍然大悟,全都眼紅了!

蘇舉人大喝道:「賊子羞走,還我賢婿鎮國詩!你們還等什麼,聯手阻攔他!」

「蘇老先生說的對,他要是敢動文寶官印,本官參他一本!」王院君氣急敗壞道。

「蔡禾你怎能如此奸詐!不當人子!不當人子!」

就見蘇舉人對準蔡縣令的前方一指,快速誦出漢太祖劉邦的著名戰詩歌《大風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舉人殺敵,出口成章。

天空響起一聲破空聲,隨後一道高達十丈的青色龍捲風出現在蔡縣令的前面,急速向蔡縣令颳去,這戰詩形成的大風遠超自然的龍捲風,風刃如刀,要是卷進去必然被絞成碎肉。

王院君也不甘示弱,出口誦讀景國半聖陳觀海的戰詩《滄浪行》,就見一道高四丈、長九丈的巨浪出現在蔡禾後面,和龍捲風前後夾擊。這巨浪比魯捕頭靠文寶腰牌激發的力量更強。

「都瘋了!」一位秀才喃喃自語。

幾位老秀才卻面帶笑容看好戲,除非在場所有人拚死攻擊,否則不可能攔下蔡縣令,對方可是進士。

方運風中凌亂,哭笑不得,沒想到第一次見到文人用戰詩戰鬥,竟然是在這種情況,而且是他的一首詩引起的。

「哈哈,此詩我要定了,劍出,開!」

就見蔡縣令大笑著口吐才氣,凝聚成才氣古劍。

才氣古劍斬入龍捲風,就聽轟地一聲巨響,龍捲風炸成一片青氣四散。

與此同時,原本保護蔡縣令的牛蠻人猛地一躍,跳到足足兩丈高,然後揮拳砸向王院君吟誦出的巨浪。

「轟!」

牛蠻人如同皮球一樣被強大的力量反震飛出,而巨浪的力量被削弱,難以追上蔡縣令。

那牛蠻人把地面砸出一個淺坑,然後晃著腦袋站起來,拍掉身上的塵土,竟然一點事沒有。

「竟然是一位蠻將。」方運沒想到這個牛蠻人的實力這麼強,蠻將相當於人族的舉人,一人足以擊潰一支千人大軍。

蠻將雖然不能一擊擊破舉人的戰詩,可舉人想殺蠻將更難,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蠻將的勝算極大,有著人族無法比擬的個體實力。

「哈哈哈,方運,你明日再去找周主簿,我會送你一件小禮物。」蔡禾大笑著衝進城裡,一點沒有縣令的穩重,根本就是一個意氣風發的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