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三十八章 不是詩會

第三十八章 不是詩會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賀裕樘道:「說白了也沒什麼,就是寒門和士族在爭文名。以前寒門一直被士族壓著,現在出了您這樣景國從未有過的寒門才子,自然想趁機扳回。不過,他們對對您應該沒有惡意,否則也不會派這麼多人來,其實也是表達一種尊重,怕您多心。」

方運靜靜地思索,沒有說話。

賀裕樘道:「如果您能在這次詩會上力壓群雄,勵山社的人必然會邀請您到晚上的立夏文會,傳揚您的文名,感謝您之前壓過士族。」

「他們倒打得好主意。」方運隨口一說,望著車窗外,面色很平靜。

賀裕樘立刻說:「既然您不準備在詩會上搶風頭,那就無所謂,不過以後再有這事,他們必須要給足好處!不能讓你衝鋒陷陣,他們坐享其成。」

不多時,馬車出了城,來到離城外極近的五里村。

賀裕樘道:「此類文會經常出城舉辦,畢竟城裡都是房屋,哪有什麼春天可看。五里村風景優美,又有長江支流楊河,是許多文人的最愛。當然,這裡的青.樓和畫舫也是一絕。」

說完賀裕樘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方運微微一笑。

兩個人一路討論文會,大多數是賀裕樘在說,方運在聽。賀裕樘特意說了一些文人陰人害人的手段,讓方運小心。

到了五里村,賀裕樘給方大牛指路去明玉樓,那裡是本次詩會的地點。

方運笑道:「賀兄是常客啊。」

賀裕樘不僅不尷尬,反而露出少許得意。

十國文人雅士無不追求風.流,只要不穿官袍,連官員都可以喝花酒,只是不能留宿。

不多時,方大牛叫道:「少爺,前面的馬車太多,有夥計在疏導,不讓馬車進了,我們只能停在這裡。」

「好,就在這裡停下吧。」

方運和賀裕樘下了馬車,方運從荷包里拿出一塊差不多半兩的碎銀給了方大牛,說:「你找個地方吃飯,我們不知道多久才走。」

「謝謝少爺。」方大牛喜出望外。

賀裕樘雙眼一亮,心道這個方運果然值得投靠。

兩個人下車步行,方運打量周圍。

右側是一條大約十丈寬的河流,風一吹,河面波光粼粼。

對面河岸是茂密的森林,這邊的岸上遍布一座座二樓木樓,每一座木樓格外氣派寬敞。

這些木樓背對河水,正對著一片五里村的民居。

一路上到處都是馬車。

兩個人走到明玉樓,展示了請帖,進入一樓。

明玉樓的一樓非常寬敞,擺著許多飯桌和書桌,飯桌上是各種糕點和冷盤以及酒水,書桌上則是筆墨紙硯。

六個樂姬正在大堂之中撫琴吹簫,悠揚的聲音在半空回蕩。

五十多名讀書人分布在一樓和二樓走廊上,不少人摟著一個甚至兩個女人,但過半的人都沒有去碰女人,而是聚在一起暢談。

二樓所有房間的門都敞開著,隱約可聽到男人的交談、女人的笑聲。

「方雙甲!」高明鴻大聲向方運招手。

這三個字一出,所有的秀才都停下手中的事,連那些女子也帶著驚喜看向門口。

樂曲聲突然亂了起來,六個樂姬竟然也因為看方運而分神,不得不停下彈奏樂器。

原本在二樓各房間的人也走到走廊,看向方運。

方運無奈地一拱手,算是向所有人打過招呼,然後向高明鴻走去。

只有一人看到方運後快步走進二樓的天字型大小房。

樂姬繼續吹彈樂器,明月樓恢復了正常。

不少人向方運走來,要跟方運攀談。

「方運,你今天可要為咱們寒門爭氣,拿下詩會魁首。」高明鴻說道。

方運心想之前賀裕樘說的沒錯,高明鴻定然是被人當筆使了,否則不會剛見面就說這種話。

「今天我只帶了嘴,沒帶手,所以不能提筆作詩,吃飽了就走。」方運微笑道。

周圍的書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些不知所措,有的人還以為方運在開玩笑。

高明鴻疑惑地問:「發生什麼事了?我們剛才還斷定這次的詩魁非你莫屬,你怎麼就不參與了?」

「寫詩作詞這種事又不是吃飯喝水,不能說有就有,我今天才思枯竭,實在沒辦法作詩了,望各位見諒。」

「可惜了。」

許多人紛紛輕嘆。

就在這時,一行身穿華貴錦袍的年輕人從天字型大小房間走出來,出現在二樓的走廊,扶著欄杆。

樂聲停下,所有人都向那些人看去。

其中一個衣服上綉著錦鯉圖案的書生向眾人一拱手,微笑道:「感謝各位給願意給我這個機會,舉辦主持這次立夏文會。我本想吐吐苦水,不過聽到方運方雙甲親來,這些天吃的苦都值了。我代表在場的所有人感謝方運,不僅為他讓我們看到好詩,更為他讓我景國讀書人揚眉吐氣!」說著用力拍手。

明玉樓頓時掌聲雷動。

方運和少數人則卻感到不對。

誰搭台誰唱戲,這人主辦文會卻先誇方運,把方運捧上了天,明顯有問題。而且叫好鼓掌這種事對戲子、說書先生來說是很高的榮譽,可這麼突兀地向一位書生鼓掌,就有些草率了。

一旁的高明鴻立刻道:「他是英社的大人物,管堯源,雖然只是望族,但其叔父在京城擔任正五品吏部主事,左相心腹。此人跟柳家兩兄弟關係極好。」說完給了方運一個要小心的眼神。

方運立刻站起來向眾人一拱手,道:「管兄謬贊,我不過是一介普通書生,偶爾做了幾首還可以的詩詞,萬