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三十二章 十國第一案首

第三十二章 十國第一案首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覺醒來,方運感覺臉有點癢,睜眼一看,原本應該在竹筐里的奴奴竟然躺在自己耳邊,而且把新買的軟枕當成了床。

奴奴用尾巴當被子蓋在身上,側躺著,姿勢非常優雅。

方運微微一笑,摸了摸奴奴的小腦袋,起床洗漱。

方運拿著周主簿的手令去文匯堂,又去了印刷坊。五萬本書占很大的地方,方運沒有取出,準備等到四月初一那天取,並順便賣給來買《聖道》或《文報》的人。

方運又細化了銷售方案,所有人開始緊鑼密鼓準備,務必要打響三味書屋的名氣。

從書屋出來,方運讓方大牛回家,他則駕車買下今年三位半聖考官的所有文集,一共花了十六兩銀子,這相當於他以前三年的收入。

他又順道去文院,買了十年內的《文報》和《聖道》合訂本,足足花了六十兩。

方運心中一算,僅僅買所有的《聖道》和《文報》,就要近四千兩銀子,如果把景國學宮裡的所有圖書各買一本,按照100文一本、共一百萬本來算,就需要十萬兩銀子。

「道路漫長啊。」

方運把馬車趕到僻靜的地方,把新買的書籍收入奇書天地,然後回家。

那日方運和方家的大夫人商量,讓他去教蒙學,不過那些孩子都已經學了《千字文》和《百家姓》,要三個月後到了秋天才會學習眾聖經典,學習如何考童生,這段時間不用教太多,一天就一堂課,非常清閑。

方運雖然感謝大夫人的安排,但也不想平白一個月領二十兩銀子,決定教一些別的,於是開始編《三字經》。

《三字經》內容包括教育、歷史、天文、地理、道德等等許多方面,易記易讀,淺顯易懂,是和《千字文》與《百家姓》齊名的蒙學讀物,在古代擁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原《三字經》的內容很多,其中有一些不適合聖元大陸的思想、人物或歷史,都要剔除,同時還要加上聖元大陸獨有的歷史。

根據聖元大陸的歷史,方運重新編寫了一千五百字左右的《三字經》,準備作為明天的授課內容,如果反應好,那麼就繼續教下去,然後儘快印刷出書,散播文名,賺取銀兩。

詩文流傳越廣,文名越大,則文宮中的星辰越亮,方運自身的才氣增長越快。

第二天清晨,方運前往方家,見過大夫人,然後在大夫人的帶領下來到方氏族學,大夫人親自為方運介紹族學。

方氏族學位於府城邊緣,佔地極廣,規模完全不遜於小型書院。

這裡面的學生身份非常複雜,有方家人,有方家的親屬,有方家家丁的兒子,還有一些曾經跟方守業出生入死的戰友的後代,所有烈士之子都被方守業收養,認為義子。

族學一切免費,還供給免費午餐。

方運估算了一下花費,一個月少說要花一千兩銀子,心中對方守業更加敬重,這才是仁,這才叫義。

在這間族學足足有四百個學生,分為蒙學、初學和童生班三部分。

方氏族學老師有二十多位,大夫人把眾老師介紹給方運。

這些老師中只有四個秀才,其餘都是童生,大多數都對方運很熱情,誇讚方運的詩寫的好,只有少數幾個不冷不熱,而且對大夫人也冷淡。

其中有一個人的語氣最硬,是一個年輕的秀才,並且說自己是「府城雙乙童生」,頗為自得。

方運懶得理會這種人。

府城每年考童生的考生人數是濟縣的二十倍,但錄取人數只是濟縣的十倍,所以部分富商官員之子雖然在府城上學,學籍卻落在別的縣。

府城人的競爭遠比其他縣城激烈,所以他們大都看不起那些小縣的,哪怕方運是雙甲童生,這個秀才也不認為自己弱多少。

不過,若是遇到京城的學子,各州的人又會聯合起來,因為京城的錄取比例位居四州一京之首,明明是一城,童生份額卻比一州還多。

大夫人在介紹那個秀才的時候,特意提了一句「這是你二嬸的外甥。」

方運立刻明白怎麼回事。

送走大夫人,方運回到教習室,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把帶來的東西放到桌子上,再一次整理講課的內容。

不多時,統管族學的老院長方鏡堂來到教習室。

所有教習立刻站起來。

方鏡堂笑眯眯道:「都坐,沒有外人。方運,你以後教蒙學的甲班,每日教第二課,從八點一刻到九點一刻,可好?」

許多人羨慕地看著方運,蒙學有五個班,甲班歷來是最好的,甲班考中童生的比例遠遠大於其他班級。以後這些學生有出息了,當老師的必然就有了資歷,或者進文院教書,或者藉此擴展人脈。

方運立刻道:「一切由院長定奪,晚輩聽從便是。」

方鏡堂滿意地點點頭,但一旁的秀才路膺年道:「院長,他不過是今年的童生,雖然是雙甲,我等不能比,但終究沒有經驗,讓他去教甲班是否不妥?我中秀才五年,在此教學三年,我教童生班不累,不如由我來執教甲班。」

「膺年,你在質疑我的安排?」方鏡堂微笑著問。

路膺年面色微變,急忙道:「不不不,膺年不是質疑叔公的安排,是質疑方運的能力。」

方鏡堂笑眯眯地問:「膺年,你多少歲考上童生。」

「十九。」路膺年回答。

「方運你呢?」方鏡堂問。

「十六。」

方鏡堂又問路膺年:「你的童生試可是雙甲?」

「不是。」

「你可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